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其他原創 >

    脫貧攻堅交響曲--鄖西縣脫貧攻堅掠影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06-08    作者:羅厚國 余秀武

      

    序曲

     

    上個世紀,毛主席他老人家就作出過總結:“革命戰爭是群眾的戰爭,只有動員和依靠群眾,才能進行戰爭。”

    在革命戰爭年代,我黨正是依靠人民群眾,放手發動群眾,取得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完成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這一偉大歷史任務,并為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革命戰爭的勝利,是毛澤東人

    在全面決勝小康社會的進程中,鄂西北老蘇區國家級貧困縣——鄖西縣緊緊圍繞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總目標,采取9883名干部職工包聯(每人包聯5戶)、產業帶動、能人幫帶、企業幫扶、易地搬遷等扶貧方式,打響了一場脫貧攻堅的人民戰爭。

    而這場脫貧攻堅的人民戰爭,正如一部氣勢恢宏的交響樂章,在鄖西縣這塊3509平方公里山谷中轟鳴作響,每一個跳動的音符,匯合成奔騰不息的金錢河水,流淌在每個人的心房……

     

    第一樂章:不屈抗爭

     

    今年六十七歲的魏登殿應該算是一個抗爭貧困的代表人物。

    四十六年前,他從從中國人民解放軍80201部隊退出現役,回到了闊別5年的鄖西縣湖北口回族鄉坎子山村,又從老支書魏子兵的手里,接過了坎子山當家人的擔子。那一年,魏登殿剛滿21歲。

    當年的坎子山,糧食產量畝平只有50公斤,一個勞動日的分值,只有一角七分錢,全村170戶,全都住在低矮的茅草房里,群眾別說是能吃上飽飯了,連吃水都困難得很。魏登殿在走訪摸底中了解到,第一生產隊的社員代光玖從遠處背水回來,看到快要干死的苞谷苗子后,一時想不開,懷著一腔悲傷,用一根繩子把自己吊死在自家的房后檐。五組村民鄒克明臥病在床,其妻子往返5公里取水,回家時不慎跌倒,水桶摔破,水全灑了,氣得她用麻繩尋短見,幸虧村民發現及時,將她救醒。魏登殿心里那個痛啊!簡直沒法用語言來形容。走訪摸底結束后,魏登殿同身患鐵骨瘤的老支書魏子兵抱頭痛哭在一起。他在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坎子山的群眾帶出困境,讓他們都能過上吃穿不愁的好日子。

    四十六年來,魏登殿帶著152462個回漢村民做了四件大事,這四件大事譜寫了一曲不屈抗爭的樂章。一是用三年時間建了110口大小不一的水窖;二是用6年時間,修通了一條從坎子山到虎坪的5.5公里出山路,和20公里通組到戶的公路;三是用兩年時間解決了照明用電的問題;四是用五年時間消除茅草屋;為了實現“消茅”目標,魏登殿再一次發動群眾,在坎子山建起了10余口磚瓦窯,自己燒制磚瓦,改善居住條件,讓村民都住上了寬敞明亮的瓦房。

    今年剛滿五十八歲的鄧龍雁,是上津鎮吳家溝村一組村民。七年前,老鄧和他人合伙在北京承包建筑工程,結果因建筑老板潛逃,合伙人也卷款潛逃,導致老鄧虧損100余萬元,灰溜溜地回到吳家溝。為了盡快擺脫困境,向來不服輸的老鄧,又找朋友借了兩萬塊錢,買了一輛二手小四輪,結果沒開多久便出了車禍,致使他的丈母娘當場死亡,還摔傷了妻子阮班琴和同村鄉鄰潘世才,花了兩萬多元治好了潘世才和阮班琴,卻使阮班琴落下了腰和胳膊的殘疾。好在潘世才理解老鄧的難處,并沒有過多的向老鄧討要賠償。因為那個時候,老鄧一家7口人連吃飯都成了問題,一直靠著借糧度日。

    2014年,黨的扶貧政策春風吹進了“五溝六梁十面坡”的吳家溝村,老鄧一家7口人被列為精準扶貧對象。不服輸的老鄧重新燃起了抗爭貧困的斗志,他將原來基本拋荒的5畝茶葉地重新整理了一番,當年就見了效益,后來慢慢發展到123畝。2016年,老鄧在上津集鎮買了一套價值19萬元137平方米的樓房。2018年,老鄧經營的123畝茶葉終于見了成效,他通過自己炒制茶葉,獲利27萬元,又通過幫別人炒制茶葉,獲得加工費近7萬元。如今,老鄧不僅是天龍茶葉合作社的中堅會員,也是很多茶農的炒茶師傅。

    今年52歲的周順禮是湖北口回族鄉上川村村民,精準扶貧政策落實前,周順禮一家7口四代人住在上川村七組高山上,蝸居在三間矮塌塌的草房里,家里除了吃的不成問題外,經濟和居住條件特別困難,全家人一年四季都沒有幾件像樣的換季衣裳,弄得老周總覺得自己比別人矮了三分。

    老周被列為精準扶貧對象后,不想拖了包聯干部何榮琳的后腿,在包聯干部的幫助下,爭取到5萬元的扶貧貼息貸款。老周用這5萬元貼息貸款購買了十幾只優良種羊,通過滾雪球式的發展,羊群由小變大由少變多,后來發展到六十多只山羊。養羊賺錢后,老周又在西安開了個小吃店,讓兒子周官洪和兒媳石永珍經營著,2019年的年收入超過了10萬元,實打實地實現了脫貧目標。

    今年53歲的朱義喜是上津鎮石廟村三組人,2003年在陜西河津煤礦挖煤時,因礦洞塌方事故受傷,導致朱義喜高位癱瘓,使全家三口人徹底陷入貧困深淵。

    十七年來,朱義喜經常在“對不起妻兒”的自責中以淚洗面,好幾次萌生了“輕生解脫”的念頭,卻都被細心的妻子徐成彩及時發現而阻止。

    2014年,朱義喜當之無愧地被列入精準扶貧對象。

    龍影漁具公司的誕生,讓一心好強的朱義喜看到了生活下去的曙光。在包聯干部的幫助下,朱義喜成了龍影漁具公司的編外工人。公司老板陳群親自給他送來待加工的魚鉤和相應工具,讓他在家里加工魚鉤,每加工一個合格的魚鉤掙二分錢,朱義喜在72歲老母親胡申彩和妻子徐成彩的協助下,每天平均加工魚鉤2000個,每月收入可達1200元;加上兒子在外務工的工資收入,朱義喜在村房附近買了一套近百平米的樓房,一家3口人樹立起了生活的信心。

