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爾容長篇小說作品研討會綜述

    來源:《社會科學動態》    發布時間:2020-06-24    作者:陳瀾

     

      湖北作家爾容近年來創作了多部分量很重的長篇小說,受到學界批評家的高度關注。2019年11月2日,由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江漢大學人文學院和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共同主辦的爾容長篇小說作品研討會,在江漢大學學術交流中心召開。30余名省內外專家學者圍繞爾容從2008年至2018年十年間創作出版的五部長篇小說作品的藝術特色及其思想價值展開了深入地學術探討。 

     

      

    爾容創作的五部長篇小說

      創作綜評:勤奮的創作態度和廣泛的創作題材

      著名文學評論家、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陳美蘭首先肯定了爾容的勤奮創作態度和廣泛創作題材,梳理了爾容從愛情小說、現實小說,到歷史小說的創作轉向,認為其近十年間的作品精神內涵不斷豐富,對長篇小說的駕馭能力也越來越強,寫作進入的角度也非常新穎。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昌切注意到了爾容創作主題的轉向,認為其前期作品重在愛情書寫,后期轉向歷史小說,不同時期的創作都是其人生道路上心緒的展現,語言的流暢是其作品自始至終的優點。中國文聯《中國文藝家》雜志主編向陽認為爾容的作品具有強大的影視還原功能,無論是前期的愛情小說,還是近期的歷史小說,都能從平凡的主題中找到非凡的主體,人物栩栩如生,極具影視畫面感。他同時也透露目前爾容的一部小說的影視化項目正在孵化中。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蔚藍肯定了爾容是一名非常勤奮的創作者,也指出她是一個未限定性的創作者,架構生活場景和人物的能力非常強,寫作題材和人物覆蓋面都極為廣泛。武漢高中語文特級教師吳平安梳理了爾容的創作題材變化,并以《鐵血首義路》為例,認為爾容的歷史小說從大歷史中的小人物入手,歷史的偶然性和必然性結合得比較合理,展示出了作者寶貴的歷史意識。

      由湖北省文藝理論家協會和江漢大學聯合舉辦的爾容長篇小說研討會在江漢大學舉行

      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武漢作家協會副主席周新民首先肯定了爾容從題材到手法不斷尋求突破的精神,進而指出其小說取材往往從轉折點入手展開敘事,無論前期的現實小說、愛情小說,還是近期的歷史小說,都是如此,并且無論何種題材,作家始終秉持的是一種倫理立場。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秘書長、《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蔡家園認為爾容的創作具有兩方面的特點:一是寫作者具有非常強烈的讀者意識,也正因為此,她的小說的傳奇色彩較為濃厚,無論是對題材的選擇,還是設置故事情節的方式,包括對人物性格的定位和塑造,都能產生較好的吸引力和閱讀效果;二是爾容小說文字中充滿了生命感,作家本人大膽展開想象,充滿熱情地去體驗和呈現各色人物的情感經歷和性格命運,在創作中呈現出對感受和過程的追求,而不是過于刻意地去追求某種目的或者說某種意義和主題,因此她的作品能夠呈現出特別的閱讀魅力。長江文藝出版社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康志剛認為爾容的文字清新雅致、幽默機趣。作者具有駕馭眾多題材的能力。他也從專業角度指出,從受眾角度看,題材涉獵過廣可能對作家自身的話語體系產生分裂的作用,因此期待爾容未來能在某一領域進行深耕。《長江日報》江花副刊主編周璐回顧了爾容從散文到長篇小說的創作歷程,充分肯定了其作品中展現出來的才氣。三峽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李雪梅認為,爾容的小說視角新穎,善于挖掘人性的幽微之處和現實的復雜性,是一種具有理想主義情懷的現實寫作,并肯定了這類寫作在當下的人文價值。武漢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葉李以《相愛不說再見》為例,重點分析了爾容前期的創作,認為其愛情小說并不僅僅簡單探討愛情,而是講述生活中各種傳統價值潰敗以后得以重新被凝聚和建構的故事,具有非常強的現實感。 

