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先做親人再做文人”——朱朝敏《百里洲紀事:一線脫貧攻堅實錄》研討會紀要

    來源:理論室    發布時間:2020-07-09    作者:韓永明 劉天琪

      2020年7月4日上午,湖北作家朱朝敏的紀實作品《百里洲紀事:一線脫貧攻堅實錄》線上研討會召開。此次研討會由湖北省作家協會、北京聯合出版公司、長安街讀書會主辦,北京華景時代傳媒公司協辦并得到了中國作協的重視與支持。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閻晶明、《文藝報》總編輯梁鴻鷹、《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湖北省作協主席李修文、湖北省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文坤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董事長趙紅仕、長安街讀書會會長張斗偉、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常務副總編輯劉凱、北京華景時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裁朱文平,著名評論家孟繁華、李炳銀、李朝全、劉颋、李云雷、岳雯、高曉暉、昌切、蔚藍、韓永明、蔡家園、劉波、葉李、李雪梅以及湖北省作協簽約專業作家朱朝敏、《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農民日報》等30余位媒體記者出席了會議。會議由湖北省作協主席李修文主持。

      閻晶明(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之年,也是決戰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而同時又面臨著疫情常態化的防控任務,在這樣的背景下《百里洲紀事》的出版和今天的研討就具有更加特殊的意義。《百里洲紀事》特點鮮明:第一是作者與敘述對象之間、與表現對象之間是零距離。第二是作品采取了細節化的描述,深入到生活的肌理。第三是作者充分發揮了文學的獨特手法,讓現實中的干部和群眾變成了鮮活的文學形象。第四是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得非常鮮活。

      梁鴻鷹(《文藝報》總編輯):湖北作協不僅在抗疫中表現出色,在聚焦脫貧攻堅,組織作家介入現實創作上也做了很多工作,這些在《文藝報》上都有及時報道。朱朝敏的這部作品是記錄脫貧攻堅的個性特色鮮明的作品。作家以其創新性創作實踐告訴人們,題材的重要、必要或及時絕非決定作品高下的全部,文學創作真正的應有之意,是寫出辨識度,展現個性。而朱朝敏帶著感情、帶著思考、帶著小說筆法的寫作充分展現了作者獨特的個性。這種個性化的書寫方式寫出了生活本身的復雜性,以及脫貧攻堅事業的復雜性,國家政策的執行,黨的陽光和溫暖如何送到基層;如何幫助脫貧攻堅對象克服心理和精神困惑,以及脫貧攻堅干部自身的心理問題矯正;脫貧攻堅中的每個人如何接受洗禮,如何改進工作方式,作品在這些方面有很重要的提醒意義。《百里洲紀事》寫出了文學書寫的應有之意,深刻地告訴了我們,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志,扶貧與扶智、扶志的結合越來越重要。希望作者保持自己的特色,在生活中發現更多地異彩。

      施戰軍(《人民文學》主編):《百里洲紀事》是一個獨特的文本。這本書有12個故事,讓我想到《木蘭辭》里的“軍書十二卷”,給人感覺朱朝敏能夠寫出這樣的內容很英勇,她身上有一種花木蘭的精神氣質,能夠深入脫貧攻堅前線,而且扎到最里面,記錄下了決勝全面小康的戰績。同時這個文本太獨特,心思非常細密,心地非常溫暖,用身入情入心入的體貼寫下勞動者尤其是弱者在時代中的生活史、觀念史的變遷,這是很難得的。每個章節中有一個共同的寫作特點,在作者的認知統構下,都是基本分了四塊:親歷、基本情況、故事、后記。扶貧對象的基本情況,別看是簡略得像材料一樣的東西,其實因其各有各樣,但又如同史冊所載,濃縮了扶貧脫貧的必須和扶貧脫貧的重要,就在文學性為主的文字中顯現出以詩著史的力道。“先做親人再做文人”的創作姿態也讓這部作品更加具有感染力。