     

    第二樂章:能人帶動

     

    胡朝柱是個很奇怪的能人。

    怎么個奇怪呢?他人雖然很聰明,卻不會寫字。政府文件、報刊雜志他都能認得下來,卻只會歪歪扭扭地寫下自己的名字。這還是他當上村支部書記后學寫的三個字。

    當年為了提高扎制掃帚的工效,他可是想了很多辦法。開始他在土墻的牛子眼里別根木棒,在另一面拽緊扎制掃帚的綁繩;后來又在門檻上拽緊掃帚的綁繩,最后發明了一個半自動的扎掃帚機。當他請電焊工按照他畫的圖紙焊制扎掃帚機時,電焊工橫豎不知道那是個啥玩意兒?問他是不是補鞋機?老胡笑笑卻沒有作答。直到電焊工到他家里看過后,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發明的扎掃帚機器。你說他聰明不聰明?!

    很多年過去了,熟悉和了解老胡的人都還記得,當年他為了把扎制的掃帚賣出去,硬是騎著輛除了鈴子不響渾身咵咵響的破自行車到十堰賣掃帚,掃帚賣完后,又哼著誰也聽不懂的山歌,沿著老白(老河口至白河)公路回到觀音鎮黃土梁家中。

    后來他從外地引進鐵掃帚種子(正名長冬草,又名棉花子花),開始自己租地試種,獲得成功后又動員本村的鄉親們種,并且承諾由他負責回收,擔心村民不放心,他就先付一部分訂金,就這樣慢慢發展起來了。現在他用鐵掃帚扎制的掃帚根本不愁銷路,就連北京環衛公司也給他發來訂單,很多工人師傅加班加點地加工掃帚,要不了幾天又會把滿庫的掃帚成品銷售一空。

    20143月,剛剛過罷春節,老胡正扶貧車間建設工地上指揮作業,突然感到渾身乏力、胸悶頭暈,繼而昏迷倒地,工人們看到他這種情況,連忙呼叫鎮衛生院的救護車,將他送到縣醫院搶救。縣醫院經過會診,發現他是心血管堵塞,必須立即進行搭橋手術。病愈出院后,幾個跟他比較要好的兒時玩伴開玩笑說:“沒想到你老胡也有怕死的時候啊!”老胡正色地說:“我不是怕死,而是現在還不能死,你看這脫貧攻堅戰剛剛打響,我要是死了,那么多扶貧對象會很傷心的。”說罷,老胡爽朗地哈哈大笑,感染得那幾個開玩笑的玩伴也呵呵大笑……

    老胡的老伴汪令霞不僅是老胡的賢內助,還是他的研發經營高參。由汪令霞研制出來的健身棒、小掛件、孝子手、水果簍、水果盤等工藝成品,2019年在省城武漢參展時獲得了湖北省“楚風巧手”(創新創意類)一等獎。如果不是縣婦聯的工作人員報漏了,去年她極有可能獲得一個國家級大獎。目前,她的掃帚工藝制品在線上線下都銷的很火,銷售利潤幾乎占據了掃帚產品的百分之五點多。

    老胡的掃帚專業合作社終于成了氣候。

    原先他只想帶著鄉親們同他一起扎掃帚致富,現在趕上了脫貧攻堅戰,老胡的恒達掃帚更是成了觀音和周邊十三個鄉鎮的排頭兵。

    今年疫情期間,大多數人為配合抗擊疫情禁足在家,胡朝柱的掃帚加工廠同樣不能復工,老胡就在電話中鼓勵大家在自己家里加工掃帚。67歲的貧困戶汪令濤在家中扎掃帚,一個月扎了2000把,疫情過后往扶貧車間一交,每把掃帚5元錢,1萬元現花花的鈔票裝進了老汪的腰包,把個老汪高興得臉上的皺紋像菊花一樣綻放。汪令濤全家5口人,妻子徐輝蘭常年在扶貧車間工作,年純收入達到4萬元。

    如今,恒達合作社年產掃帚600萬把,銷往湖北、四川、陜西、北京等10余省市,年產值達4500余萬元,輻射帶動1.98萬戶農戶增收致富,其中貧困戶達8240戶。

    42歲的王致亮是關防鄉關防鋪村三組人。精準扶貧正式啟動后,王致亮聞訊從青海回到家鄉,牽頭成立了關防鋪村鄉親扶貧協會,經會員郝豐貴、王致讓、張世文、黃大成等人一致推舉,由王致亮擔任了關防鋪村鄉親扶貧協會會長。

    20164月,當王致亮了解到鄉初中從鐘坪遷址到集鎮后,由于資金匱乏的問題,教職工周轉房無法動工,80多名教職工只好擠住在學生公寓里,每間宿舍擠進6名教職工,師生休息極不方便,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教師教學、學生學習質量。如果長此以往地下去,肯定會造成教學質量下滑,這怎么行?!王致亮毫不猶豫地投資370萬元,新建教師周轉房80套,于20174月交付使用。

    為了鼓勵教師扎根關防,安心教學,為關防培養出更多更好的人才,王致亮決定從2016年起,公司每年拿出20萬元獎勵九年級優秀任課教師,首批獎勵基金于于2016830日兌現到優秀教師手中,教學成績最好的姜禮成獲得了15000元獎勵。

    2017428日,王致亮又帶頭捐資80萬元,在關防鄉初級中學成立了“關防鄉九年制教育扶貧基金會”,吸納70多名成功人士為基金會捐資261.84萬元。使陳霖、李新杰、劉祥、劉碩等100名貧困學生每學期獲得了500元以上的獎勵扶助金,獲得中考獎的優秀教師已達80余人次。

    如今,王致亮已從青海建筑市場轉型辦教育,在西寧市創辦了“湖北荊楚高級中學”,并且獲得了國家教育部門的正式批文。

    52歲的張飛是澗池鄉金龍山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的負責人之一,也是胡澤風、許祥等122個貧困戶心目中的活菩薩之一。