      《伍子胥》:新穎的敘事角度和楚文化敘事的重要收獲

      本次研討會討論的焦點,是爾容的最新長篇歷史小說《伍子胥》。陳美蘭教授認為《伍子胥》場景宏大,人物繁多,敘事角度新穎,而且內涵豐富。書中探討的忠義精神、君臣關系、政權興衰等多方面問題,都值得思考,也體現出作者對自己作品中豐富精神含量的孜孜追求。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樊星認為《伍子胥》在兩方面有特別的價值:一是目前關于楚國歷史文化的小說作品并不多,《伍子胥》情節復雜,場面宏大,它的出現是楚文化敘事的重要收獲;二是在當前的文學界,寫歷史小說的女作家不如男作家多,但女作家寫歷史小說的情感往往更加豐富,這是女作家的一個突出特征,《伍子胥》的情感充沛,將其置于當代長篇歷史小說的格局中也是一個可喜的收獲。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吳艷梳理了湖北作家進行歷史小說創作的優秀傳統,肯定了爾容敢于走出創作舒適區,勇于自我挑戰的精神。她認為,歷史小說的寫作難度相較愛情小說更大一些,歷史小說作家既要像福爾摩斯那樣努力還原歷史現場,又要像弗洛伊德一樣善于揣測人物心理。依照這兩條標準看,《伍子胥》中關于楚莊王的部分寫得比較出彩,作家沒有代表人物說話,而是深入分析人物的內在心理動因。

      湖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江漢論壇》編輯劉保昌認為爾容的作品具有女性的柔情的一面,書寫感情非常細膩,同時也有非常潑辣的一面,針砭現實非常大膽。結合自身的創作經驗,他認為歷史小說創作困境的關鍵在于歷史觀的問題,即現代人習慣于用現代的意識和觀念去和歷史對話,而《伍子胥》則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書寫角度,作家以伍子胥后人的身份回望家族血脈,寫出了大歷史背景下個人的心理掙扎,無疑是一種浪漫主義的歷史小說寫作途徑。中南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楊彬認為爾容始終在不斷嘗試新路徑、新寫法,這是其小說創作從現實題材到歷史題材轉變的原因。《伍子胥》以追尋血脈的視角展開敘事的方式非常新穎,也是作家創新能力的體現。與此同時,爾容的創作中也存在著一以貫之的不變之處,那就是一種傳統的價值觀念,這一點在《伍子胥》中也有體現。《湖北日報》東湖副刊主編熊喚軍認為,《伍子胥》的框架結構非常清晰,具有鮮明的歷史演義的風格,體現出作家本人善于講故事、寫人物的長處。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但紅光肯定了《伍子胥》的家國感和歷史還原意識,以及對輕生死重允諾、舍身取義等傳統文化價值觀念的張揚,認為這部小說寫出了人生在世的掙扎沉浮,小說以伍子胥的家世為線索,將伍子胥置于各種復雜關系之中,深入展現了當時的知識分子階層的心路歷程。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莊桂成認為,小說《伍子胥》把人物形象的建構放于激烈的沖突與斗爭之中,在紛紜復雜的歷史環境中展現人物的個性和思想,通過伍子胥在忠君與孝父、守義與復仇之間所做的抉擇,深入表現了集體理性與個人理性的沖突。

      

    爾容長篇小說研討會后留影

      座談會上,爾容對自己十年的創作做了總結發言,認為文學創作對于自身具有的三個方面的意義:一是讓自己與根植的湖北歷史、當下生活之間找到一條幽秘的通道,與這片土地,與土地同眠共生的人們有了更加密切而濃烈的親情;二是使其像體溫計和晴雨表潛入自己為之服務的作家群體,有了命運共同體的深刻體驗;三是在文學創作中過上了像荷爾德林和海德格爾倡導的 “詩意地棲居的生活”。本次的研討會,是她創作道路中承前啟后的加油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會議最后,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李建華做了總結發言,他認為本次研討會既討論了爾容是一個怎樣的作家,也討論了她應該是一個怎樣的作家;既肯定爾容在十年的業余創作中取得了不尋常的創作成果,也鼓勵她在題材和寫法上不斷嘗試新的路徑,進而擁有開闊的筆力和旺盛的創造力。作為湖北當下文壇不可忽視的作家,大家表達了對爾容未來創作道路的支持和祝福。

      (原載《社會科學動態》2020年第3期)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爾容長篇小說作品研討會綜述

