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鄉村物語著華章——走進彭定新的鄉土散文世界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6-02    作者:若 水

      “家鄉總是在自己的潛意識里,那么清晰可感地糾纏,像一棵百年老樹,既根深蒂固,又枝繁葉茂。”宜昌散文作家彭定新近年來創作了大量散發著濃郁鄉土氣息的散文作品。走進他的鄉土散文世界,仿佛緩緩觸摸一棵盤踞在夢里的滄桑老樹,無論經過多少風雨,總是清晰地站在我們望鄉的路口;無論離開多么遙遠,它綿延的根須,它婆娑的枝干,與日漸遠行的我們彼此牽絆勾連,溫情地守候召喚著我們的靈魂。這,就是彭定新先生展現給我們的故土情結,精神原鄉。

      一卷鄉愁一卷書

      坐落在長江之濱的小小村落曾家灣,山水靈秀,民風淳樸。彭定新生長于斯,情系于斯。少年時期耳濡目染、浸潤滋養,厚重的鄉土文化根脈絲絲縷縷的滲透進他的血脈里。故鄉猶如沉甸甸的無字書,已經走出曾家灣的彭定新,永遠手不釋卷,沉醉其中。

      “曾家灣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自然小山村,它位于宜昌市猇亭區高家店村。它現在已經徹底不存在了,崛起的一座現代化汽車制造城讓曾家灣成為過去。”

      若干年以后,曾家灣已經華麗嬗變。詩化的故鄉已經不再具有故鄉原貌,只存留于精神層面。懷著惆悵又欣喜的情感,彭定新一遍遍憶想那個“姓什么不重要,十六戶人家就像一個石榴十六隔,彼此之間離不得”的曾家灣,村民們來往密切,親如一家。彼時的曾家灣,在他眼里,“多少有些孔孟曾顏的遺風。”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彭定新的筆下,曾經貧瘠歲月的底色上,曾家灣呈現出一幅靜美的人情畫卷。人命關天的饑荒時刻,父老鄉親們敢于擔當,共同信守秘密,立下血盟開倉放糧,保證一村子老少共度難關;苦難的幺媽為不幸去世的癡傻兒子二狗子變瘋,深沉的母愛令人動人,見之落淚;美麗的珍珍姑娘追求愛情和幸福與彈花匠私奔,渴望改變的堅執勇氣殊為可敬;寒冬臘月犧牲于水庫堵漏的退伍軍人黨員汪友華,赤子之心感天動地……縱然普通又平凡,卻依然如一粒粒亮閃閃的星子,璀璨生動了美麗的鄉村夜空,也照亮了彭定新的精神世界。

      親情,是散文創作繞不開的永恒主題。彭定新作品中,那些逝去的、日漸老去的血脈相連的親人們,在其深情的文字里音容笑貌宛現眼前。

      “祖母的芭扇,徐徐地扇著。童年的夏天是祖母用扇子扇出來的。總是搖著扇子,有時搖給自己,有時搖向別人。村里很多人都享受過祖母的扇子風。”這樣的慈愛,清流一般,澄澈溫潤,緩緩地注入讀者的心田……

      “父親對扁擔的愛惜超過其它工具。每一條扁擔泛著油光,分明是長期血汗浸潤的。靠肩膀處呈古銅色,和父親的肩膀顏色一樣。”父親告誡:“腰桿子要硬,腳步要實,這樣才能立得穩,走得正,行得直。”于是少年的彭定新明白了:挑擔子如此,為人做事亦然。透過《父親的扁擔》,我們看到了一個勇挑生活重擔坦蕩剛正的父親形象,而這樣的父親,正是廣大中國農村漢子的典型代表,父親們挺起堅實的脊梁,他們擔起的不僅僅是一個男人的使命,更是家國前行的擔當。

      中年微胖的母親,勞動的姿態定格為作者最美好的鄉村記憶。“連枷富有節奏地一上一下”,“陽光下的麥是金黃的,陽光下的梿枷是金黃的,陽光下母親的臉也是金黃的。”健壯豐碩的母親,頑強堅韌的母親,樸實勤勞的母親形象,瞬間熠熠生輝。

      二爹是個剃頭匠,“一副擔子挑起一個人生”。二爹,是鄉村傳統手藝人的縮影和代表,他們技藝精湛且追求極致,吃苦耐勞又宅心仁厚,他們走鄉串戶,身上那種世代遵從的工匠精神,構成一道流動的鄉村風景線。