    20159月,張飛和堂弟張學平,堂侄張忠國三人一起,在鄖西縣工商局注冊成立了鹿鼎種鹿科技公司,并成立了“金龍山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帶動金龍山、松樹坪、上營、下營等四個村加入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累計發展社員366名,其中貧困戶122戶。

    要是擱在往年,農民種植的小麥、玉米只能望天收,在雨水充沛的年景,每畝小麥能收個二三百斤就不錯了。有人私下算過一筆帳,玉米成熟后,每畝最多能收600斤,按市斤九角錢的高價算,每畝玉米也就值個五百四五十元錢。而賣青麥、青玉米秸桿,每畝卻能賣到15002000,是平常收益的三到四倍以上。據鹿鼎公司的總經理張飛介紹,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側重于建檔立卡貧困戶和殘疾人,貧困戶交售的青麥、玉米青秸桿,每斤比非貧困戶多給0.1元,僅此一項,鹿鼎公司每年就要多支出10萬元以上。還有殘疾貧困戶在鹿廠就業,一年又是20萬元以上。

    金龍山村一組村民胡澤風,全家7口人,父母患“三高”癥(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弟弟又是個精神病患者,但是張飛看中了胡澤風這個小伙子的聰明勁兒,建廠之初就把胡澤風派到東北吉林省雙陽區學習養鹿技術(養殖、防疫、診治、割鹿茸等),學成回來后被聘為鹿鼎公司的常年技術員,頭一年月薪4000元,第二年以后到現在都是月薪5000元,公司還管吃管住,胡澤風年純收入6萬元。

    今年47歲的許祥,于2006年在陜西韓城煤礦受傷致殘后,到哪打工都沒人敢用,呆在家中是“死馬一匹”,家中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硬是窮得叮當響。張飛把他招進鹿鼎公司做些力所能及的雜工,除了每月4000元的固定工資外,還有20003000元年終獎。聾子儲成耀也是一樣,每年在鹿鼎公司做零工,收入均能達到1.8萬元至2萬元以上。加上他賣青草青禾的收入,每年都能收入個一兩萬元。看來,他們的脫貧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於德艷夫妻二人不僅是本鄉本土的能人,在很多貧困戶的心目中,他們還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39歲的於德艷和42歲的丈夫張緒忠原本已在新疆辦廠扎下了根,由他們創辦的噸袋企業,也成為新疆司法部門的精品企業。精準扶貧的號角吹響時,他們聽從當地政府的召喚,從新疆尉犁縣回到家鄉下香口村建起了噸袋扶貧車間。噸袋扶貧車間的建成投產,等于給下香口村和周邊的婦女、貧困戶找到了一條賴以生存的活路。

    52歲的魏朝德原先住在宋家河村三組高山上,可以說是家徒四壁,窮得要命!直到40歲時,才在媒人的介紹下娶了患有小兒麻痹癥的周遠美為妻。周遠美幾乎沒有任何自理能力,常年癱瘓在床。兩個兒子又小,直到今年,大兒子才11歲,讀五年級,二兒子才7歲,讀一年級。魏朝德有心出門打工掙錢,卻因為癱瘓的妻子和兩個幼小的兒子需要照顧,只能在門口附近打短工,掙幾個小錢。被列為精準扶貧戶后,鄉村干部幫忙將他一家4口人從宋家河村三組高山上遷到下香口村的安置房里,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到香口集鎮做些裝卸水泥、挑沙等零碎活,當然也是有一天沒一天的。直到噸袋扶貧車間建成投產后,老板張緒忠才給了他一份穩定的職業,每個月有了穩定的3000元工資收入。

     

    第三樂章:立志奮飛

     

    坎子山回民魏堯響今年37歲,是個不多言不多語的小伙子,但卻顯得很是精干聰明。他們全家六口人原先住在坎子山二組半山坡上,家里生活條件相當差,不僅住房條件差,而且交通不便。

    魏堯響的妻子顧法曼和母親哈榮蘭上老莊子干活去了,家中只有魏堯響和三個女兒,二女兒魏娟和三女兒魏雪是孿生姐妹。魏堯響從山上遷到安置點后,除了沒有放棄黃牛養殖業外,還經營起販牛羊宰殺牛羊的營生。他每年販賣黃牛80頭、山羊30只,純利潤基本穩定在4.5萬元以上。

    三天門村二組的寧玉紅,全家5口人原先住在三天門河谷南邊的老陰坡下,常年光照不足800個小時。妻子孫開運比他小兩歲,今年才30歲,家中還有67歲的母親劉德英和75歲的叔父寧遠富,兒子寧太鑫才只有9歲,家中負擔還是蠻重的。

    為了徹底擺脫貧困摘掉窮帽子,寧玉紅通過網上學習孵化養雞,硬是摸索出一套孵化養雞的技術。宋玉紅把養雞技術學到手后,開始在老房子里試著養殖,結果卻沒能成功,因疫情死了上千只雞崽。但是他并不灰心氣餒,反而激發起他的斗志。重新選址到陽坡溝口后,終于獲得成功。2016年孵化了2000只雛雞,當年獲利6萬元,之后年年都有增加,今年雖然受疫情影響,第一批5000只雛雞和500只成雞使他增收6萬元,現在正在孵化第二批6000只雛雞,估計今年的收入不少于10萬元。

    祁貴菊是上津鎮石廟村的女強人,如果不是她的內心足夠堅強,生活的重擔早就壓垮了她。

    祁貴菊的丈夫鄭大勝脾氣不好,愛打牌喝酒,不僅要忍受丈夫鄭大勝的打罵,還得伺候臥病在床的婆婆陳遠秀。婆婆的身體本來就不好,五年前一小心把腿摔成骨折,常年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鄭大勝在外面打牌輸了錢,回來就朝祁貴菊發脾氣鬧事兒。為了重病的婆婆和幼小的孩子,祁貴菊選擇了忍氣吞聲。

    列為精準扶貧對象后,祁貴菊學會了微商,通過微商網店把老家的土蜂蜜和香菇銷出去。僅只2018年,她就通過微商網店銷了30公斤蜂蜜和百余斤香菇幾百斤香椿,賺了18000余元。去年,村委會和扶貧工作隊看中了她的勤奮和志氣,把她招聘到村上當助理,兼管著村香菇菌棒廠。丈夫鄭大勝也在祁貴菊的忍讓和感召下改邪歸正,不再喝酒和染指賭博了。現在夫妻倆都在菌棒廠工作,年收入在5萬元以上,家里居住和生活條件也得到了根本改善。