      孟繁華(沈陽師范大學特聘教授):朱朝敏對作品如何抓人很有體會,比如她寫楊勇1986年農藥中毒后,他把千般恨萬般罪都歸攏在一起,算在了棉花身上,他認為,“棉花”是殘害他和家人的罪魁禍首,他內心里萬般抵抗棉花。孤島的主要農作物就是棉花,棉花就是孤島所有家庭的生活來源。但楊勇說什么也不種了,不僅不種,連看一眼都拒絕。賁芳芳偷偷打營養缽培育棉苗,又到田里栽種,卻被楊勇用鋤頭全部鋤掉。寫一個人受了刺激之后激烈的應急反應,非常形象,生動;寫扶貧干部的不容易,比如周先海,曹彩云一天曾給他打了40多個電話,30多條短信。這樣的情形真是難以想象。

      李炳銀(中國報告文學協會常務副會長):我們很多文學作品由于自己的局限和生活沒有打通,總是在自說自話。但朱朝敏的作品很接地氣,很有現實生活的煙火氣,也有現實生活脈搏的跳動。扶貧攻堅是我們國家進行的一場偉大的、歷史的甚至是未來的脫貧攻堅活動,不僅在中國在世界人類歷史上都是一個大的事件。對這樣偉大的的事件,我們文學不能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們應該有介入的態度。朱朝敏參與這個事情我覺得非常好,她的寫作為脫貧攻堅留下了自己的痕跡,留下了百里洲人民生活命運改變的痕跡,我覺得這是非常有價值的。這種價值和我們這個時代和我們這塊土地,和這塊土地上人們命運的變化,具有實際性的意義。

      李朝全(中國作協創聯部副主任、研究員):《百里洲紀事》確實是一部優秀的文學作品。它跨越了小說和紀實兩種文體,是一種文體交融性的寫作,這樣的作品我認為有其獨特的價值和貢獻。同時這部作品也提出了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就是紀實文學寫作,在涉及到人物的隱私和恥感內容時如何避諱?如何書寫?這也是報告文學應該面對的課題。同時我覺得,朱朝敏本人有著非常好的創作的根據地,就是百里洲這座“孤島”,這也是她文學的故鄉。也許若干年以后,我們還會看到她拿出一部類似《百年孤獨》這樣的名為“孤島”長篇小說,這也是我們所非常期待的。

      劉颋(《文藝報》副總編輯):朱朝敏選擇的這個主題,并不是一個討巧的主題。這個主題的寫作難度,相對于扶志與扶智的脫貧攻堅書寫,是更需要耐心,更需要對書寫對象的精神與心靈狀況進行細致研讀。朱朝敏在作品中一直在強調,書中寫到的12個故事也一直在貫穿,就是在扶志和扶智以外,精準脫貧需要關注人的心理健康,扶貧需要真誠,而她的真誠就表現為以心換心。朱朝敏以她自己的努力,試圖給今天國家脫貧攻堅的宏大敘事以文學的方式做出不一樣的表述,以文學的方式對脫貧攻堅主旋律中的個體進行精神和心靈層面的關注,讓這部作品有了自己的價值和意義。

      李云雷(《文藝報》新聞部主任):一是朱朝敏比較熟悉百里洲熟悉她的故鄉,所以才能給我們塑造那么多鮮明的人物形象,講述那么多帶有細節的豐富的人物,對家鄉人物的熟悉使整部作品情感真摯、細節真實,是我們新時代農村的一個真實的寫照。二是作者不僅關注物質貧困,而且關注心靈貧困、精神貧困,深入到每個家庭、每個人物的內心深處,加以呈現,她把新時代農村遇到的問題,尤其是貧困農民遇到的現實問題、物質問題以及精神問題,都充分呈現了出來,有一種深刻的命運感。在這里,作者將家鄉人物當作親人,把自己關于故鄉、鄉村的回憶與脫貧攻堅的時代主題結合在一起,寫出了特別富有時代深意的場景。

      岳雯(中國作協創研部理論處處長、副研究員):讀《百里洲紀事》,于我而言,也是紙上返鄉的過程。這不是百里洲的第一次文學再現。之前,趙瑜、胡世全就以《革命百里洲》一書追蹤了這片土地的革命前史。現在,在朱朝敏綿密悠長的敘述中,家鄉父老的語音語調如奔騰的音符接踵而至,那潑辣的生動的帶著人間煙火氣的聲音,是我關于故鄉的深刻記憶。山川風物,故里良景,歷歷在目,鄉愁油然而生。這得益于朱朝敏精準的素描,也得益于她的傾情。沒有情的文字,是死文字。當朱朝敏將濃得化不開的深情投入到那片土地,以及土地上辛苦勞作的人們的時候,百里洲再度煥發了文學的神采,成為我們心中不舍的惦念。