      ……

      無論是寫人記事還是寫景狀物,彭定新苦心淬煉,一字一句,在濃濃的愛意里浸透過,在源源涌現于筆端,仿若寫給故鄉的情書。凝重、溫潤,深情脈脈。

      滿紙物語滿紙戀

      向善向美的情感是彭定新鄉土散文最大的魅力。他善于將熾烈滾燙的情感克制地進行表達,從不曾過度地宣泄,也未見刻意的鋪排。擯棄掉風花雪月無病呻吟,遠離了時尚熱鬧嘩眾取寵,不事雕飾,以自然質樸的文風給人以熏陶,深刻雋永的哲思給人以啟迪。穿透現實,穿越時光,抵達我們的內心深處。

      《酸酸辣辣醡廣椒》,他從一個“醡”字,演繹出兒子對母親深深的懷念,對故鄉深深的眷戀。他說,“最能代表醡滋味的,是母親做的醡廣椒。那是多么悠長的家鄉滋味啊,牽絆多少游子的心,抹擦不掉,深深地刻進骨頭里。”即使是一個小小的早已淡出人們視野的普通農具“秧馬”,也能讓彭定新“感謝歲月,讓我出生在使用秧馬的年代。”他興致盎然地引述蘇軾《秧馬歌》滿懷感情地盛贊“秧馬早已成了一種記憶符號,一把文化的秧馬。”他充滿憐惜地俯身,去對一只抱雞母的母性體察細致入微。他詮釋:一個抱雞母的抱字,有呵護、擁抱、守衛之意。特別是用在母雞身上,無不對作為母性的抱雞母的褒揚。他關注孵化小雞的過程,是寂寞、痛苦、無助、等待的過程。他不無感慨甚至心生敬意:如果守不住清貧、耐不住寂寞、忍不住痛苦,也成就不了一只合格的抱雞母。

      泥鰍是稻田的饋贈。三月三綠汪汪的茅氈草是風箏的牽掛。金頭蜈蚣為勤勞的鄉親們貼補家用而生。茶園山火塘的吊鍋子正沸騰著農家臘月悠久濃烈醇厚芬芳的獨特香味。至于鄉村里熟視無睹司空見慣的器物:茆子、牛鼻桊、咬口楔、牛軛頭、草葽子、秧馬……彭定新逐一撫摸檢視,甚至流露出膜拜之心,探究其玄妙種種,不一而足。

      一切景語皆情語。從曾家灣黃透天邊的稻子渲染出無邊秋色,到柏果埫迎來鄉村振興的春天;從黃花場的血色記憶到悅江山莊的超凡禪意;從憑吊執笏山由繁盛至蒼涼到探秘宜昌草木的幽微奇特源遠流長……茫茫宇宙浩瀚歷史,萬物輪回風云變幻,世界細微之處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莫不牽動著彭定新敏銳的神經,令其胸懷錦繡,筆攢珠璣。

      彭定新的散文作品洗盡鉛華,語言質樸卻張力十足。他不疾不徐,如話家常,內容細微并非家長里短的瑣碎絮叨。他諳熟民間文化藝術,“不怕日頭落,就怕鋤頭脫,”“三月三抽茅氈,茅氈香茅氈甜,看著大人去種田,”送祝米時,支客師邊撿邊說個四言八句,撿物說物,男家女家謙恭對答……大量鮮活而富有生命力的俗語俚語諺語信手拈來,俯拾即是,令讀者如遇吉光片羽,耳目一新。三十的火,十五的燈,煮豬頭、煨蹄膀,彩蓮船、舞龍燈,這些民俗風情,這些傳承和象征,定格在他兒時新奇的眼睛里,遙遠而親近、模糊又清晰,歷久彌珍。