    34歲周華是個小巧玲瓏的女人,也是澗池鄉下營村有口皆碑的女能人。

    周華的公公王華金身患風濕癥,常年腰腿痛,行動困難,做不了重體力活。丈夫王永貴的爺爺奶奶雖然戶口并不在他家名下,卻一直由他們贍養著,因為他們不愿跟另外兩個兒子一起生活。因為這幾個原因,他們家被列為精準扶貧對象。

    正好在這個時候,下營村興起了淘寶熱,心有不甘的周華便向那些淘寶先行者學習微商和淘寶,后來還學會了淘寶直播。夫妻倆通過淘寶和在村七夕美人茶廠工作,年收入在12萬元以上。前年還推倒了老土房建起了三間兩層的別墅式樓房。雖然現在還欠著5萬元外債,但是周華并不氣餒,她有信心在今年還清外債,徹底實現脫貧目標。

    計長生是安家鄉長崗嶺村三組人,說到他被列為貧困戶的原因,計長生很有些不好意思,他的居住條件并不比別人差,只是因為缺少打算,才導致家中貧困的。

    被列為貧困戶后,時年49歲的計長生覺得自己再也不能就這么頹廢下去了,他想發展一個穩定的致富項目,使家里擺脫貧困摘掉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窮帽子。包聯他的村文書方文英了解到計長生的想法后,適時地激發起計長生奮發圖強的志氣,動員他通過養蠶致富,并且幫他分析了養蠶的利與弊,好在每年養殖春蠶和秋蠶只占用兩個多月的時間,除開養蠶還可以在村菌棒廠做工掙錢。從2015年春季開始,計長生每季都養68張蠶,每季收入都在8000元左右。

    計長生除了在家中養蠶,還抽空在村上的菌棒生產車間工作,年收入在5萬元以上,他是越干越有勁頭了。

     

    第四樂章:合力幫扶

     

    安家鄉長崗嶺村是省科技廳駐村幫扶的重點貧困村。

    科技廳根據長崗嶺村“九山半坡半分田”的自然特點,為長崗嶺村落實了4 個科技扶貧項目,建成生產能力百萬棒和香菇棒加工生產線1條,建塑料大棚13000平方米,由科技廳落實的桑枝節源香菇棒在鄖西全縣得到普遍推廣,年節約森林資源1萬立方米以上。

    上津鎮石廟村扶貧工作隊長錢建東是長江職業學院保衛處副處長,他和他的隊員戴可、李銘于2018年來到上津鎮石廟村后,首先代表學院向石廟村投資30萬元,幫石廟村建起了寫生服務公司,去年,該公司完成寫生接待服務1100人次,純利潤達到20萬元。

    石廟村委會干部歸納了一下,錢建東和他的隊員在石廟村一共做了十一件大事,除了上面列舉的那件大事外,他們還利用長江職業學院的資源優勢,為鄖西縣培養了28名后備干部(其中石廟村4名);為鄖西全縣20余名貧困學生減免學費每生1000元,為每個貧困生爭取助學金30005000元;同時還幫石廟村引進黃泥鰍30畝,黃皮椒150畝,培訓電商人才80余人次,僅石廟村就培訓了30人次。還幫掉檔生查檔案,使其最終達到理想錄取高校等等,這些好事數也數不過來。

    今年50歲的徐尤建曾經是陜西韓城煤礦老板,身價已超過2000萬元,脫貧攻堅戰役打響之前,他就從韓城煤礦回到澗池鄉謝家坪村,義不容辭地擔當起村支書的重任。為了給本村村民開拓一條脫貧致富的新路子,徐尤建經過多方考察論證,終于將藥皂項目落實到謝家坪村。開始只引進了百余畝,自己取得成功后,正式流轉土地將規模發展到2040畝,直接惠及精準扶貧戶124414人。

    易地搬遷扶貧更是鄖西縣脫貧攻堅戰中的重要措施之一,全縣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9416149400人,已完成易地搬遷扶貧2590070928人。

    鄖西縣的脫貧攻堅主要靠的是產業帶動,而產業帶動的主力軍多半來自于各村的“鄉親扶貧協會”,像湖北口回族鄉上川村的張凡學、李長水,關防鄉的王致亮、郝豐貴、王致讓、張世文、黃大成,店子鎮的朱希成,上津鎮的汪立波、陳群,景陽鄉的王運富,香口鄉的張緒忠、於德艷夫婦,土門鎮旭蔥蔬菜專業合作社的王緒棟和恒達掃帚專業合作社的胡朝柱等人,都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脫貧攻堅帶動作用。

    長崗嶺村的黨支部書記毛德均,是個相當穩妥的人,當他經省科技廳推薦到華農大并從華農大學會羊肚菌的生產技術,又從四川江流市引進羊肚菌項目后,并沒有急著推廣,而是先在自己的地里試驗,等自己試驗成功后,又帶動鄰近的安家河、神霧嶺、瓦房溝、八道河、圓門、卸甲坡、藏王溝、十王寺、有水溝、康家坪、五里河、田坑等12個村試種成功,鮮菌畝產都在400斤以上,今年全鄉計劃推廣30畝。

    翁新強在帶動本村群眾發展五味子產業的同時,也在積極輻射周邊地區,在鄖西縣委、縣政府以及湖北口鄉黨委的關心和扶持下,翁新強帶頭發展的五味子產業,已經輻射鄂陜兩省三縣18個鄉鎮的60多個村,目前累計帶動回漢兩族群眾,發展五味子種植基地3500余畝,僅五味子相關產品銷售額就達1200余萬元,累計帶動鄂陜兩省700余戶實現增收脫貧。

    在鄖西縣的脫貧攻堅戰役中,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鑒于本文篇幅有限,不能一一枚舉,但是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照樣是《脫貧攻堅交響曲》中的鏗鏘音符,也一定會響徹在中國脫貧攻堅戰的歷史長空,并且經久不息……

     

    (作者羅厚國:鄖西縣扶貧辦宣傳干部 余秀武: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脫貧攻堅交響曲--鄖西縣脫貧攻堅掠影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羅厚國 余秀武
    發布時間:2020-06-08