      高曉暉(湖北省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百里洲紀事》有四個關鍵詞:身份認同、精神返鄉、心靈審視和自我救贖。朱朝敏認同自己是百里洲人、扶貧者、需幫扶的“貧困者”,三重身份介入脫貧攻堅現場,強化了故事的感染力;作品透視出的悲憫情懷和大道大義引領著作者的精神返鄉之路;朱朝敏對百里洲貧困者和幫扶者的心靈現實的關注是作品最鮮明的特點和最醒目的亮點;《百里洲紀事》的創作過程也是朱朝敏完成自我精神救贖的過程。

      朱朝敏的身份認同、精神返鄉、心靈審視和自我救贖,是互為因果的。身份認同引領精神返鄉,精神返鄉又催化心靈審視,最終完成自我救贖。同時,自我救贖一旦成為寫作的內在動因,她的身份認同、精神返鄉、心靈審視,都成為了自我救贖的實現路徑,所以,從本質上說,《百里洲紀事》具有深切呈現百里洲人心靈史的意義。

      昌切(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這個作品以寫人為主,寫作的重點似乎不在扶貧,而在人的命運。從人的命運中可以看出致貧的原因,而這個原因又大多與中國的城市化進程相關。作品給讀者提供了一些鮮明的事例和鮮活的人物,也繼承了一個文學傳統,即屈原傳統。

      蔚藍(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第一、《百里洲紀事》是在趙瑜、胡世全寫的報告文學《革命百里洲》發表17年后又一部以“百里洲”命名的紀實性作品,它延續和擴展了作為湖北地標的“百里洲”的文學品牌效應。第二、朱朝敏的《百里洲紀事》在創作上具有突破性,這既表現在與同類作品間的區別,而且也印證著她對自我創作的一種嘗試性強調與拓展。第三、對“脫貧攻堅”這一時代主題的表達,朱朝敏有自己的寫作特點,是以文學的筆觸去突顯尋常生活場景的毛刺感,寫人的生老病死、命運人生,以文學之筆去塑造人去寫人性。

      蔡家園(湖北省文聯文學藝術院院長、《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百里洲紀事》的出版至少具有兩個方面的意義:第一,對于她的個人寫作而言,預示著新轉折。她過去的那些作品優美、精致、綿密、輕盈、纏繞,而這部書顯得質樸、細膩、溫暖,充滿了熱氣騰騰的生活質感,也充滿了直逼人心的力量。第二,對于當下脫貧攻堅書寫而言,這是一部獨辟蹊徑之作。她沒有因襲主旋律創作的流行書寫方式,而是遵循自己的美學觀念,將素材進行充分對象化,進行了一種個人化的書寫,為當下的主題創作提供了新經驗。

      劉波(三峽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讀這本書有三點體會:第一是紀實文學寫作的地域性問題。百里洲的這些貧困戶也是整個中國貧困鄉村的一個縮影。從百里洲輻射到全國,就是我們當下普通的鄉村貧困百姓所面臨的生存難題。第二是這本書所呈現的重要主題:從物質扶貧到精神和心理扶貧。第三個是從文學性書寫到社會學和哲學反思。

      葉李(武漢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朱朝敏發揮了自己寫作上的優長,朱朝敏在長期創作中形成的藝術氣質、孜孜以求的美學探索和執著于“回溯”、向內看的寫作傾向,在這部作品中同樣充分地發揮出來,也因此使作品表現出了鮮明的藝術個性,獨具一格。看朱朝敏的這部作品你會領悟到扶貧也是一個喚醒過程,是心靈救贖、心理修復和精神重建的過程。

      李雪梅(三峽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用三個詞分享下我的閱讀感受:故鄉、時代與人民。《百里洲紀事》是一次真誠的返鄉敘事,以真誠的寫作成為眾多扶貧文學中的“這一個”;作者及時回應了時代的召喚,完成了作家的歷史使命;《百里洲紀事》呈現出自覺的人民性立場。這里的人民,不是一個抽象的集合名詞,而是一個個具體的“人”。