      彭定新似乎從不曾刻意去追求技巧,只是在率真地寫作;正是這種不事雕飾的表達,增添了作品無盡的意趣。在敘事結構上,作品有第三人稱傳統表述的舒緩有致、娓娓道來。“草葽子是歷史記憶的結繩,是生活的捆綁,是力量的象征。打一個結繩,把心拴住,就永遠把故鄉與生命連為一體了。一個粗壯的男人加上一根粗大的葽子,誰不降服呢!把一根根稻草捋起來,只要不把稻草當稻草看待,稻草就團結在一起。團結成草葽子。草葽子也把自己捆綁起來,為人類服務”也有第一人稱擬人手法的亦莊亦諧、俏皮活潑,富有妙趣,充滿哲思,體現了散文創作“主體與客體世界充分對話”的特質。“有時我也軛人。李家二爹的一頭老牛病死了,正是稻谷脫粒打場的時候,我這個牛軛頭也架在了李家二爹的身上。只見李家二爹也學牛的樣子身體向前傾,腿子往后蹬,使出吃奶的力氣奮力前行,石磙就發出慢悠悠的‘吱嘎吱嘎’聲音。如果一個人拉不動,就得幾個人一起拉。艱辛之狀歷歷在目。”則將對父老鄉親們艱辛生活的深深關切蘊藏其間。

      縱觀彭定新的鄉土散文作品,起承轉合渾然天成。有緣情而發,隨物賦形,盡興抒寫個人體驗和感受,也有富于創造,將游記、散文、詩歌和小說筆法糅而為一,把民風民俗,人物傳說,文化傳承,地方志風物志融入散文創作,意蘊豐富,錯落有致,搖曳多姿。《牛鼻桊》由牛鼻桊推及牛鼻子工程,再到置入電子芯片賦予新功能,記錄追溯肉牛或奶牛生產和管理全方面信息,洋洋灑灑,富有時代氣息。《綠豆皮懷想》懸念開篇,極寫困難時期綠豆皮的珍稀,筆鋒一轉,母親要做綠豆皮吃了。兒時的彭定新眼巴巴地期待。待到做成,卻是先端給祖母。原來,每天千方百計用節約壇儉省度日艱難日子里唯一的一次奢侈,母親是為了孝敬病危的祖母。此時此刻,我們動容了,淚水含在眼眶……

      滿紙物語,風物鮮活。

      半生執著半生癡

      故土難離。

      前半生擺脫,后半生回歸。幾乎是走出鄉村之后共同的宿命。然而,彭定新是一個例外,他,似乎從未離開他的田園與鄉村。

      從村口的老樹下出發,彭定新懷揣著故鄉這本貯滿情與愛的大書,外出求學。畢業后選擇了從事農業農村農民工作,直接與“三農”打交道。他在宜昌基層工作了32年,每天都與“小人物”們打交道,最熟悉的是農民和他們的喜樂悲歡。豐富的基層工作體驗與農村生活積累,奠定了彭定新鄉土散文創作頗為扎實的基礎。

      由于常年為工作奔忙,彭定新于少年時期萌芽的文學夢想一直深藏心間。工作間隙,他常常以閱讀來緩解勞累,從書籍中尋求靈魂皈依。廣泛涉獵過大量書籍后,創作激情被點燃,開始嘗試寫作,并醉心于鄉土散文創作。此時的彭定新,好比深深植根故土的一棵樹,從故鄉的土地汲取養分,盡情舒枝展葉,以蓬勃的生機抒寫著濃郁的鄉土氣息、鄉土精神。擠出時間勤奮筆耕數年,彭定新深陷其中,其樂無窮。四十多篇散文作品在各種報刊網絡平臺發表,量的積累產生質的飛躍,彭定新散文寫作日臻成熟,并初步形成自己具有辨識度的創作風格。

      農村生活是彭定新源源不絕的創作源泉。農耕文化是他戚戚于心的終極念想。

      彭定新始終以眷戀之心觀照鄉村,以敬畏悲憫的筆觸去書寫曾家灣的父老鄉親們。在苦難的日子里,鄉親們飽嘗艱辛,但無論面對怎樣的人生磨難,總是哀而不怨,有情有義,那一個個良善的靈魂在彭定新深情的字里行間閃耀著動人的人性光澤。

      彭定新的故鄉書寫多元而復雜。傳達出對鄉村生活的深度思考。透過彭定新對故鄉風物反復的詠嘆,對往事的無盡緬懷,捕捉到一種更為深刻的情感,那就是他對于鄉村建設振興、時代變遷發展的思考,這種思考使得作品具有了覺醒意識以及家國情懷的重量。

      風月如新,山水不再。回不去的是故鄉。故鄉的風景風物、風俗風情,都盤根錯節,深深纏繞在彭定新的記憶里。任憑世間喧囂浮躁,彭定新固守初心,沉浸在他的鄉土散文領地依然故我,辛勤書寫。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鄉村物語著華章——走進彭定新的鄉土散文世界

