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做一盞大地的花燈——讀李漢超詩集《大地之燈》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6-04    作者:陳 問

      

      受作者的委托,我為詩集《大地之燈》作了第三遍校對。我很認真且嚴肅地對待這件事。曾經好幾個夜晚,寥無人聲,有限的冷白光外是無限的厚重的黑夜。我一頁頁,一行行,一字字地緩慢地校對著,凝神,慎重,唯恐有半點遺漏。

      262首詩,鋪天蓋地的文字襲來,華美的,樸實的,淡泊的,明快的,詼諧的,憂傷的……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密集而漫長的文字品讀,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快速的意象沖擊,話題、修辭、空間、視角等不斷變化著。在尋找著可能存在的疏忽的同時,我更多的是在揣摩、品讀、欣賞和感悟。

      在校對文字與體味涵詠之后,我提煉出幾個出現頻率很高的詞:昏暗,繽紛,蒼茫,大地,春天……這并不難解,詩人挑選《大地之燈》這首詩的題目作了這個集子的名字,應該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的考量。

      我以為,詩人一直試圖用詩歌跳出生命的困境,拯救失散的靈魂。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寫道:“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在詩歌的安撫下,詩人懷著一顆熱情的心,用熱望的眼冷眼旁觀著蕓蕓眾生,靜觀世間云卷云舒,對生命、對世界的觀察與思考有著高于常人的視界和分辨率。在他的眼眸中,由人主宰的世界有著太多隱秘的人性惡之光,世界原本昏暗,世間因為有了萬物和人的生機勃發,才呈現出美麗可愛,讓人欲罷不能。詩人便在超越性的異常清晰與靜默的觀察和思考中踽踽獨行,在孤獨中接受世界,隱忍世界,用詩心美化世界,美化與軟化著多重矛盾的自我,改造著孤寂的自我。因此,詩人的心靈創傷得到安撫,心靈變得有力、純凈而開闊。詩歌作為有力的媒介,化解了詩人與現實在沖突中帶來的傷害,獲得安靜的詩意生活。在這個過程中,他的生命困境得以緩解,生命得以不斷突圍,來到越來越開闊的地帶。《大地之燈》這首詩的最后三行,應該能對他的一顆詩心做詮釋,給讀者以密碼:“行走于塵世/我多么想像花一樣/做一盞大地的燈/用芬芳馥郁生命/用光亮去搖曳人心的暗淡和寒冷。”

      這個集子分三輯:故土情深、風物瑣記、心靈回望。莫言的寫作出發地是高密,蘇童說要把香椿樹街寫一輩子。每個人心中都有最初的出發地,它給予我們生命最原初的底色與給養,我們終其一生都在那個地方徘徊與流連。同樣,詩人對故鄉、對故土有著很深的眷戀與熱愛,他寫故鄉的風花雪月、生老病死、花草蟲魚、勞作苦樂。其中,最令我感動的是幾首寫父親的詩歌,一道墓碑阻隔了生死,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橫亙在眼前。死,本是憂傷的,絕望的。但,在詩人的筆下,我讀不出憂傷與絕望,我讀到的是對死亡的豁達、淡泊和超脫。死,在他的筆下,就像回到了棲身的家,安適與自然。《懷念父親》里這樣寫道:“有時蝴蝶為他消解孤單/有時螢火蟲為他點燃煙頭/當然,也有北風吹得他一陣咳嗽。”讀著這些平緩得近于日常低語的詩句,我的心是疼痛的。我的父親已年邁,我也正處于對失去父親的恐懼之中。弗洛伊德關于生命本能與死亡的本能說在詩人的詩作中得以呈現,兩者平衡地對峙著。一個失去父親的兒子想念父親,無論生死,血脈都相連。無法再見面的痛苦吞噬著他對父親的記憶,一切無可挽回。讀著這幾首詩,我能體會到詩人刻骨的痛,洶涌的情感之濤都隱藏在平靜、隱忍、克制、幽默的敘述之中,有效地防止了情感、情緒的蔓延與潰散。其背后則是他對生命、對世間本相的超脫與頓悟。統觀這個集子,詩人都是在克制、平靜地敘述。他接著寫道:“我來看他,多想陪他說說話/然后接他回家繼續做我們的父親啊/而一座墓碑正好擋住了他回家的路。”他用對生死的智性思考壓抑住想念父親的狂烈情感,詩歌表達的情感力度非但沒減弱,反而喚起讀者對人類自身向死而生的悲劇性命運的回望與遙想。人生最終不過一墓穴一墓碑。詩人沒有讓詩歌淪為情緒的渲瀉地,他沒有掉進抒情的窠臼。我以為,這是他作為詩人,最難能可貴之處。