      李修文(湖北省作協主席):感謝參加研討會的各位嘉賓。這次研討會也是新冠疫情以來湖北文學界的第一場作品研討會,實為不易,各位領導和各位專家能夠參加這次的線上研討會,不僅是對《百里洲紀事》這一部作品的關心和支持,也是對湖北文學的關心和支持。

      朱朝敏是湖北近年來涌現的一位十分優秀的青年作家,正在以自己強勁的創作實力走向全國,她的創作既有充沛的個人特質也有強烈的家國情懷。《百里洲紀事》這部作品,來自精準扶貧的現場,記錄了當下鄉村物質和精神的深刻變化,既是脫貧攻堅決勝歷程的如實報告,也充滿了作家的美學追求,集中體現了朱朝敏近些年的寫作志愿和抱負。

      文坤斗(湖北省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聽了各位專家的精彩發言,很受啟發,談幾點感受:第一,這次以脫貧攻堅為主題的作品研討會正當其時,很有意義。第二,各位領導專家的精彩發言獨到精當,很有指導性。第三,這次研討會對我省的文學創作和文學事業發展很有幫助,起到了鼓勁加油的作用。剛才各位專家的發言,對湖北作家的創作,對湖北文學組織工作都極有啟發作用和指導意義,湖北省作協將認真消化這些意見和建議,并以此為契機,繼續組織全省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推動作家創作出更多的脫貧攻堅精品力作。

      趙紅仕(北京聯合出版公司董事長):作為出版方的代表我對大家一上午的傾聽表示感謝!首先感謝本書的作者朱朝敏的創作為我們帶來這本優秀的作品。還要感謝華景時代這樣優秀的文化公司為這部作品的出版付出的辛勤與汗水。熱切期盼各位專家、學者多創作、多關注、多參與、多推薦優秀的原創文學作品到我們聯合來出版,也非常歡迎新聞媒體朋友,長安街讀書會的朋友多關注、多批評、多評論、多分享北京聯合的作品。

      劉凱(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常務副總編輯):《百里洲紀事》是我社主題出版方面重點打造的一部力作。這本書能在我社順利出版,也是我社的榮幸。每位讀過書稿的編輯和策劃人員,都被這本書的獨特魅力所打動。被這本書打動的出版社的每一位參與者,自發的從內容到設計到市場工作,等等一系列環節我們精心設計、精心審校、精心制作,保證了書稿優質高效的完成,相信這本書一定能夠打動讀到它的讀者,期待它取得良好的社會反響。

      羅楊(湖北省新華書店集團有限公司連鎖分公司常務副經理):在今年這樣一個特殊的年份,是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百里洲紀事》這部作品的誕生有舉足輕重的意義。我們下一步將加大力度配合下半年的重點產品發行,配合我們宣傳部的相關政策,來發行好這本書。

      朱朝敏(湖北省作協簽約專業作家、《百里洲紀事:一線脫貧攻堅實錄》作者):感謝大家對《百里洲紀事》的關注和支持。《百里洲紀事》是以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鎮為背景,記錄了12個脫貧攻堅故事的長篇報告文學。我正是在親身經歷中見證了這項國策的不同凡響,以前我是坐在書齋里想當然,但是我參加精準扶貧的工作以后,我發現我的觀念出現了偏差和誤解。在下鄉中我遇到許許多多震撼我心靈的事情。《百里洲紀事》的著重點就是記錄這個群體正在進行的心理脫貧故事,在寫法上我注重個體及其他們的變化,這個變化著重在他們的內心和精神,而他們的內心和精神絕不是孤立的,是在歷史和時代變化下的種種經歷,主要表現為遭受天災人禍以后的困頓和窘迫,但是在精準扶貧的政策下,弱勢群體和幫扶人員一起努力正在擺脫經濟、精神和心理層面的貧困,他們的身上閃爍著時代的精神光芒。

      《百里洲紀事》出版之后得到了各方面的關注,這離不開各位老師的支持和幫助,在此謝謝大家。

      研討會在新華網等平臺全程直播,在線關注人數達79.14萬人。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先做親人再做文人”——朱朝敏《百里洲紀事:一線脫貧攻堅實錄》研討會紀要