    2020-06-02 16-27-49

      “家鄉總是在自己的潛意識里,那么清晰可感地糾纏,像一棵百年老樹,既根深蒂固,又枝繁葉茂。”宜昌散文作家彭定新近年來創作了大量散發著濃郁鄉土氣息的散文作品。走進他的鄉土散文世界,仿佛緩緩觸摸一棵盤踞在夢里的滄桑老樹,無論經過多少風雨,總是清晰地站在我們望鄉的路口;無論離開多么遙遠,它綿延的根須,它婆娑的枝干,與日漸遠行的我們彼此牽絆勾連,溫情地守候召喚著我們的靈魂。這,就是彭定新先生展現給我們的故土情結,精神原鄉。

      一卷鄉愁一卷書

      坐落在長江之濱的小小村落曾家灣,山水靈秀,民風淳樸。彭定新生長于斯,情系于斯。少年時期耳濡目染、浸潤滋養,厚重的鄉土文化根脈絲絲縷縷的滲透進他的血脈里。故鄉猶如沉甸甸的無字書,已經走出曾家灣的彭定新,永遠手不釋卷,沉醉其中。

      “曾家灣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自然小山村,它位于宜昌市猇亭區高家店村。它現在已經徹底不存在了,崛起的一座現代化汽車制造城讓曾家灣成為過去。”

      若干年以后,曾家灣已經華麗嬗變。詩化的故鄉已經不再具有故鄉原貌,只存留于精神層面。懷著惆悵又欣喜的情感,彭定新一遍遍憶想那個“姓什么不重要,十六戶人家就像一個石榴十六隔,彼此之間離不得”的曾家灣,村民們來往密切,親如一家。彼時的曾家灣,在他眼里,“多少有些孔孟曾顏的遺風。”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彭定新的筆下,曾經貧瘠歲月的底色上,曾家灣呈現出一幅靜美的人情畫卷。人命關天的饑荒時刻,父老鄉親們敢于擔當,共同信守秘密,立下血盟開倉放糧,保證一村子老少共度難關;苦難的幺媽為不幸去世的癡傻兒子二狗子變瘋,深沉的母愛令人動人,見之落淚;美麗的珍珍姑娘追求愛情和幸福與彈花匠私奔,渴望改變的堅執勇氣殊為可敬;寒冬臘月犧牲于水庫堵漏的退伍軍人黨員汪友華,赤子之心感天動地……縱然普通又平凡,卻依然如一粒粒亮閃閃的星子,璀璨生動了美麗的鄉村夜空,也照亮了彭定新的精神世界。

      親情,是散文創作繞不開的永恒主題。彭定新作品中,那些逝去的、日漸老去的血脈相連的親人們,在其深情的文字里音容笑貌宛現眼前。

      “祖母的芭扇,徐徐地扇著。童年的夏天是祖母用扇子扇出來的。總是搖著扇子,有時搖給自己,有時搖向別人。村里很多人都享受過祖母的扇子風。”這樣的慈愛,清流一般,澄澈溫潤,緩緩地注入讀者的心田……

      “父親對扁擔的愛惜超過其它工具。每一條扁擔泛著油光,分明是長期血汗浸潤的。靠肩膀處呈古銅色,和父親的肩膀顏色一樣。”父親告誡:“腰桿子要硬,腳步要實,這樣才能立得穩,走得正,行得直。”于是少年的彭定新明白了:挑擔子如此,為人做事亦然。透過《父親的扁擔》,我們看到了一個勇挑生活重擔坦蕩剛正的父親形象,而這樣的父親,正是廣大中國農村漢子的典型代表,父親們挺起堅實的脊梁,他們擔起的不僅僅是一個男人的使命,更是家國前行的擔當。

      中年微胖的母親,勞動的姿態定格為作者最美好的鄉村記憶。“連枷富有節奏地一上一下”,“陽光下的麥是金黃的,陽光下的梿枷是金黃的,陽光下母親的臉也是金黃的。”健壯豐碩的母親,頑強堅韌的母親,樸實勤勞的母親形象,瞬間熠熠生輝。

      二爹是個剃頭匠,“一副擔子挑起一個人生”。二爹,是鄉村傳統手藝人的縮影和代表,他們技藝精湛且追求極致,吃苦耐勞又宅心仁厚,他們走鄉串戶,身上那種世代遵從的工匠精神,構成一道流動的鄉村風景線。

