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書評序跋 >

    陳剛的突圍——《臥槽馬》讀感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11-03    作者:虹珊

      “個體的、具體的生命與整體的、抽象的歷史之間,充滿了永恒的緊張的對峙,社會的進步就在這每一個歷史對峙的縫隙里生長。我們的使命就是填補好這縫隙,讓新的生長更加牢固。也許這才是生命的自覺意識。”在現實主義工業長篇小說《臥槽馬》中,黃政勇轉發給吳英俊的這段話,實際上是作者陳剛為了厘清時代與個體、社會與發展、歷史與未來彼此之間矛盾沖突、雜糅糾纏的復雜關系所提供的方法和路徑——意圖如此明顯,以致其雄心與擔當表露無遺。因此,我以為,《臥槽馬》承擔的使命,其實是陳剛的態度和立場,是自醒和自警,是為每一個必然到來的現實所構建的詩學領域和空間。

      還是代表“70后”作家發布的承諾和宣言。一直以來,文學評論界普遍認為,與“50后”、“60后”、“80后”、“90后”作家相比,就整體而言,“70后”作家群是一個相對模糊的存在。孟繁華這樣論述道:“他們很難找到自己的歷史定位……這是一個沒有集體記憶的一代,是一個試圖反叛但又沒有反叛對象的一代……日常生活合法性的確立,使每個人都拋卻了意義又深陷關于意義的困惑之中……于是,七十年代便成了‘夾縫’中生長的一代……沒有精神、歷史依傍的創作是非常困難的。”確實,事實也正如他所言,“70后”作家成長的時代,既越過了之前的激情與苦寒,也沒能趕上之后的激變與繁華,而經驗告訴我們的從來就是:屬于過渡或中間的部分,實際是不尷不尬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的部分。

      幸運的是,作為“70后”一位寂寂無名的業余寫作者,我于庚子年秋讀到了《臥槽馬》,也充分領受到了陳剛執意要傳達給我們的“光亮和喜悅”。

      一、現實與理想相互輝映

      《臥槽馬》首先是一部突破寫作難度的現實主義作品。它講述的是一個叫做505軍工硝銨廠,先轉型為峽灣地區化肥廠,再轉型為泰豐化工有限公司的整個過程。文本全景式呈現了化工企業的生存與發展狀況,謳歌了以黃政勇、吳英俊為代表的一批銳意進取、不畏艱難的時代搏擊者,緊扣時代脈搏,完全與主旋律同頻共振,極富感染力,讀后令人心潮澎湃、能量滿滿。如此正面進攻型的寫作,無疑具有巨大的難度,但陳剛卻偏偏要迎難而上。為此,他進行了精心布局。一是文本正文部分共有九章,“改革”是第五章,恰好位于文本的中心,意即一切圍繞改革,一切在于改革,而無數史實證明,唯有改革,才是理想得以實現的不二法門;二是“引子”中王麻子的湖北大鼓與第九章“涅槃”中其子王友忠的楚劇彼此呼應,完全滿足了國人的審美需求;三是文本內容從投產到衰敗到重生再到涅槃,在歷經磨難之后,終歸是走到了一個可見的明亮的未來,這樣的安排,與個體命運一樣,暗合了國人的心理預期。然而,陳剛并不僅是依靠這樣的寫作技巧而實現四輛撥千斤的效果,更重要的是,文本所有歷史節點的背景、充沛的化工知識和大量的細節描寫,都與各時代人們的經歷、經驗以及日常生活常識嚴絲合縫,所以我以為,豐裕的生活積淀、扎實的寫作功底和真誠的寫作態度,這三者才是《臥槽馬》縱橫馳騁的核心能力。

      《臥槽馬》同時是一部構筑理想藍圖的浪漫主義作品。一切人類文明都只能產生于相應的時代,猶如個體生命無法逃脫地球引力一樣,時代就是文明發展背后看不見也離不開的那個引力。百年企業有沒有?有。但放眼古今中外,這樣的企業確屬鳳毛麟角,遑論一個化工企業,遑論一個化工企業要在人們普遍講究生活質量的當下去獲得生存和發展!但《臥槽馬》就是要實現這個目標,不但要讓這個企業生存發展,還要讓它茁壯成長,所以文本中的人物,就普遍具有使命感和責任感,充滿了戰斗力,哪怕偶有松懈,也很少有垮掉的決絕姿態,相反,他們的決絕,是發生在企業的生死關頭,比如黃政勇、吳英俊、姜大民、艾新華、張建新,甚至包括下崗領袖胡遠方、油痞無賴王懷亮,每每在企業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們要么顧全大局、進退有據,要么力挽狂瀾、奮不顧身。擁有這樣一批人物,企業怎能不絕處縫生?陳剛就是懷揣著對化工企業美好命運的祈望,情不自禁塑造了一系列求大同、共命運的工作者,并通過他們,為化工企業的發展航向豎立起理想的燈塔,也正是堅硬的現實被細細密密地織進了理想的光芒,《臥槽馬》才由此獲得了輕盈之姿、奔騰之勢。