      

    序曲

     

    上個世紀,毛主席他老人家就作出過總結:“革命戰爭是群眾的戰爭,只有動員和依靠群眾,才能進行戰爭。”

    在革命戰爭年代,我黨正是依靠人民群眾,放手發動群眾,取得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偉大勝利,推翻了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完成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這一偉大歷史任務,并為實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革命戰爭的勝利,是毛澤東人

    在全面決勝小康社會的進程中,鄂西北老蘇區國家級貧困縣——鄖西縣緊緊圍繞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總目標,采取9883名干部職工包聯(每人包聯5戶)、產業帶動、能人幫帶、企業幫扶、易地搬遷等扶貧方式,打響了一場脫貧攻堅的人民戰爭。

    而這場脫貧攻堅的人民戰爭,正如一部氣勢恢宏的交響樂章,在鄖西縣這塊3509平方公里山谷中轟鳴作響,每一個跳動的音符,匯合成奔騰不息的金錢河水,流淌在每個人的心房……

     

    第一樂章:不屈抗爭

     

    今年六十七歲的魏登殿應該算是一個抗爭貧困的代表人物。

    四十六年前,他從從中國人民解放軍80201部隊退出現役,回到了闊別5年的鄖西縣湖北口回族鄉坎子山村,又從老支書魏子兵的手里,接過了坎子山當家人的擔子。那一年,魏登殿剛滿21歲。

    當年的坎子山,糧食產量畝平只有50公斤,一個勞動日的分值,只有一角七分錢,全村170戶,全都住在低矮的茅草房里,群眾別說是能吃上飽飯了,連吃水都困難得很。魏登殿在走訪摸底中了解到,第一生產隊的社員代光玖從遠處背水回來,看到快要干死的苞谷苗子后,一時想不開,懷著一腔悲傷,用一根繩子把自己吊死在自家的房后檐。五組村民鄒克明臥病在床,其妻子往返5公里取水,回家時不慎跌倒,水桶摔破,水全灑了,氣得她用麻繩尋短見,幸虧村民發現及時,將她救醒。魏登殿心里那個痛啊!簡直沒法用語言來形容。走訪摸底結束后,魏登殿同身患鐵骨瘤的老支書魏子兵抱頭痛哭在一起。他在心里暗暗發誓,一定要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把坎子山的群眾帶出困境,讓他們都能過上吃穿不愁的好日子。

    四十六年來,魏登殿帶著152462個回漢村民做了四件大事,這四件大事譜寫了一曲不屈抗爭的樂章。一是用三年時間建了110口大小不一的水窖;二是用6年時間,修通了一條從坎子山到虎坪的5.5公里出山路,和20公里通組到戶的公路;三是用兩年時間解決了照明用電的問題;四是用五年時間消除茅草屋;為了實現“消茅”目標,魏登殿再一次發動群眾,在坎子山建起了10余口磚瓦窯,自己燒制磚瓦,改善居住條件,讓村民都住上了寬敞明亮的瓦房。

    今年剛滿五十八歲的鄧龍雁,是上津鎮吳家溝村一組村民。七年前,老鄧和他人合伙在北京承包建筑工程,結果因建筑老板潛逃,合伙人也卷款潛逃,導致老鄧虧損100余萬元,灰溜溜地回到吳家溝。為了盡快擺脫困境,向來不服輸的老鄧,又找朋友借了兩萬塊錢,買了一輛二手小四輪,結果沒開多久便出了車禍,致使他的丈母娘當場死亡,還摔傷了妻子阮班琴和同村鄉鄰潘世才,花了兩萬多元治好了潘世才和阮班琴,卻使阮班琴落下了腰和胳膊的殘疾。好在潘世才理解老鄧的難處,并沒有過多的向老鄧討要賠償。因為那個時候,老鄧一家7口人連吃飯都成了問題,一直靠著借糧度日。

    2014年,黨的扶貧政策春風吹進了“五溝六梁十面坡”的吳家溝村,老鄧一家7口人被列為精準扶貧對象。不服輸的老鄧重新燃起了抗爭貧困的斗志,他將原來基本拋荒的5畝茶葉地重新整理了一番,當年就見了效益,后來慢慢發展到123畝。2016年,老鄧在上津集鎮買了一套價值19萬元137平方米的樓房。2018年,老鄧經營的123畝茶葉終于見了成效,他通過自己炒制茶葉,獲利27萬元,又通過幫別人炒制茶葉,獲得加工費近7萬元。如今,老鄧不僅是天龍茶葉合作社的中堅會員,也是很多茶農的炒茶師傅。

    今年52歲的周順禮是湖北口回族鄉上川村村民,精準扶貧政策落實前,周順禮一家7口四代人住在上川村七組高山上,蝸居在三間矮塌塌的草房里,家里除了吃的不成問題外,經濟和居住條件特別困難,全家人一年四季都沒有幾件像樣的換季衣裳,弄得老周總覺得自己比別人矮了三分。

    老周被列為精準扶貧對象后,不想拖了包聯干部何榮琳的后腿,在包聯干部的幫助下,爭取到5萬元的扶貧貼息貸款。老周用這5萬元貼息貸款購買了十幾只優良種羊,通過滾雪球式的發展,羊群由小變大由少變多,后來發展到六十多只山羊。養羊賺錢后,老周又在西安開了個小吃店,讓兒子周官洪和兒媳石永珍經營著,2019年的年收入超過了10萬元,實打實地實現了脫貧目標。

    今年53歲的朱義喜是上津鎮石廟村三組人,2003年在陜西河津煤礦挖煤時,因礦洞塌方事故受傷,導致朱義喜高位癱瘓,使全家三口人徹底陷入貧困深淵。

    十七年來,朱義喜經常在“對不起妻兒”的自責中以淚洗面,好幾次萌生了“輕生解脫”的念頭,卻都被細心的妻子徐成彩及時發現而阻止。

    2014年,朱義喜當之無愧地被列入精準扶貧對象。

    龍影漁具公司的誕生,讓一心好強的朱義喜看到了生活下去的曙光。在包聯干部的幫助下,朱義喜成了龍影漁具公司的編外工人。公司老板陳群親自給他送來待加工的魚鉤和相應工具,讓他在家里加工魚鉤,每加工一個合格的魚鉤掙二分錢,朱義喜在72歲老母親胡申彩和妻子徐成彩的協助下,每天平均加工魚鉤2000個,每月收入可達1200元;加上兒子在外務工的工資收入,朱義喜在村房附近買了一套近百平米的樓房,一家3口人樹立起了生活的信心。

