<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小說 >

    銅鑼手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2-13    作者:葉重豪

     

    青松是張河村支部書記,四十來歲,黑坳坳的臉膛,走起路來腳下生風,顯得精明強干。

    去年底,全村宣布脫貧,四十多戶特困戶住進了集中安置房,大棚蔬菜賣進了中百倉儲,全村上下齊心奔小康,勁頭正足哩!

     年前,村委會研究,今年的春節要過一個熱鬧年,準備玩龍燈,劃彩蓮船,跳馬魚,蕩腔鑼鼓也要打起來。

    青松他伯名叫厚奎,是蕩腔鑼鼓隊的銅鑼手,每年春節玩龍燈時,厚奎叔總是在前面鳴鑼開道,據說他手中的那面鑼,是青松他爺爺留下來的,青松他爺爺是個老赤衛隊員,當年參加過黃麻起義,敲著銅鑼打進了黃安城。

    解放后,青松他爺爺當了鄉長,大集體搞生產的時候,他經常手提銅鑼在鄉里吆喝:“大家出工了啊!再不起來太陽曬屁股了!”除“四害”的時候,他又在村里吆喝:“家家戶戶都要講衛生,除四害,捉到老鼠送到大隊部,三只老鼠換一斤鹽啊!”

    青松他爺爺過世后,鑼鑼傳給了厚奎叔。厚奎叔在生產隊當隊長,起早摸黑帶領大伙兒搞生產,修水利。有一年扁擔山改河道,厚奎叔帶著五十多人的突擊隊,天天在工地挑土筑堤,每日早上五點多鐘,厚奎叔就敲響了銅鑼大聲吆喝:“太陽一丈高了啊!長伙兒上扁擔山去挑土啊!”

    現在,日子好過了,厚奎叔也老了,幾次要把銅鑼手藝傳給青松,他說蕩腔鑼鼓不能失傳,村里逢年過節,家家紅白喜事,都用得著。閑暇時,厚奎叔就把村里幾個老伙計織織起來,辦起了蕩腔鑼鼓隊,每天傍晚在村前場院訓練,幾年下來打得有模有樣,都是打的牌子鑼鼓,有板有眼,嗩吶一吹,又動聽,又熱鬧。前年,他們還參加了縣里的民間藝術節,拿回一個特等表演獎。厚奎叔回來后,跟村里人說,蕩腔鑼鼓是紅安一絕,縣里還申報了非物質文化遺產。

    臘月三十日,突然傳來武漢封城的消息,冠狀病毒蔓延,新型肺炎在武漢暴發了。晚上七點鐘,青松接到通知,趕到鎮政府開緊急會。鎮長說:“冠狀病毒暴發了,疫情就是命令。接上級通知,我縣停止一切年節慶典活動,交通封路,阻止病毒蔓延,現在各村書記回去落實,排查武漢回來的打工人員,如有疑似病人,馬上送縣醫院隔離。”

    青松一聽,傻了眼,他在心里暗想,龍燈玩不成了。連忙打電話回村,讓村組干部和在村的黨員集中,都到村黨員群眾活動中心開緊急會。

    晚上八點,全體村組干部和黨員都到齊了,厚奎叔也來了,手上提著那面黑得油亮的銅鑼,婦聯主任桃榮說:“厚奎叔,這么冷的黑夜,你也來了啊!”厚奎叔回答說:“我從電視上都看到了,軍情緊急呀,疫情就是軍情,我這個老黨員也要盡一份力。”大伙兒齊聲稱贊!

    青松招呼大伙兒連忙座下,筒明扼要傳達了鎮上的會議精神,當即作出了幾項決定:“一是取消大年初一開始的玩龍燈活動;二是初一開始各家各戶不拜年、不串門,各自在家隔離,防止病毒傳播;三是在進村的幾個路口,設置關卡,阻止車輛通行,切斷傳染源;四是通知返鄉人員登記上報,掌握笫一手材料,為大隔離做準備,一定要打贏這場防疫戰!”

    青松話音一落,大伙兒紛紛表示贊同。就在大家準備起身的時候,厚奎叔突然站了起耒,只見他喊著青松的小名:“松禿,你還掉了兩件事:一是派人去鎮上藥店買口罩,大伙兒要自我防護好。二是你們村干部只有四個人,哪里忙得過來呢?我這個老黨員,該是出力的時候了,現在我就去敲鑼,讓鑼鼓隊的幾個老伙計跟我一起,去當宣傳員,一口敲銅鑼,一面把村里的號召告訴家家戶戶。另外,龍燈隊的二十多個勞動力,我派給你去做義工,守住村里的幾個進出通道。這龍燈不玩了,先要保命,人命關天啦!只要有命在,來年再玩燈!”

    婦女主任桃榮是個急性子,接聲道:“厚奎叔說得非常好,真是一個老黨員,值得我們后輩學習,現在我就去鎮上買口罩,大伙兒跟著書記、主任,分頭去落實吧!”

    青松在前,帶著一班村組干部消失在夜幕中。厚奎叔緊跟在后,他左手提著銅鑼,揚起右手,鑼錘揚得好高,一錘下去:“哐,哐、哐……,各家各戶,疫情來了!關門閉戶防疫情,明天初一,不玩龍燈不拜年啦……”

    夜幕中,張河村的街街巷巷,響起了陣陣急切的鑼聲,厚奎叔手上的鑼錘高高揚著,鑼錘上的紅穗子,在路燈的映照下,舞出一道道紅色的光……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銅鑼手

    2020-02-13 00-00-00

     

    青松是張河村支部書記,四十來歲,黑坳坳的臉膛,走起路來腳下生風,顯得精明強干。

    去年底,全村宣布脫貧,四十多戶特困戶住進了集中安置房,大棚蔬菜賣進了中百倉儲,全村上下齊心奔小康,勁頭正足哩!