      二、集體與個人和美并進

      在價值多元、利益至上被社會廣泛認可并接受的當下,聚焦集體與個人的關系難免有冒犯大眾之嫌。陳剛卻做了這樣的不識時務者。《臥槽馬》所講述的歷程,從肩挑手扛到機械化再到自動化、信息化,從軍轉民到全民所有制再到股分制,一個企業每一次的起死回生,陳剛都使用了同一個計策,那就是個人服從集體,也即小我讓位大我。

      軍轉民時,黃政勇其實是想不通的。但地委書記李重海重重地拍桌子,說:“……現在人民的生活需要我們,我們就要勇于奉獻一切。黨中央、國務院是充分考慮到當前國家的發展、人民的需要而作出的決定……”于是黃政勇就承諾下了:“我們的鍋盆碾灶也建差不多了,可不敢閑在那兒啊。我們回去研究下,饅頭不能蒸了,看還能蒸什么。”(第一章 投產2)

      企業重組時,因黃政勇讓位而上位的副市長伍云鋒找黃政勇談話時,黃政勇更是想不通的。“工作組一進化肥廠,這種隱隱的憂傷就鉆進了許多人的心里,也包括黃政勇。”但當伍云峰對時代與個人之間的關系進行了一番解析之后,“黃政勇的氣場還在,氣可以撐一個人的場,場也可以泄一個人的氣。他如果想干什么或者拒絕什么,必須準備充足的理由,如果理由不成熟,他寧愿讓想法像溫水里的青蛙一樣先穩住。但現在,他聽到完成歷史使命這幾個字時,明顯是穩不住了。”“過了許久,他才文不對題似是而非地補了一句,其實我也能理解,只要有利于化肥廠的發展,我愿意服從組織的安排。”(第五章 改革1)

      也是在集體至上的理念下,對于接班人的推薦讓黃政勇陷入了兩難。從個人情感的角度,世故精明卻又貼心暖肺的姜大民不可取代,從企業發展的角度,技術精湛卻又刻板公正的吳英俊是不二人選。經過反復思量,他最終還是推薦了吳英俊。

      如果說,個人服從集體的意識對于團職轉業的干部黃政勇而言,是時代刻下的烙印使然,絕大程度上是被動的,那么,吳英俊的順勢而為:“想著這四千多人的活路一下子框在了他的身上,簡直強悍得沒有退路。”(第五章 改革3)姜大民的華麗轉身:“眼看著化肥廠從如日中天到瀕臨破產,他才良心發現,覺得自己罪不可赦,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卻扮演了一個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后來,化肥廠改制上市,他贖罪一樣拼命工作。”(第七章 戀歌3)張建新的止暴制亂:“改革是方針政策,是大勢所趨,順應潮流,等企業渡過難關,在發展中再給大家尋找崗位。”(第五章 改革5)甚至胡遠方合作共贏的“陰招”:“化肥廠才是臥槽馬最大的財神爺,不能把它坑死太快,這樣大家都死了。把它養肥了,大家都有肉吃。”(第六章 重生1)這些與企業同進退的人,則完全是主動、自覺的行為了。

      是的,誰都無法否認,企業就是集體,大河無水小河干,沒有集體就沒有個人。《臥槽馬》奮力宣揚的,就是我們華夏傳承千年的家國精神。

      三、理性與感性融洽交織

      說到底,一切現實主義文學作品(且僅指現實主義文學作品,本段同)都是表情達意的載體,可是,我們往往喜歡以藝術之名而借題發揮,熱衷于行情走極端、意行偏鋒之實。好像是,甜要超過出人命,苦要超過入地獄,喜要超過爆炸點,悲要超過下火海,所有的表達都要新鮮奇崛才好,所有的故事都要出人意料才好,所有的想象都要天馬行空才好,所有的情感都要上天入地才好,弄得現實遠超現實、魔幻又遠非魔幻,是人卻不食人間煙火,非人卻人模人樣,不知道到底在寫些什么。殊不知,大千世界終歸還是由我們這些蕓蕓眾生營造的,而我們這些蕓蕓眾生最了不起的地方就在于:我們有七情六欲,但我們很少縱情縱欲,我們有喜怒哀樂,但我們也保持了有理有節,我們樂于享受,但我們也講規矩守底線,所以,我們生命中的無限,永遠處于日常狀態,那一點點的有限,才屬于非日常。《臥槽馬》抓住的,就是這個基本。