    來源:理論室    作者:韓永明 劉天琪
    發布時間:2020-07-09

      2020年7月4日上午,湖北作家朱朝敏的紀實作品《百里洲紀事:一線脫貧攻堅實錄》線上研討會召開。此次研討會由湖北省作家協會、北京聯合出版公司、長安街讀書會主辦,北京華景時代傳媒公司協辦并得到了中國作協的重視與支持。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閻晶明、《文藝報》總編輯梁鴻鷹、《人民文學》主編施戰軍、湖北省作協主席李修文、湖北省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文坤斗、北京聯合出版公司董事長趙紅仕、長安街讀書會會長張斗偉、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常務副總編輯劉凱、北京華景時代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裁朱文平,著名評論家孟繁華、李炳銀、李朝全、劉颋、李云雷、岳雯、高曉暉、昌切、蔚藍、韓永明、蔡家園、劉波、葉李、李雪梅以及湖北省作協簽約專業作家朱朝敏、《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農民日報》等30余位媒體記者出席了會議。會議由湖北省作協主席李修文主持。

      閻晶明(中國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書記處書記):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之年,也是決戰脫貧攻堅的收官之年,而同時又面臨著疫情常態化的防控任務,在這樣的背景下《百里洲紀事》的出版和今天的研討就具有更加特殊的意義。《百里洲紀事》特點鮮明:第一是作者與敘述對象之間、與表現對象之間是零距離。第二是作品采取了細節化的描述,深入到生活的肌理。第三是作者充分發揮了文學的獨特手法,讓現實中的干部和群眾變成了鮮活的文學形象。第四是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得非常鮮活。

      梁鴻鷹(《文藝報》總編輯):湖北作協不僅在抗疫中表現出色,在聚焦脫貧攻堅,組織作家介入現實創作上也做了很多工作,這些在《文藝報》上都有及時報道。朱朝敏的這部作品是記錄脫貧攻堅的個性特色鮮明的作品。作家以其創新性創作實踐告訴人們,題材的重要、必要或及時絕非決定作品高下的全部,文學創作真正的應有之意,是寫出辨識度,展現個性。而朱朝敏帶著感情、帶著思考、帶著小說筆法的寫作充分展現了作者獨特的個性。這種個性化的書寫方式寫出了生活本身的復雜性,以及脫貧攻堅事業的復雜性,國家政策的執行,黨的陽光和溫暖如何送到基層;如何幫助脫貧攻堅對象克服心理和精神困惑,以及脫貧攻堅干部自身的心理問題矯正;脫貧攻堅中的每個人如何接受洗禮,如何改進工作方式,作品在這些方面有很重要的提醒意義。《百里洲紀事》寫出了文學書寫的應有之意,深刻地告訴了我們,治貧先治愚,扶貧先扶志,扶貧與扶智、扶志的結合越來越重要。希望作者保持自己的特色,在生活中發現更多地異彩。

      施戰軍(《人民文學》主編):《百里洲紀事》是一個獨特的文本。這本書有12個故事,讓我想到《木蘭辭》里的“軍書十二卷”,給人感覺朱朝敏能夠寫出這樣的內容很英勇,她身上有一種花木蘭的精神氣質,能夠深入脫貧攻堅前線,而且扎到最里面,記錄下了決勝全面小康的戰績。同時這個文本太獨特,心思非常細密,心地非常溫暖,用身入情入心入的體貼寫下勞動者尤其是弱者在時代中的生活史、觀念史的變遷,這是很難得的。每個章節中有一個共同的寫作特點,在作者的認知統構下,都是基本分了四塊:親歷、基本情況、故事、后記。扶貧對象的基本情況,別看是簡略得像材料一樣的東西,其實因其各有各樣,但又如同史冊所載,濃縮了扶貧脫貧的必須和扶貧脫貧的重要,就在文學性為主的文字中顯現出以詩著史的力道。“先做親人再做文人”的創作姿態也讓這部作品更加具有感染力。