      ……

      無論是寫人記事還是寫景狀物,彭定新苦心淬煉,一字一句,在濃濃的愛意里浸透過,在源源涌現于筆端,仿若寫給故鄉的情書。凝重、溫潤,深情脈脈。

      滿紙物語滿紙戀

      向善向美的情感是彭定新鄉土散文最大的魅力。他善于將熾烈滾燙的情感克制地進行表達,從不曾過度地宣泄,也未見刻意的鋪排。擯棄掉風花雪月無病呻吟,遠離了時尚熱鬧嘩眾取寵,不事雕飾,以自然質樸的文風給人以熏陶,深刻雋永的哲思給人以啟迪。穿透現實,穿越時光,抵達我們的內心深處。

      《酸酸辣辣醡廣椒》,他從一個“醡”字,演繹出兒子對母親深深的懷念,對故鄉深深的眷戀。他說,“最能代表醡滋味的,是母親做的醡廣椒。那是多么悠長的家鄉滋味啊,牽絆多少游子的心,抹擦不掉,深深地刻進骨頭里。”即使是一個小小的早已淡出人們視野的普通農具“秧馬”,也能讓彭定新“感謝歲月,讓我出生在使用秧馬的年代。”他興致盎然地引述蘇軾《秧馬歌》滿懷感情地盛贊“秧馬早已成了一種記憶符號,一把文化的秧馬。”他充滿憐惜地俯身,去對一只抱雞母的母性體察細致入微。他詮釋:一個抱雞母的抱字,有呵護、擁抱、守衛之意。特別是用在母雞身上,無不對作為母性的抱雞母的褒揚。他關注孵化小雞的過程,是寂寞、痛苦、無助、等待的過程。他不無感慨甚至心生敬意:如果守不住清貧、耐不住寂寞、忍不住痛苦,也成就不了一只合格的抱雞母。

      泥鰍是稻田的饋贈。三月三綠汪汪的茅氈草是風箏的牽掛。金頭蜈蚣為勤勞的鄉親們貼補家用而生。茶園山火塘的吊鍋子正沸騰著農家臘月悠久濃烈醇厚芬芳的獨特香味。至于鄉村里熟視無睹司空見慣的器物:茆子、牛鼻桊、咬口楔、牛軛頭、草葽子、秧馬……彭定新逐一撫摸檢視,甚至流露出膜拜之心,探究其玄妙種種,不一而足。

      一切景語皆情語。從曾家灣黃透天邊的稻子渲染出無邊秋色,到柏果埫迎來鄉村振興的春天;從黃花場的血色記憶到悅江山莊的超凡禪意;從憑吊執笏山由繁盛至蒼涼到探秘宜昌草木的幽微奇特源遠流長……茫茫宇宙浩瀚歷史,萬物輪回風云變幻,世界細微之處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莫不牽動著彭定新敏銳的神經,令其胸懷錦繡,筆攢珠璣。

      彭定新的散文作品洗盡鉛華,語言質樸卻張力十足。他不疾不徐,如話家常,內容細微并非家長里短的瑣碎絮叨。他諳熟民間文化藝術,“不怕日頭落,就怕鋤頭脫,”“三月三抽茅氈,茅氈香茅氈甜,看著大人去種田,”送祝米時,支客師邊撿邊說個四言八句,撿物說物,男家女家謙恭對答……大量鮮活而富有生命力的俗語俚語諺語信手拈來,俯拾即是,令讀者如遇吉光片羽,耳目一新。三十的火,十五的燈,煮豬頭、煨蹄膀,彩蓮船、舞龍燈,這些民俗風情,這些傳承和象征,定格在他兒時新奇的眼睛里,遙遠而親近、模糊又清晰,歷久彌珍。