      所以黃政勇懂得適可而止。為了企業的生存,在腐敗無孔不入的時期,鋼鐵般的他,也沒能夠堅守住,從而導致化肥廠的管理機構越來越臃腫,產品質量不斷下降,經濟效益持續低迷,最終失去控制,走到了破產邊緣。他痛了,雖有萬般不舍,但還是退隱了,轉而全力支持化肥廠的第一次改革,并在后期積極協助他白手起家的企業闖過了一道又一道難關。

      所以吳英俊能夠知人善任。他有典型的知識分子脾氣,桀驁不馴,清高優雅,不愿向權貴低頭,不屑與勢利握手,尤其跟“活像個奴仆,媚俗到卑賤了”的姜大民有仇,這個仇,即使兩人成了連襟,也不僅沒有消減,反而因為更加了解而變得更加深刻。但當化肥廠面臨生死存亡之時,一經黃政勇的點撥,他立刻認識到了自己的偏狹和姜大民的價值。他痛了,于是找到姜大民推心置腹進行交流:“抱著孤注一擲的決心,要來撕開這層膜,哪怕讓自己的面子和尊嚴變得血淋淋,一種強有力的東西從他身體里掙脫出來。”(第五章 改革4)從此,他與姜大民并肩作戰,踏上了肝膽相照、通力合作、為著企業的奮斗不息的道路。

      所以姜大民沒有一條道走到黑。他“三代貧農,根紅苗正”,見人七分笑,用十二分的耐心打造出密不透風的人際關系網,對財富有著“饑餓般的貪婪”,“管采購銷售的時候……把收禮當成了一樁人生樂趣,打開的卻是化肥廠利益的后門”,但“那次爆炸事故發生后,死了幾個工友,艾新華被判刑,驚醒了他”,“眼看著化肥廠從如日中天到瀕臨破產,他才良心發現,覺得自己罪不可赦。”(第五章 改革3)他痛了,不僅放下了與吳英俊的軟對抗,而且“贖罪一樣拼命工作”,直至延誤病情而去世。

      所以伍云峰再是位高權重,在勸退黃政勇時,也要委婉迂回;所以胡遠方再是橫行霸道,在化肥廠遭到圍攻時,也會挺身解圍;所以王懷亮再是拈花惹草、放誕風流,還是沒有拋棄潑辣的馬以霞……《臥槽馬》紛紜的人物,再惡不過胡遠方,但他最終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再狠不過化肥廠改革前的姜大民,但他最終因患肺癌而身亡。在陳剛的筆下,熱鬧之下會有無奈,悲壯之上會有激情,苦難之中會有溫情,奔放之際會有隱忍,放縱之后會有懲戒,絕望之時會有希望……所有的人或事,無論多么自我或出位,但都懂得或回歸了反省、敬畏、尊重、和解。

      總是不忘給感性這輛奔馳的馬車安上理性的轡頭,《臥槽馬》呈現的樣子,才是我們的日常以及日常該有的樣子。

      “風隨著意思吹”,陳剛說:“所有的光亮和喜悅都在這秘不可知與灑脫自然里了,也類似于文學的表達意境。”確定以傳播光亮和喜悅為抱負的人,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他是一個悲憫與寬厚的人,我想,陳剛一定是因為有著大不忍,所以要讓理想照耀現實,讓個人融入集體,讓理性護佑感性。

      這是大平衡與大氣魄,是真正的文以載道!作為同儕,我完全相信,《臥槽馬》不但是一匹自覺背負著意義的大旗、一舉沖出了“夾縫”成功突圍的黑馬,更是我們“70后”文學創作十分寶貴的參照和鏡鑒。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陳剛的突圍——《臥槽馬》讀感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虹珊
    發布時間:2020-11-03