    來源:《社會科學動態》    作者:陳瀾
    發布時間:2020-06-24

     

      湖北作家爾容近年來創作了多部分量很重的長篇小說,受到學界批評家的高度關注。2019年11月2日,由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江漢大學人文學院和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共同主辦的爾容長篇小說作品研討會,在江漢大學學術交流中心召開。30余名省內外專家學者圍繞爾容從2008年至2018年十年間創作出版的五部長篇小說作品的藝術特色及其思想價值展開了深入地學術探討。 

     

      

    爾容創作的五部長篇小說

      創作綜評:勤奮的創作態度和廣泛的創作題材

      著名文學評論家、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陳美蘭首先肯定了爾容的勤奮創作態度和廣泛創作題材,梳理了爾容從愛情小說、現實小說,到歷史小說的創作轉向,認為其近十年間的作品精神內涵不斷豐富,對長篇小說的駕馭能力也越來越強,寫作進入的角度也非常新穎。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昌切注意到了爾容創作主題的轉向,認為其前期作品重在愛情書寫,后期轉向歷史小說,不同時期的創作都是其人生道路上心緒的展現,語言的流暢是其作品自始至終的優點。中國文聯《中國文藝家》雜志主編向陽認為爾容的作品具有強大的影視還原功能,無論是前期的愛情小說,還是近期的歷史小說,都能從平凡的主題中找到非凡的主體,人物栩栩如生,極具影視畫面感。他同時也透露目前爾容的一部小說的影視化項目正在孵化中。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蔚藍肯定了爾容是一名非常勤奮的創作者,也指出她是一個未限定性的創作者,架構生活場景和人物的能力非常強,寫作題材和人物覆蓋面都極為廣泛。武漢高中語文特級教師吳平安梳理了爾容的創作題材變化,并以《鐵血首義路》為例,認為爾容的歷史小說從大歷史中的小人物入手,歷史的偶然性和必然性結合得比較合理,展示出了作者寶貴的歷史意識。

      由湖北省文藝理論家協會和江漢大學聯合舉辦的爾容長篇小說研討會在江漢大學舉行

      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武漢作家協會副主席周新民首先肯定了爾容從題材到手法不斷尋求突破的精神,進而指出其小說取材往往從轉折點入手展開敘事,無論前期的現實小說、愛情小說,還是近期的歷史小說,都是如此,并且無論何種題材,作家始終秉持的是一種倫理立場。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秘書長、《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蔡家園認為爾容的創作具有兩方面的特點:一是寫作者具有非常強烈的讀者意識,也正因為此,她的小說的傳奇色彩較為濃厚,無論是對題材的選擇,還是設置故事情節的方式,包括對人物性格的定位和塑造,都能產生較好的吸引力和閱讀效果;二是爾容小說文字中充滿了生命感,作家本人大膽展開想象,充滿熱情地去體驗和呈現各色人物的情感經歷和性格命運,在創作中呈現出對感受和過程的追求,而不是過于刻意地去追求某種目的或者說某種意義和主題,因此她的作品能夠呈現出特別的閱讀魅力。長江文藝出版社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康志剛認為爾容的文字清新雅致、幽默機趣。作者具有駕馭眾多題材的能力。他也從專業角度指出,從受眾角度看,題材涉獵過廣可能對作家自身的話語體系產生分裂的作用,因此期待爾容未來能在某一領域進行深耕。《長江日報》江花副刊主編周璐回顧了爾容從散文到長篇小說的創作歷程,充分肯定了其作品中展現出來的才氣。三峽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李雪梅認為,爾容的小說視角新穎,善于挖掘人性的幽微之處和現實的復雜性,是一種具有理想主義情懷的現實寫作,并肯定了這類寫作在當下的人文價值。武漢大學文學院副教授葉李以《相愛不說再見》為例,重點分析了爾容前期的創作,認為其愛情小說并不僅僅簡單探討愛情,而是講述生活中各種傳統價值潰敗以后得以重新被凝聚和建構的故事,具有非常強的現實感。 