      在反復地賞讀這個集子的過程中,炫人眼目的意象紛至沓來,看似隨意,實則別有用心、富有詩性地從現實世界中撈取諸多紛繁的事物作意象:葉子,花朵,蜜蜂,蒲草,蝴蝶,麻雀,竹子……葉子在《花開的聲音》中是欣賞大自然之美的眼睛,而在《懷念父親》中,葉子成了落葉,與凋零的生命重疊。他的詩歌,意象用得出其不意,在《一只公園的蝴蝶》這首詩里,公園里的蝴蝶和荒野里的蝴蝶成了假自我與真自我的代名詞,在公園已經異化,而在荒野真實自在,則是詩人鮮明的價值取向,詩人賦予意象獨特的含義。在《一只麻雀飛過來》里,麻雀成了詩人的化身。在《一只螞蟻的飛翔》中,螞蟻頑強不屈,信念執著。在《骨折的竹子》里,竹子成了高潔與美好的代名詞,雷電則成了庸常與罪惡。

      意象紛至沓來,語詞異彩紛呈,它們構成一個個語言符號,組成一串串璀璨的珍珠。它們擺脫空間的有限性,營造無限的詩意延展空間。我想,不管意象如何繁華綺麗,核心意象只有一個,那就是大地。在詩人的筆端,堅實的大地給予他立身處世的強大力量與勇氣,是他的生命之源泉,是詩人的精神高地。其意蘊在《天地之間》得到進一步的印證:“其實,我清楚地知道/在這浩渺無邊的天地之間/我更接近于地,而遠離于天。”

      品讀著《大地之燈》,我的心像火苗一樣躍動著。我感到充實,詩意與哲理填充著我單薄的心靈。精神世界與現實世界相聯結,也相對峙。正因為有這樣一個基于現實、又比現實更符合人的理想的文字世界,詩人的精神才得以支撐,才得以豐沛,才能在貧瘠的現實中從容和優雅。詩人在《詩歌是我靈魂的呼吸》中寫道:“我愛它愛得死心塌地,愛得如癡如醉,愛得地老天荒。我愛它,并不奢求它一定要愛我,即使它總是給我一個背影,我也要無怨無悔地去追尋它,因為它給了我一路的遐想,一路的芬芳。”他對詩歌的愛,熱烈而冷靜,執著而清醒。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做一盞大地的花燈——讀李漢超詩集《大地之燈》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陳 問
    發布時間:2020-06-04

      

      受作者的委托,我為詩集《大地之燈》作了第三遍校對。我很認真且嚴肅地對待這件事。曾經好幾個夜晚,寥無人聲,有限的冷白光外是無限的厚重的黑夜。我一頁頁,一行行,一字字地緩慢地校對著,凝神,慎重,唯恐有半點遺漏。

      262首詩,鋪天蓋地的文字襲來,華美的,樸實的,淡泊的,明快的,詼諧的,憂傷的……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密集而漫長的文字品讀,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快速的意象沖擊,話題、修辭、空間、視角等不斷變化著。在尋找著可能存在的疏忽的同時,我更多的是在揣摩、品讀、欣賞和感悟。

      在校對文字與體味涵詠之后,我提煉出幾個出現頻率很高的詞:昏暗,繽紛,蒼茫,大地,春天……這并不難解,詩人挑選《大地之燈》這首詩的題目作了這個集子的名字,應該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的考量。

      我以為,詩人一直試圖用詩歌跳出生命的困境,拯救失散的靈魂。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寫道:“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在詩歌的安撫下,詩人懷著一顆熱情的心,用熱望的眼冷眼旁觀著蕓蕓眾生,靜觀世間云卷云舒,對生命、對世界的觀察與思考有著高于常人的視界和分辨率。在他的眼眸中,由人主宰的世界有著太多隱秘的人性惡之光,世界原本昏暗,世間因為有了萬物和人的生機勃發,才呈現出美麗可愛,讓人欲罷不能。詩人便在超越性的異常清晰與靜默的觀察和思考中踽踽獨行,在孤獨中接受世界,隱忍世界,用詩心美化世界,美化與軟化著多重矛盾的自我,改造著孤寂的自我。因此,詩人的心靈創傷得到安撫,心靈變得有力、純凈而開闊。詩歌作為有力的媒介,化解了詩人與現實在沖突中帶來的傷害,獲得安靜的詩意生活。在這個過程中,他的生命困境得以緩解,生命得以不斷突圍,來到越來越開闊的地帶。《大地之燈》這首詩的最后三行,應該能對他的一顆詩心做詮釋,給讀者以密碼:“行走于塵世/我多么想像花一樣/做一盞大地的燈/用芬芳馥郁生命/用光亮去搖曳人心的暗淡和寒冷。”