     年前,村委會研究,今年的春節要過一個熱鬧年,準備玩龍燈,劃彩蓮船,跳馬魚,蕩腔鑼鼓也要打起來。

    青松他伯名叫厚奎,是蕩腔鑼鼓隊的銅鑼手,每年春節玩龍燈時,厚奎叔總是在前面鳴鑼開道,據說他手中的那面鑼,是青松他爺爺留下來的,青松他爺爺是個老赤衛隊員,當年參加過黃麻起義,敲著銅鑼打進了黃安城。

    解放后,青松他爺爺當了鄉長,大集體搞生產的時候,他經常手提銅鑼在鄉里吆喝:“大家出工了啊!再不起來太陽曬屁股了!”除“四害”的時候,他又在村里吆喝:“家家戶戶都要講衛生,除四害,捉到老鼠送到大隊部,三只老鼠換一斤鹽啊!”

    青松他爺爺過世后,鑼鑼傳給了厚奎叔。厚奎叔在生產隊當隊長,起早摸黑帶領大伙兒搞生產,修水利。有一年扁擔山改河道,厚奎叔帶著五十多人的突擊隊,天天在工地挑土筑堤,每日早上五點多鐘,厚奎叔就敲響了銅鑼大聲吆喝:“太陽一丈高了啊!長伙兒上扁擔山去挑土啊!”

    現在,日子好過了,厚奎叔也老了,幾次要把銅鑼手藝傳給青松,他說蕩腔鑼鼓不能失傳,村里逢年過節,家家紅白喜事,都用得著。閑暇時,厚奎叔就把村里幾個老伙計織織起來,辦起了蕩腔鑼鼓隊,每天傍晚在村前場院訓練,幾年下來打得有模有樣,都是打的牌子鑼鼓,有板有眼,嗩吶一吹,又動聽,又熱鬧。前年,他們還參加了縣里的民間藝術節,拿回一個特等表演獎。厚奎叔回來后,跟村里人說,蕩腔鑼鼓是紅安一絕,縣里還申報了非物質文化遺產。

    臘月三十日,突然傳來武漢封城的消息,冠狀病毒蔓延,新型肺炎在武漢暴發了。晚上七點鐘,青松接到通知,趕到鎮政府開緊急會。鎮長說:“冠狀病毒暴發了,疫情就是命令。接上級通知,我縣停止一切年節慶典活動,交通封路,阻止病毒蔓延,現在各村書記回去落實,排查武漢回來的打工人員,如有疑似病人,馬上送縣醫院隔離。”

    青松一聽,傻了眼,他在心里暗想,龍燈玩不成了。連忙打電話回村,讓村組干部和在村的黨員集中,都到村黨員群眾活動中心開緊急會。

    晚上八點,全體村組干部和黨員都到齊了,厚奎叔也來了,手上提著那面黑得油亮的銅鑼,婦聯主任桃榮說:“厚奎叔,這么冷的黑夜,你也來了啊!”厚奎叔回答說:“我從電視上都看到了,軍情緊急呀,疫情就是軍情,我這個老黨員也要盡一份力。”大伙兒齊聲稱贊!

    青松招呼大伙兒連忙座下,筒明扼要傳達了鎮上的會議精神,當即作出了幾項決定:“一是取消大年初一開始的玩龍燈活動;二是初一開始各家各戶不拜年、不串門,各自在家隔離,防止病毒傳播;三是在進村的幾個路口,設置關卡,阻止車輛通行,切斷傳染源;四是通知返鄉人員登記上報,掌握笫一手材料,為大隔離做準備,一定要打贏這場防疫戰!”

    青松話音一落,大伙兒紛紛表示贊同。就在大家準備起身的時候,厚奎叔突然站了起耒,只見他喊著青松的小名:“松禿,你還掉了兩件事:一是派人去鎮上藥店買口罩,大伙兒要自我防護好。二是你們村干部只有四個人,哪里忙得過來呢?我這個老黨員,該是出力的時候了,現在我就去敲鑼,讓鑼鼓隊的幾個老伙計跟我一起,去當宣傳員,一口敲銅鑼,一面把村里的號召告訴家家戶戶。另外,龍燈隊的二十多個勞動力,我派給你去做義工,守住村里的幾個進出通道。這龍燈不玩了,先要保命,人命關天啦!只要有命在,來年再玩燈!”

    婦女主任桃榮是個急性子,接聲道:“厚奎叔說得非常好,真是一個老黨員,值得我們后輩學習,現在我就去鎮上買口罩,大伙兒跟著書記、主任,分頭去落實吧!”

    青松在前,帶著一班村組干部消失在夜幕中。厚奎叔緊跟在后,他左手提著銅鑼,揚起右手,鑼錘揚得好高,一錘下去:“哐,哐、哐……,各家各戶,疫情來了!關門閉戶防疫情,明天初一,不玩龍燈不拜年啦……”

    夜幕中,張河村的街街巷巷,響起了陣陣急切的鑼聲,厚奎叔手上的鑼錘高高揚著,鑼錘上的紅穗子,在路燈的映照下,舞出一道道紅色的光……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