      孟繁華(沈陽師范大學特聘教授):朱朝敏對作品如何抓人很有體會,比如她寫楊勇1986年農藥中毒后,他把千般恨萬般罪都歸攏在一起,算在了棉花身上,他認為,“棉花”是殘害他和家人的罪魁禍首,他內心里萬般抵抗棉花。孤島的主要農作物就是棉花,棉花就是孤島所有家庭的生活來源。但楊勇說什么也不種了,不僅不種,連看一眼都拒絕。賁芳芳偷偷打營養缽培育棉苗,又到田里栽種,卻被楊勇用鋤頭全部鋤掉。寫一個人受了刺激之后激烈的應急反應,非常形象,生動;寫扶貧干部的不容易,比如周先海,曹彩云一天曾給他打了40多個電話,30多條短信。這樣的情形真是難以想象。

      李炳銀(中國報告文學協會常務副會長):我們很多文學作品由于自己的局限和生活沒有打通,總是在自說自話。但朱朝敏的作品很接地氣,很有現實生活的煙火氣,也有現實生活脈搏的跳動。扶貧攻堅是我們國家進行的一場偉大的、歷史的甚至是未來的脫貧攻堅活動,不僅在中國在世界人類歷史上都是一個大的事件。對這樣偉大的的事件,我們文學不能作為一個旁觀者,我們應該有介入的態度。朱朝敏參與這個事情我覺得非常好,她的寫作為脫貧攻堅留下了自己的痕跡,留下了百里洲人民生活命運改變的痕跡,我覺得這是非常有價值的。這種價值和我們這個時代和我們這塊土地,和這塊土地上人們命運的變化,具有實際性的意義。

      李朝全(中國作協創聯部副主任、研究員):《百里洲紀事》確實是一部優秀的文學作品。它跨越了小說和紀實兩種文體,是一種文體交融性的寫作,這樣的作品我認為有其獨特的價值和貢獻。同時這部作品也提出了一個非常尖銳的問題,就是紀實文學寫作,在涉及到人物的隱私和恥感內容時如何避諱?如何書寫?這也是報告文學應該面對的課題。同時我覺得,朱朝敏本人有著非常好的創作的根據地,就是百里洲這座“孤島”,這也是她文學的故鄉。也許若干年以后,我們還會看到她拿出一部類似《百年孤獨》這樣的名為“孤島”長篇小說,這也是我們所非常期待的。

      劉颋(《文藝報》副總編輯):朱朝敏選擇的這個主題,并不是一個討巧的主題。這個主題的寫作難度,相對于扶志與扶智的脫貧攻堅書寫,是更需要耐心,更需要對書寫對象的精神與心靈狀況進行細致研讀。朱朝敏在作品中一直在強調,書中寫到的12個故事也一直在貫穿,就是在扶志和扶智以外,精準脫貧需要關注人的心理健康,扶貧需要真誠,而她的真誠就表現為以心換心。朱朝敏以她自己的努力,試圖給今天國家脫貧攻堅的宏大敘事以文學的方式做出不一樣的表述,以文學的方式對脫貧攻堅主旋律中的個體進行精神和心靈層面的關注,讓這部作品有了自己的價值和意義。

      李云雷(《文藝報》新聞部主任):一是朱朝敏比較熟悉百里洲熟悉她的故鄉,所以才能給我們塑造那么多鮮明的人物形象,講述那么多帶有細節的豐富的人物,對家鄉人物的熟悉使整部作品情感真摯、細節真實,是我們新時代農村的一個真實的寫照。二是作者不僅關注物質貧困,而且關注心靈貧困、精神貧困,深入到每個家庭、每個人物的內心深處,加以呈現,她把新時代農村遇到的問題,尤其是貧困農民遇到的現實問題、物質問題以及精神問題,都充分呈現了出來,有一種深刻的命運感。在這里,作者將家鄉人物當作親人,把自己關于故鄉、鄉村的回憶與脫貧攻堅的時代主題結合在一起,寫出了特別富有時代深意的場景。

      岳雯(中國作協創研部理論處處長、副研究員):讀《百里洲紀事》,于我而言,也是紙上返鄉的過程。這不是百里洲的第一次文學再現。之前,趙瑜、胡世全就以《革命百里洲》一書追蹤了這片土地的革命前史。現在,在朱朝敏綿密悠長的敘述中,家鄉父老的語音語調如奔騰的音符接踵而至,那潑辣的生動的帶著人間煙火氣的聲音,是我關于故鄉的深刻記憶。山川風物,故里良景,歷歷在目,鄉愁油然而生。這得益于朱朝敏精準的素描,也得益于她的傾情。沒有情的文字,是死文字。當朱朝敏將濃得化不開的深情投入到那片土地,以及土地上辛苦勞作的人們的時候,百里洲再度煥發了文學的神采,成為我們心中不舍的惦念。