     

    第二樂章:能人帶動

     

    胡朝柱是個很奇怪的能人。

    怎么個奇怪呢?他人雖然很聰明,卻不會寫字。政府文件、報刊雜志他都能認得下來,卻只會歪歪扭扭地寫下自己的名字。這還是他當上村支部書記后學寫的三個字。

    當年為了提高扎制掃帚的工效,他可是想了很多辦法。開始他在土墻的牛子眼里別根木棒,在另一面拽緊扎制掃帚的綁繩;后來又在門檻上拽緊掃帚的綁繩,最后發明了一個半自動的扎掃帚機。當他請電焊工按照他畫的圖紙焊制扎掃帚機時,電焊工橫豎不知道那是個啥玩意兒?問他是不是補鞋機?老胡笑笑卻沒有作答。直到電焊工到他家里看過后,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發明的扎掃帚機器。你說他聰明不聰明?!

    很多年過去了,熟悉和了解老胡的人都還記得,當年他為了把扎制的掃帚賣出去,硬是騎著輛除了鈴子不響渾身咵咵響的破自行車到十堰賣掃帚,掃帚賣完后,又哼著誰也聽不懂的山歌,沿著老白(老河口至白河)公路回到觀音鎮黃土梁家中。

    后來他從外地引進鐵掃帚種子(正名長冬草,又名棉花子花),開始自己租地試種,獲得成功后又動員本村的鄉親們種,并且承諾由他負責回收,擔心村民不放心,他就先付一部分訂金,就這樣慢慢發展起來了。現在他用鐵掃帚扎制的掃帚根本不愁銷路,就連北京環衛公司也給他發來訂單,很多工人師傅加班加點地加工掃帚,要不了幾天又會把滿庫的掃帚成品銷售一空。

    20143月,剛剛過罷春節,老胡正扶貧車間建設工地上指揮作業,突然感到渾身乏力、胸悶頭暈,繼而昏迷倒地,工人們看到他這種情況,連忙呼叫鎮衛生院的救護車,將他送到縣醫院搶救。縣醫院經過會診,發現他是心血管堵塞,必須立即進行搭橋手術。病愈出院后,幾個跟他比較要好的兒時玩伴開玩笑說:“沒想到你老胡也有怕死的時候啊!”老胡正色地說:“我不是怕死,而是現在還不能死,你看這脫貧攻堅戰剛剛打響,我要是死了,那么多扶貧對象會很傷心的。”說罷,老胡爽朗地哈哈大笑,感染得那幾個開玩笑的玩伴也呵呵大笑……

    老胡的老伴汪令霞不僅是老胡的賢內助,還是他的研發經營高參。由汪令霞研制出來的健身棒、小掛件、孝子手、水果簍、水果盤等工藝成品,2019年在省城武漢參展時獲得了湖北省“楚風巧手”(創新創意類)一等獎。如果不是縣婦聯的工作人員報漏了,去年她極有可能獲得一個國家級大獎。目前,她的掃帚工藝制品在線上線下都銷的很火,銷售利潤幾乎占據了掃帚產品的百分之五點多。

    老胡的掃帚專業合作社終于成了氣候。

    原先他只想帶著鄉親們同他一起扎掃帚致富,現在趕上了脫貧攻堅戰,老胡的恒達掃帚更是成了觀音和周邊十三個鄉鎮的排頭兵。

    今年疫情期間,大多數人為配合抗擊疫情禁足在家,胡朝柱的掃帚加工廠同樣不能復工,老胡就在電話中鼓勵大家在自己家里加工掃帚。67歲的貧困戶汪令濤在家中扎掃帚,一個月扎了2000把,疫情過后往扶貧車間一交,每把掃帚5元錢,1萬元現花花的鈔票裝進了老汪的腰包,把個老汪高興得臉上的皺紋像菊花一樣綻放。汪令濤全家5口人,妻子徐輝蘭常年在扶貧車間工作,年純收入達到4萬元。

    如今,恒達合作社年產掃帚600萬把,銷往湖北、四川、陜西、北京等10余省市,年產值達4500余萬元,輻射帶動1.98萬戶農戶增收致富,其中貧困戶達8240戶。

    42歲的王致亮是關防鄉關防鋪村三組人。精準扶貧正式啟動后,王致亮聞訊從青海回到家鄉,牽頭成立了關防鋪村鄉親扶貧協會,經會員郝豐貴、王致讓、張世文、黃大成等人一致推舉,由王致亮擔任了關防鋪村鄉親扶貧協會會長。

    20164月,當王致亮了解到鄉初中從鐘坪遷址到集鎮后,由于資金匱乏的問題,教職工周轉房無法動工,80多名教職工只好擠住在學生公寓里,每間宿舍擠進6名教職工,師生休息極不方便,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教師教學、學生學習質量。如果長此以往地下去,肯定會造成教學質量下滑,這怎么行?!王致亮毫不猶豫地投資370萬元,新建教師周轉房80套,于20174月交付使用。

    為了鼓勵教師扎根關防,安心教學,為關防培養出更多更好的人才,王致亮決定從2016年起,公司每年拿出20萬元獎勵九年級優秀任課教師,首批獎勵基金于于2016830日兌現到優秀教師手中,教學成績最好的姜禮成獲得了15000元獎勵。

    2017428日,王致亮又帶頭捐資80萬元,在關防鄉初級中學成立了“關防鄉九年制教育扶貧基金會”,吸納70多名成功人士為基金會捐資261.84萬元。使陳霖、李新杰、劉祥、劉碩等100名貧困學生每學期獲得了500元以上的獎勵扶助金,獲得中考獎的優秀教師已達80余人次。

    如今,王致亮已從青海建筑市場轉型辦教育,在西寧市創辦了“湖北荊楚高級中學”,并且獲得了國家教育部門的正式批文。

    52歲的張飛是澗池鄉金龍山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的負責人之一,也是胡澤風、許祥等122個貧困戶心目中的活菩薩之一。