      “個體的、具體的生命與整體的、抽象的歷史之間,充滿了永恒的緊張的對峙,社會的進步就在這每一個歷史對峙的縫隙里生長。我們的使命就是填補好這縫隙,讓新的生長更加牢固。也許這才是生命的自覺意識。”在現實主義工業長篇小說《臥槽馬》中,黃政勇轉發給吳英俊的這段話,實際上是作者陳剛為了厘清時代與個體、社會與發展、歷史與未來彼此之間矛盾沖突、雜糅糾纏的復雜關系所提供的方法和路徑——意圖如此明顯,以致其雄心與擔當表露無遺。因此,我以為,《臥槽馬》承擔的使命,其實是陳剛的態度和立場,是自醒和自警,是為每一個必然到來的現實所構建的詩學領域和空間。

      還是代表“70后”作家發布的承諾和宣言。一直以來,文學評論界普遍認為,與“50后”、“60后”、“80后”、“90后”作家相比,就整體而言,“70后”作家群是一個相對模糊的存在。孟繁華這樣論述道:“他們很難找到自己的歷史定位……這是一個沒有集體記憶的一代,是一個試圖反叛但又沒有反叛對象的一代……日常生活合法性的確立,使每個人都拋卻了意義又深陷關于意義的困惑之中……于是,七十年代便成了‘夾縫’中生長的一代……沒有精神、歷史依傍的創作是非常困難的。”確實,事實也正如他所言,“70后”作家成長的時代,既越過了之前的激情與苦寒,也沒能趕上之后的激變與繁華,而經驗告訴我們的從來就是:屬于過渡或中間的部分,實際是不尷不尬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的部分。

      幸運的是,作為“70后”一位寂寂無名的業余寫作者,我于庚子年秋讀到了《臥槽馬》,也充分領受到了陳剛執意要傳達給我們的“光亮和喜悅”。

      一、現實與理想相互輝映

      《臥槽馬》首先是一部突破寫作難度的現實主義作品。它講述的是一個叫做505軍工硝銨廠,先轉型為峽灣地區化肥廠,再轉型為泰豐化工有限公司的整個過程。文本全景式呈現了化工企業的生存與發展狀況,謳歌了以黃政勇、吳英俊為代表的一批銳意進取、不畏艱難的時代搏擊者,緊扣時代脈搏,完全與主旋律同頻共振,極富感染力,讀后令人心潮澎湃、能量滿滿。如此正面進攻型的寫作,無疑具有巨大的難度,但陳剛卻偏偏要迎難而上。為此,他進行了精心布局。一是文本正文部分共有九章,“改革”是第五章,恰好位于文本的中心,意即一切圍繞改革,一切在于改革,而無數史實證明,唯有改革,才是理想得以實現的不二法門;二是“引子”中王麻子的湖北大鼓與第九章“涅槃”中其子王友忠的楚劇彼此呼應,完全滿足了國人的審美需求;三是文本內容從投產到衰敗到重生再到涅槃,在歷經磨難之后,終歸是走到了一個可見的明亮的未來,這樣的安排,與個體命運一樣,暗合了國人的心理預期。然而,陳剛并不僅是依靠這樣的寫作技巧而實現四輛撥千斤的效果,更重要的是,文本所有歷史節點的背景、充沛的化工知識和大量的細節描寫,都與各時代人們的經歷、經驗以及日常生活常識嚴絲合縫,所以我以為,豐裕的生活積淀、扎實的寫作功底和真誠的寫作態度,這三者才是《臥槽馬》縱橫馳騁的核心能力。

      《臥槽馬》同時是一部構筑理想藍圖的浪漫主義作品。一切人類文明都只能產生于相應的時代,猶如個體生命無法逃脫地球引力一樣,時代就是文明發展背后看不見也離不開的那個引力。百年企業有沒有?有。但放眼古今中外,這樣的企業確屬鳳毛麟角,遑論一個化工企業,遑論一個化工企業要在人們普遍講究生活質量的當下去獲得生存和發展!但《臥槽馬》就是要實現這個目標,不但要讓這個企業生存發展,還要讓它茁壯成長,所以文本中的人物,就普遍具有使命感和責任感,充滿了戰斗力,哪怕偶有松懈,也很少有垮掉的決絕姿態,相反,他們的決絕,是發生在企業的生死關頭,比如黃政勇、吳英俊、姜大民、艾新華、張建新,甚至包括下崗領袖胡遠方、油痞無賴王懷亮,每每在企業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們要么顧全大局、進退有據,要么力挽狂瀾、奮不顧身。擁有這樣一批人物,企業怎能不絕處縫生?陳剛就是懷揣著對化工企業美好命運的祈望,情不自禁塑造了一系列求大同、共命運的工作者,并通過他們,為化工企業的發展航向豎立起理想的燈塔,也正是堅硬的現實被細細密密地織進了理想的光芒,《臥槽馬》才由此獲得了輕盈之姿、奔騰之勢。