      高曉暉(湖北省作協黨組成員、副主席):《百里洲紀事》有四個關鍵詞:身份認同、精神返鄉、心靈審視和自我救贖。朱朝敏認同自己是百里洲人、扶貧者、需幫扶的“貧困者”,三重身份介入脫貧攻堅現場,強化了故事的感染力;作品透視出的悲憫情懷和大道大義引領著作者的精神返鄉之路;朱朝敏對百里洲貧困者和幫扶者的心靈現實的關注是作品最鮮明的特點和最醒目的亮點;《百里洲紀事》的創作過程也是朱朝敏完成自我精神救贖的過程。

      朱朝敏的身份認同、精神返鄉、心靈審視和自我救贖,是互為因果的。身份認同引領精神返鄉,精神返鄉又催化心靈審視,最終完成自我救贖。同時,自我救贖一旦成為寫作的內在動因,她的身份認同、精神返鄉、心靈審視,都成為了自我救贖的實現路徑,所以,從本質上說,《百里洲紀事》具有深切呈現百里洲人心靈史的意義。

      昌切(武漢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導):這個作品以寫人為主,寫作的重點似乎不在扶貧,而在人的命運。從人的命運中可以看出致貧的原因,而這個原因又大多與中國的城市化進程相關。作品給讀者提供了一些鮮明的事例和鮮活的人物,也繼承了一個文學傳統,即屈原傳統。

      蔚藍(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第一、《百里洲紀事》是在趙瑜、胡世全寫的報告文學《革命百里洲》發表17年后又一部以“百里洲”命名的紀實性作品,它延續和擴展了作為湖北地標的“百里洲”的文學品牌效應。第二、朱朝敏的《百里洲紀事》在創作上具有突破性,這既表現在與同類作品間的區別,而且也印證著她對自我創作的一種嘗試性強調與拓展。第三、對“脫貧攻堅”這一時代主題的表達,朱朝敏有自己的寫作特點,是以文學的筆觸去突顯尋常生活場景的毛刺感,寫人的生老病死、命運人生,以文學之筆去塑造人去寫人性。

      蔡家園(湖北省文聯文學藝術院院長、《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百里洲紀事》的出版至少具有兩個方面的意義:第一,對于她的個人寫作而言,預示著新轉折。她過去的那些作品優美、精致、綿密、輕盈、纏繞,而這部書顯得質樸、細膩、溫暖,充滿了熱氣騰騰的生活質感,也充滿了直逼人心的力量。第二,對于當下脫貧攻堅書寫而言,這是一部獨辟蹊徑之作。她沒有因襲主旋律創作的流行書寫方式,而是遵循自己的美學觀念,將素材進行充分對象化,進行了一種個人化的書寫,為當下的主題創作提供了新經驗。

      劉波(三峽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讀這本書有三點體會:第一是紀實文學寫作的地域性問題。百里洲的這些貧困戶也是整個中國貧困鄉村的一個縮影。從百里洲輻射到全國,就是我們當下普通的鄉村貧困百姓所面臨的生存難題。第二是這本書所呈現的重要主題:從物質扶貧到精神和心理扶貧。第三個是從文學性書寫到社會學和哲學反思。

      葉李(武漢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朱朝敏發揮了自己寫作上的優長,朱朝敏在長期創作中形成的藝術氣質、孜孜以求的美學探索和執著于“回溯”、向內看的寫作傾向,在這部作品中同樣充分地發揮出來,也因此使作品表現出了鮮明的藝術個性,獨具一格。看朱朝敏的這部作品你會領悟到扶貧也是一個喚醒過程,是心靈救贖、心理修復和精神重建的過程。

      李雪梅(三峽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用三個詞分享下我的閱讀感受:故鄉、時代與人民。《百里洲紀事》是一次真誠的返鄉敘事,以真誠的寫作成為眾多扶貧文學中的“這一個”;作者及時回應了時代的召喚,完成了作家的歷史使命;《百里洲紀事》呈現出自覺的人民性立場。這里的人民,不是一個抽象的集合名詞,而是一個個具體的“人”。