      彭定新似乎從不曾刻意去追求技巧,只是在率真地寫作;正是這種不事雕飾的表達,增添了作品無盡的意趣。在敘事結構上,作品有第三人稱傳統表述的舒緩有致、娓娓道來。“草葽子是歷史記憶的結繩,是生活的捆綁,是力量的象征。打一個結繩,把心拴住,就永遠把故鄉與生命連為一體了。一個粗壯的男人加上一根粗大的葽子,誰不降服呢!把一根根稻草捋起來,只要不把稻草當稻草看待,稻草就團結在一起。團結成草葽子。草葽子也把自己捆綁起來,為人類服務”也有第一人稱擬人手法的亦莊亦諧、俏皮活潑,富有妙趣,充滿哲思,體現了散文創作“主體與客體世界充分對話”的特質。“有時我也軛人。李家二爹的一頭老牛病死了,正是稻谷脫粒打場的時候,我這個牛軛頭也架在了李家二爹的身上。只見李家二爹也學牛的樣子身體向前傾,腿子往后蹬,使出吃奶的力氣奮力前行,石磙就發出慢悠悠的‘吱嘎吱嘎’聲音。如果一個人拉不動,就得幾個人一起拉。艱辛之狀歷歷在目。”則將對父老鄉親們艱辛生活的深深關切蘊藏其間。

      縱觀彭定新的鄉土散文作品,起承轉合渾然天成。有緣情而發,隨物賦形,盡興抒寫個人體驗和感受,也有富于創造,將游記、散文、詩歌和小說筆法糅而為一,把民風民俗,人物傳說,文化傳承,地方志風物志融入散文創作,意蘊豐富,錯落有致,搖曳多姿。《牛鼻桊》由牛鼻桊推及牛鼻子工程,再到置入電子芯片賦予新功能,記錄追溯肉牛或奶牛生產和管理全方面信息,洋洋灑灑,富有時代氣息。《綠豆皮懷想》懸念開篇,極寫困難時期綠豆皮的珍稀,筆鋒一轉,母親要做綠豆皮吃了。兒時的彭定新眼巴巴地期待。待到做成,卻是先端給祖母。原來,每天千方百計用節約壇儉省度日艱難日子里唯一的一次奢侈,母親是為了孝敬病危的祖母。此時此刻,我們動容了,淚水含在眼眶……

      滿紙物語,風物鮮活。

      半生執著半生癡

      故土難離。

      前半生擺脫,后半生回歸。幾乎是走出鄉村之后共同的宿命。然而,彭定新是一個例外,他,似乎從未離開他的田園與鄉村。

      從村口的老樹下出發,彭定新懷揣著故鄉這本貯滿情與愛的大書,外出求學。畢業后選擇了從事農業農村農民工作,直接與“三農”打交道。他在宜昌基層工作了32年,每天都與“小人物”們打交道,最熟悉的是農民和他們的喜樂悲歡。豐富的基層工作體驗與農村生活積累,奠定了彭定新鄉土散文創作頗為扎實的基礎。

      由于常年為工作奔忙,彭定新于少年時期萌芽的文學夢想一直深藏心間。工作間隙,他常常以閱讀來緩解勞累,從書籍中尋求靈魂皈依。廣泛涉獵過大量書籍后,創作激情被點燃,開始嘗試寫作,并醉心于鄉土散文創作。此時的彭定新,好比深深植根故土的一棵樹,從故鄉的土地汲取養分,盡情舒枝展葉,以蓬勃的生機抒寫著濃郁的鄉土氣息、鄉土精神。擠出時間勤奮筆耕數年,彭定新深陷其中,其樂無窮。四十多篇散文作品在各種報刊網絡平臺發表,量的積累產生質的飛躍,彭定新散文寫作日臻成熟,并初步形成自己具有辨識度的創作風格。

      農村生活是彭定新源源不絕的創作源泉。農耕文化是他戚戚于心的終極念想。

      彭定新始終以眷戀之心觀照鄉村,以敬畏悲憫的筆觸去書寫曾家灣的父老鄉親們。在苦難的日子里,鄉親們飽嘗艱辛,但無論面對怎樣的人生磨難,總是哀而不怨,有情有義,那一個個良善的靈魂在彭定新深情的字里行間閃耀著動人的人性光澤。

      彭定新的故鄉書寫多元而復雜。傳達出對鄉村生活的深度思考。透過彭定新對故鄉風物反復的詠嘆,對往事的無盡緬懷,捕捉到一種更為深刻的情感,那就是他對于鄉村建設振興、時代變遷發展的思考,這種思考使得作品具有了覺醒意識以及家國情懷的重量。

      風月如新,山水不再。回不去的是故鄉。故鄉的風景風物、風俗風情,都盤根錯節,深深纏繞在彭定新的記憶里。任憑世間喧囂浮躁,彭定新固守初心,沉浸在他的鄉土散文領地依然故我,辛勤書寫。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