    20159月,張飛和堂弟張學平,堂侄張忠國三人一起,在鄖西縣工商局注冊成立了鹿鼎種鹿科技公司,并成立了“金龍山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帶動金龍山、松樹坪、上營、下營等四個村加入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累計發展社員366名,其中貧困戶122戶。

    要是擱在往年,農民種植的小麥、玉米只能望天收,在雨水充沛的年景,每畝小麥能收個二三百斤就不錯了。有人私下算過一筆帳,玉米成熟后,每畝最多能收600斤,按市斤九角錢的高價算,每畝玉米也就值個五百四五十元錢。而賣青麥、青玉米秸桿,每畝卻能賣到15002000,是平常收益的三到四倍以上。據鹿鼎公司的總經理張飛介紹,佳旺鹿業專業合作社側重于建檔立卡貧困戶和殘疾人,貧困戶交售的青麥、玉米青秸桿,每斤比非貧困戶多給0.1元,僅此一項,鹿鼎公司每年就要多支出10萬元以上。還有殘疾貧困戶在鹿廠就業,一年又是20萬元以上。

    金龍山村一組村民胡澤風,全家7口人,父母患“三高”癥(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弟弟又是個精神病患者,但是張飛看中了胡澤風這個小伙子的聰明勁兒,建廠之初就把胡澤風派到東北吉林省雙陽區學習養鹿技術(養殖、防疫、診治、割鹿茸等),學成回來后被聘為鹿鼎公司的常年技術員,頭一年月薪4000元,第二年以后到現在都是月薪5000元,公司還管吃管住,胡澤風年純收入6萬元。

    今年47歲的許祥,于2006年在陜西韓城煤礦受傷致殘后,到哪打工都沒人敢用,呆在家中是“死馬一匹”,家中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硬是窮得叮當響。張飛把他招進鹿鼎公司做些力所能及的雜工,除了每月4000元的固定工資外,還有20003000元年終獎。聾子儲成耀也是一樣,每年在鹿鼎公司做零工,收入均能達到1.8萬元至2萬元以上。加上他賣青草青禾的收入,每年都能收入個一兩萬元。看來,他們的脫貧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於德艷夫妻二人不僅是本鄉本土的能人,在很多貧困戶的心目中,他們還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39歲的於德艷和42歲的丈夫張緒忠原本已在新疆辦廠扎下了根,由他們創辦的噸袋企業,也成為新疆司法部門的精品企業。精準扶貧的號角吹響時,他們聽從當地政府的召喚,從新疆尉犁縣回到家鄉下香口村建起了噸袋扶貧車間。噸袋扶貧車間的建成投產,等于給下香口村和周邊的婦女、貧困戶找到了一條賴以生存的活路。

    52歲的魏朝德原先住在宋家河村三組高山上,可以說是家徒四壁,窮得要命!直到40歲時,才在媒人的介紹下娶了患有小兒麻痹癥的周遠美為妻。周遠美幾乎沒有任何自理能力,常年癱瘓在床。兩個兒子又小,直到今年,大兒子才11歲,讀五年級,二兒子才7歲,讀一年級。魏朝德有心出門打工掙錢,卻因為癱瘓的妻子和兩個幼小的兒子需要照顧,只能在門口附近打短工,掙幾個小錢。被列為精準扶貧戶后,鄉村干部幫忙將他一家4口人從宋家河村三組高山上遷到下香口村的安置房里,這個時候他也只能到香口集鎮做些裝卸水泥、挑沙等零碎活,當然也是有一天沒一天的。直到噸袋扶貧車間建成投產后,老板張緒忠才給了他一份穩定的職業,每個月有了穩定的3000元工資收入。

     

    第三樂章:立志奮飛

     

    坎子山回民魏堯響今年37歲,是個不多言不多語的小伙子,但卻顯得很是精干聰明。他們全家六口人原先住在坎子山二組半山坡上,家里生活條件相當差,不僅住房條件差,而且交通不便。

    魏堯響的妻子顧法曼和母親哈榮蘭上老莊子干活去了,家中只有魏堯響和三個女兒,二女兒魏娟和三女兒魏雪是孿生姐妹。魏堯響從山上遷到安置點后,除了沒有放棄黃牛養殖業外,還經營起販牛羊宰殺牛羊的營生。他每年販賣黃牛80頭、山羊30只,純利潤基本穩定在4.5萬元以上。

    三天門村二組的寧玉紅,全家5口人原先住在三天門河谷南邊的老陰坡下,常年光照不足800個小時。妻子孫開運比他小兩歲,今年才30歲,家中還有67歲的母親劉德英和75歲的叔父寧遠富,兒子寧太鑫才只有9歲,家中負擔還是蠻重的。

    為了徹底擺脫貧困摘掉窮帽子,寧玉紅通過網上學習孵化養雞,硬是摸索出一套孵化養雞的技術。宋玉紅把養雞技術學到手后,開始在老房子里試著養殖,結果卻沒能成功,因疫情死了上千只雞崽。但是他并不灰心氣餒,反而激發起他的斗志。重新選址到陽坡溝口后,終于獲得成功。2016年孵化了2000只雛雞,當年獲利6萬元,之后年年都有增加,今年雖然受疫情影響,第一批5000只雛雞和500只成雞使他增收6萬元,現在正在孵化第二批6000只雛雞,估計今年的收入不少于10萬元。

    祁貴菊是上津鎮石廟村的女強人,如果不是她的內心足夠堅強,生活的重擔早就壓垮了她。

    祁貴菊的丈夫鄭大勝脾氣不好,愛打牌喝酒,不僅要忍受丈夫鄭大勝的打罵,還得伺候臥病在床的婆婆陳遠秀。婆婆的身體本來就不好,五年前一小心把腿摔成骨折,常年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鄭大勝在外面打牌輸了錢,回來就朝祁貴菊發脾氣鬧事兒。為了重病的婆婆和幼小的孩子,祁貴菊選擇了忍氣吞聲。

    列為精準扶貧對象后,祁貴菊學會了微商,通過微商網店把老家的土蜂蜜和香菇銷出去。僅只2018年,她就通過微商網店銷了30公斤蜂蜜和百余斤香菇幾百斤香椿,賺了18000余元。去年,村委會和扶貧工作隊看中了她的勤奮和志氣,把她招聘到村上當助理,兼管著村香菇菌棒廠。丈夫鄭大勝也在祁貴菊的忍讓和感召下改邪歸正,不再喝酒和染指賭博了。現在夫妻倆都在菌棒廠工作,年收入在5萬元以上,家里居住和生活條件也得到了根本改善。