      《伍子胥》:新穎的敘事角度和楚文化敘事的重要收獲

      本次研討會討論的焦點,是爾容的最新長篇歷史小說《伍子胥》。陳美蘭教授認為《伍子胥》場景宏大,人物繁多,敘事角度新穎,而且內涵豐富。書中探討的忠義精神、君臣關系、政權興衰等多方面問題,都值得思考,也體現出作者對自己作品中豐富精神含量的孜孜追求。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樊星認為《伍子胥》在兩方面有特別的價值:一是目前關于楚國歷史文化的小說作品并不多,《伍子胥》情節復雜,場面宏大,它的出現是楚文化敘事的重要收獲;二是在當前的文學界,寫歷史小說的女作家不如男作家多,但女作家寫歷史小說的情感往往更加豐富,這是女作家的一個突出特征,《伍子胥》的情感充沛,將其置于當代長篇歷史小說的格局中也是一個可喜的收獲。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吳艷梳理了湖北作家進行歷史小說創作的優秀傳統,肯定了爾容敢于走出創作舒適區,勇于自我挑戰的精神。她認為,歷史小說的寫作難度相較愛情小說更大一些,歷史小說作家既要像福爾摩斯那樣努力還原歷史現場,又要像弗洛伊德一樣善于揣測人物心理。依照這兩條標準看,《伍子胥》中關于楚莊王的部分寫得比較出彩,作家沒有代表人物說話,而是深入分析人物的內在心理動因。

      湖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江漢論壇》編輯劉保昌認為爾容的作品具有女性的柔情的一面,書寫感情非常細膩,同時也有非常潑辣的一面,針砭現實非常大膽。結合自身的創作經驗,他認為歷史小說創作困境的關鍵在于歷史觀的問題,即現代人習慣于用現代的意識和觀念去和歷史對話,而《伍子胥》則找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書寫角度,作家以伍子胥后人的身份回望家族血脈,寫出了大歷史背景下個人的心理掙扎,無疑是一種浪漫主義的歷史小說寫作途徑。中南民族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楊彬認為爾容始終在不斷嘗試新路徑、新寫法,這是其小說創作從現實題材到歷史題材轉變的原因。《伍子胥》以追尋血脈的視角展開敘事的方式非常新穎,也是作家創新能力的體現。與此同時,爾容的創作中也存在著一以貫之的不變之處,那就是一種傳統的價值觀念,這一點在《伍子胥》中也有體現。《湖北日報》東湖副刊主編熊喚軍認為,《伍子胥》的框架結構非常清晰,具有鮮明的歷史演義的風格,體現出作家本人善于講故事、寫人物的長處。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但紅光肯定了《伍子胥》的家國感和歷史還原意識,以及對輕生死重允諾、舍身取義等傳統文化價值觀念的張揚,認為這部小說寫出了人生在世的掙扎沉浮,小說以伍子胥的家世為線索,將伍子胥置于各種復雜關系之中,深入展現了當時的知識分子階層的心路歷程。江漢大學武漢語言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莊桂成認為,小說《伍子胥》把人物形象的建構放于激烈的沖突與斗爭之中,在紛紜復雜的歷史環境中展現人物的個性和思想,通過伍子胥在忠君與孝父、守義與復仇之間所做的抉擇,深入表現了集體理性與個人理性的沖突。

      

    爾容長篇小說研討會后留影

      座談會上,爾容對自己十年的創作做了總結發言,認為文學創作對于自身具有的三個方面的意義:一是讓自己與根植的湖北歷史、當下生活之間找到一條幽秘的通道,與這片土地,與土地同眠共生的人們有了更加密切而濃烈的親情;二是使其像體溫計和晴雨表潛入自己為之服務的作家群體,有了命運共同體的深刻體驗;三是在文學創作中過上了像荷爾德林和海德格爾倡導的 “詩意地棲居的生活”。本次的研討會,是她創作道路中承前啟后的加油站,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會議最后,湖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李建華做了總結發言,他認為本次研討會既討論了爾容是一個怎樣的作家,也討論了她應該是一個怎樣的作家;既肯定爾容在十年的業余創作中取得了不尋常的創作成果,也鼓勵她在題材和寫法上不斷嘗試新的路徑,進而擁有開闊的筆力和旺盛的創造力。作為湖北當下文壇不可忽視的作家,大家表達了對爾容未來創作道路的支持和祝福。

      (原載《社會科學動態》2020年第3期)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