      這個集子分三輯:故土情深、風物瑣記、心靈回望。莫言的寫作出發地是高密,蘇童說要把香椿樹街寫一輩子。每個人心中都有最初的出發地,它給予我們生命最原初的底色與給養,我們終其一生都在那個地方徘徊與流連。同樣,詩人對故鄉、對故土有著很深的眷戀與熱愛,他寫故鄉的風花雪月、生老病死、花草蟲魚、勞作苦樂。其中,最令我感動的是幾首寫父親的詩歌,一道墓碑阻隔了生死,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橫亙在眼前。死,本是憂傷的,絕望的。但,在詩人的筆下,我讀不出憂傷與絕望,我讀到的是對死亡的豁達、淡泊和超脫。死,在他的筆下,就像回到了棲身的家,安適與自然。《懷念父親》里這樣寫道:“有時蝴蝶為他消解孤單/有時螢火蟲為他點燃煙頭/當然,也有北風吹得他一陣咳嗽。”讀著這些平緩得近于日常低語的詩句,我的心是疼痛的。我的父親已年邁,我也正處于對失去父親的恐懼之中。弗洛伊德關于生命本能與死亡的本能說在詩人的詩作中得以呈現,兩者平衡地對峙著。一個失去父親的兒子想念父親,無論生死,血脈都相連。無法再見面的痛苦吞噬著他對父親的記憶,一切無可挽回。讀著這幾首詩,我能體會到詩人刻骨的痛,洶涌的情感之濤都隱藏在平靜、隱忍、克制、幽默的敘述之中,有效地防止了情感、情緒的蔓延與潰散。其背后則是他對生命、對世間本相的超脫與頓悟。統觀這個集子,詩人都是在克制、平靜地敘述。他接著寫道:“我來看他,多想陪他說說話/然后接他回家繼續做我們的父親啊/而一座墓碑正好擋住了他回家的路。”他用對生死的智性思考壓抑住想念父親的狂烈情感,詩歌表達的情感力度非但沒減弱,反而喚起讀者對人類自身向死而生的悲劇性命運的回望與遙想。人生最終不過一墓穴一墓碑。詩人沒有讓詩歌淪為情緒的渲瀉地,他沒有掉進抒情的窠臼。我以為,這是他作為詩人,最難能可貴之處。

      在反復地賞讀這個集子的過程中,炫人眼目的意象紛至沓來,看似隨意,實則別有用心、富有詩性地從現實世界中撈取諸多紛繁的事物作意象:葉子,花朵,蜜蜂,蒲草,蝴蝶,麻雀,竹子……葉子在《花開的聲音》中是欣賞大自然之美的眼睛,而在《懷念父親》中,葉子成了落葉,與凋零的生命重疊。他的詩歌,意象用得出其不意,在《一只公園的蝴蝶》這首詩里,公園里的蝴蝶和荒野里的蝴蝶成了假自我與真自我的代名詞,在公園已經異化,而在荒野真實自在,則是詩人鮮明的價值取向,詩人賦予意象獨特的含義。在《一只麻雀飛過來》里,麻雀成了詩人的化身。在《一只螞蟻的飛翔》中,螞蟻頑強不屈,信念執著。在《骨折的竹子》里,竹子成了高潔與美好的代名詞,雷電則成了庸常與罪惡。

      意象紛至沓來,語詞異彩紛呈,它們構成一個個語言符號,組成一串串璀璨的珍珠。它們擺脫空間的有限性,營造無限的詩意延展空間。我想,不管意象如何繁華綺麗,核心意象只有一個,那就是大地。在詩人的筆端,堅實的大地給予他立身處世的強大力量與勇氣,是他的生命之源泉,是詩人的精神高地。其意蘊在《天地之間》得到進一步的印證:“其實,我清楚地知道/在這浩渺無邊的天地之間/我更接近于地,而遠離于天。”

      品讀著《大地之燈》,我的心像火苗一樣躍動著。我感到充實,詩意與哲理填充著我單薄的心靈。精神世界與現實世界相聯結,也相對峙。正因為有這樣一個基于現實、又比現實更符合人的理想的文字世界,詩人的精神才得以支撐,才得以豐沛,才能在貧瘠的現實中從容和優雅。詩人在《詩歌是我靈魂的呼吸》中寫道:“我愛它愛得死心塌地,愛得如癡如醉,愛得地老天荒。我愛它,并不奢求它一定要愛我,即使它總是給我一個背影,我也要無怨無悔地去追尋它,因為它給了我一路的遐想,一路的芬芳。”他對詩歌的愛,熱烈而冷靜,執著而清醒。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