    34歲周華是個小巧玲瓏的女人,也是澗池鄉下營村有口皆碑的女能人。

    周華的公公王華金身患風濕癥,常年腰腿痛,行動困難,做不了重體力活。丈夫王永貴的爺爺奶奶雖然戶口并不在他家名下,卻一直由他們贍養著,因為他們不愿跟另外兩個兒子一起生活。因為這幾個原因,他們家被列為精準扶貧對象。

    正好在這個時候,下營村興起了淘寶熱,心有不甘的周華便向那些淘寶先行者學習微商和淘寶,后來還學會了淘寶直播。夫妻倆通過淘寶和在村七夕美人茶廠工作,年收入在12萬元以上。前年還推倒了老土房建起了三間兩層的別墅式樓房。雖然現在還欠著5萬元外債,但是周華并不氣餒,她有信心在今年還清外債,徹底實現脫貧目標。

    計長生是安家鄉長崗嶺村三組人,說到他被列為貧困戶的原因,計長生很有些不好意思,他的居住條件并不比別人差,只是因為缺少打算,才導致家中貧困的。

    被列為貧困戶后,時年49歲的計長生覺得自己再也不能就這么頹廢下去了,他想發展一個穩定的致富項目,使家里擺脫貧困摘掉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的窮帽子。包聯他的村文書方文英了解到計長生的想法后,適時地激發起計長生奮發圖強的志氣,動員他通過養蠶致富,并且幫他分析了養蠶的利與弊,好在每年養殖春蠶和秋蠶只占用兩個多月的時間,除開養蠶還可以在村菌棒廠做工掙錢。從2015年春季開始,計長生每季都養68張蠶,每季收入都在8000元左右。

    計長生除了在家中養蠶,還抽空在村上的菌棒生產車間工作,年收入在5萬元以上,他是越干越有勁頭了。

     

    第四樂章:合力幫扶

     

    安家鄉長崗嶺村是省科技廳駐村幫扶的重點貧困村。

    科技廳根據長崗嶺村“九山半坡半分田”的自然特點,為長崗嶺村落實了4 個科技扶貧項目,建成生產能力百萬棒和香菇棒加工生產線1條,建塑料大棚13000平方米,由科技廳落實的桑枝節源香菇棒在鄖西全縣得到普遍推廣,年節約森林資源1萬立方米以上。

    上津鎮石廟村扶貧工作隊長錢建東是長江職業學院保衛處副處長,他和他的隊員戴可、李銘于2018年來到上津鎮石廟村后,首先代表學院向石廟村投資30萬元,幫石廟村建起了寫生服務公司,去年,該公司完成寫生接待服務1100人次,純利潤達到20萬元。

    石廟村委會干部歸納了一下,錢建東和他的隊員在石廟村一共做了十一件大事,除了上面列舉的那件大事外,他們還利用長江職業學院的資源優勢,為鄖西縣培養了28名后備干部(其中石廟村4名);為鄖西全縣20余名貧困學生減免學費每生1000元,為每個貧困生爭取助學金30005000元;同時還幫石廟村引進黃泥鰍30畝,黃皮椒150畝,培訓電商人才80余人次,僅石廟村就培訓了30人次。還幫掉檔生查檔案,使其最終達到理想錄取高校等等,這些好事數也數不過來。

    今年50歲的徐尤建曾經是陜西韓城煤礦老板,身價已超過2000萬元,脫貧攻堅戰役打響之前,他就從韓城煤礦回到澗池鄉謝家坪村,義不容辭地擔當起村支書的重任。為了給本村村民開拓一條脫貧致富的新路子,徐尤建經過多方考察論證,終于將藥皂項目落實到謝家坪村。開始只引進了百余畝,自己取得成功后,正式流轉土地將規模發展到2040畝,直接惠及精準扶貧戶124414人。

    易地搬遷扶貧更是鄖西縣脫貧攻堅戰中的重要措施之一,全縣共有建檔立卡貧困戶49416149400人,已完成易地搬遷扶貧2590070928人。

    鄖西縣的脫貧攻堅主要靠的是產業帶動,而產業帶動的主力軍多半來自于各村的“鄉親扶貧協會”,像湖北口回族鄉上川村的張凡學、李長水,關防鄉的王致亮、郝豐貴、王致讓、張世文、黃大成,店子鎮的朱希成,上津鎮的汪立波、陳群,景陽鄉的王運富,香口鄉的張緒忠、於德艷夫婦,土門鎮旭蔥蔬菜專業合作社的王緒棟和恒達掃帚專業合作社的胡朝柱等人,都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脫貧攻堅帶動作用。

    長崗嶺村的黨支部書記毛德均,是個相當穩妥的人,當他經省科技廳推薦到華農大并從華農大學會羊肚菌的生產技術,又從四川江流市引進羊肚菌項目后,并沒有急著推廣,而是先在自己的地里試驗,等自己試驗成功后,又帶動鄰近的安家河、神霧嶺、瓦房溝、八道河、圓門、卸甲坡、藏王溝、十王寺、有水溝、康家坪、五里河、田坑等12個村試種成功,鮮菌畝產都在400斤以上,今年全鄉計劃推廣30畝。

    翁新強在帶動本村群眾發展五味子產業的同時,也在積極輻射周邊地區,在鄖西縣委、縣政府以及湖北口鄉黨委的關心和扶持下,翁新強帶頭發展的五味子產業,已經輻射鄂陜兩省三縣18個鄉鎮的60多個村,目前累計帶動回漢兩族群眾,發展五味子種植基地3500余畝,僅五味子相關產品銷售額就達1200余萬元,累計帶動鄂陜兩省700余戶實現增收脫貧。

    在鄖西縣的脫貧攻堅戰役中,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鑒于本文篇幅有限,不能一一枚舉,但是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們照樣是《脫貧攻堅交響曲》中的鏗鏘音符,也一定會響徹在中國脫貧攻堅戰的歷史長空,并且經久不息……

     

    (作者羅厚國:鄖西縣扶貧辦宣傳干部 余秀武: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