      李修文(湖北省作協主席):感謝參加研討會的各位嘉賓。這次研討會也是新冠疫情以來湖北文學界的第一場作品研討會,實為不易,各位領導和各位專家能夠參加這次的線上研討會,不僅是對《百里洲紀事》這一部作品的關心和支持,也是對湖北文學的關心和支持。

      朱朝敏是湖北近年來涌現的一位十分優秀的青年作家,正在以自己強勁的創作實力走向全國,她的創作既有充沛的個人特質也有強烈的家國情懷。《百里洲紀事》這部作品,來自精準扶貧的現場,記錄了當下鄉村物質和精神的深刻變化,既是脫貧攻堅決勝歷程的如實報告,也充滿了作家的美學追求,集中體現了朱朝敏近些年的寫作志愿和抱負。

      文坤斗(湖北省作協黨組書記、副主席):聽了各位專家的精彩發言,很受啟發,談幾點感受:第一,這次以脫貧攻堅為主題的作品研討會正當其時,很有意義。第二,各位領導專家的精彩發言獨到精當,很有指導性。第三,這次研討會對我省的文學創作和文學事業發展很有幫助,起到了鼓勁加油的作用。剛才各位專家的發言,對湖北作家的創作,對湖北文學組織工作都極有啟發作用和指導意義,湖北省作協將認真消化這些意見和建議,并以此為契機,繼續組織全省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推動作家創作出更多的脫貧攻堅精品力作。

      趙紅仕(北京聯合出版公司董事長):作為出版方的代表我對大家一上午的傾聽表示感謝!首先感謝本書的作者朱朝敏的創作為我們帶來這本優秀的作品。還要感謝華景時代這樣優秀的文化公司為這部作品的出版付出的辛勤與汗水。熱切期盼各位專家、學者多創作、多關注、多參與、多推薦優秀的原創文學作品到我們聯合來出版,也非常歡迎新聞媒體朋友,長安街讀書會的朋友多關注、多批評、多評論、多分享北京聯合的作品。

      劉凱(北京聯合出版公司常務副總編輯):《百里洲紀事》是我社主題出版方面重點打造的一部力作。這本書能在我社順利出版,也是我社的榮幸。每位讀過書稿的編輯和策劃人員,都被這本書的獨特魅力所打動。被這本書打動的出版社的每一位參與者,自發的從內容到設計到市場工作,等等一系列環節我們精心設計、精心審校、精心制作,保證了書稿優質高效的完成,相信這本書一定能夠打動讀到它的讀者,期待它取得良好的社會反響。

      羅楊(湖北省新華書店集團有限公司連鎖分公司常務副經理):在今年這樣一個特殊的年份,是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百里洲紀事》這部作品的誕生有舉足輕重的意義。我們下一步將加大力度配合下半年的重點產品發行,配合我們宣傳部的相關政策,來發行好這本書。

      朱朝敏(湖北省作協簽約專業作家、《百里洲紀事:一線脫貧攻堅實錄》作者):感謝大家對《百里洲紀事》的關注和支持。《百里洲紀事》是以湖北省枝江市百里洲鎮為背景,記錄了12個脫貧攻堅故事的長篇報告文學。我正是在親身經歷中見證了這項國策的不同凡響,以前我是坐在書齋里想當然,但是我參加精準扶貧的工作以后,我發現我的觀念出現了偏差和誤解。在下鄉中我遇到許許多多震撼我心靈的事情。《百里洲紀事》的著重點就是記錄這個群體正在進行的心理脫貧故事,在寫法上我注重個體及其他們的變化,這個變化著重在他們的內心和精神,而他們的內心和精神絕不是孤立的,是在歷史和時代變化下的種種經歷,主要表現為遭受天災人禍以后的困頓和窘迫,但是在精準扶貧的政策下,弱勢群體和幫扶人員一起努力正在擺脫經濟、精神和心理層面的貧困,他們的身上閃爍著時代的精神光芒。

      《百里洲紀事》出版之后得到了各方面的關注,這離不開各位老師的支持和幫助,在此謝謝大家。

      研討會在新華網等平臺全程直播,在線關注人數達79.14萬人。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