      二、集體與個人和美并進

      在價值多元、利益至上被社會廣泛認可并接受的當下,聚焦集體與個人的關系難免有冒犯大眾之嫌。陳剛卻做了這樣的不識時務者。《臥槽馬》所講述的歷程,從肩挑手扛到機械化再到自動化、信息化,從軍轉民到全民所有制再到股分制,一個企業每一次的起死回生,陳剛都使用了同一個計策,那就是個人服從集體,也即小我讓位大我。

      軍轉民時,黃政勇其實是想不通的。但地委書記李重海重重地拍桌子,說:“……現在人民的生活需要我們,我們就要勇于奉獻一切。黨中央、國務院是充分考慮到當前國家的發展、人民的需要而作出的決定……”于是黃政勇就承諾下了:“我們的鍋盆碾灶也建差不多了,可不敢閑在那兒啊。我們回去研究下,饅頭不能蒸了,看還能蒸什么。”(第一章 投產2)

      企業重組時,因黃政勇讓位而上位的副市長伍云鋒找黃政勇談話時,黃政勇更是想不通的。“工作組一進化肥廠,這種隱隱的憂傷就鉆進了許多人的心里,也包括黃政勇。”但當伍云峰對時代與個人之間的關系進行了一番解析之后,“黃政勇的氣場還在,氣可以撐一個人的場,場也可以泄一個人的氣。他如果想干什么或者拒絕什么,必須準備充足的理由,如果理由不成熟,他寧愿讓想法像溫水里的青蛙一樣先穩住。但現在,他聽到完成歷史使命這幾個字時,明顯是穩不住了。”“過了許久,他才文不對題似是而非地補了一句,其實我也能理解,只要有利于化肥廠的發展,我愿意服從組織的安排。”(第五章 改革1)

      也是在集體至上的理念下,對于接班人的推薦讓黃政勇陷入了兩難。從個人情感的角度,世故精明卻又貼心暖肺的姜大民不可取代,從企業發展的角度,技術精湛卻又刻板公正的吳英俊是不二人選。經過反復思量,他最終還是推薦了吳英俊。

      如果說,個人服從集體的意識對于團職轉業的干部黃政勇而言,是時代刻下的烙印使然,絕大程度上是被動的,那么,吳英俊的順勢而為:“想著這四千多人的活路一下子框在了他的身上,簡直強悍得沒有退路。”(第五章 改革3)姜大民的華麗轉身:“眼看著化肥廠從如日中天到瀕臨破產,他才良心發現,覺得自己罪不可赦,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卻扮演了一個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后來,化肥廠改制上市,他贖罪一樣拼命工作。”(第七章 戀歌3)張建新的止暴制亂:“改革是方針政策,是大勢所趨,順應潮流,等企業渡過難關,在發展中再給大家尋找崗位。”(第五章 改革5)甚至胡遠方合作共贏的“陰招”:“化肥廠才是臥槽馬最大的財神爺,不能把它坑死太快,這樣大家都死了。把它養肥了,大家都有肉吃。”(第六章 重生1)這些與企業同進退的人,則完全是主動、自覺的行為了。

      是的,誰都無法否認,企業就是集體,大河無水小河干,沒有集體就沒有個人。《臥槽馬》奮力宣揚的,就是我們華夏傳承千年的家國精神。

      三、理性與感性融洽交織

      說到底,一切現實主義文學作品(且僅指現實主義文學作品,本段同)都是表情達意的載體,可是,我們往往喜歡以藝術之名而借題發揮,熱衷于行情走極端、意行偏鋒之實。好像是,甜要超過出人命,苦要超過入地獄,喜要超過爆炸點,悲要超過下火海,所有的表達都要新鮮奇崛才好,所有的故事都要出人意料才好,所有的想象都要天馬行空才好,所有的情感都要上天入地才好,弄得現實遠超現實、魔幻又遠非魔幻,是人卻不食人間煙火,非人卻人模人樣,不知道到底在寫些什么。殊不知,大千世界終歸還是由我們這些蕓蕓眾生營造的,而我們這些蕓蕓眾生最了不起的地方就在于:我們有七情六欲,但我們很少縱情縱欲,我們有喜怒哀樂,但我們也保持了有理有節,我們樂于享受,但我們也講規矩守底線,所以,我們生命中的無限,永遠處于日常狀態,那一點點的有限,才屬于非日常。《臥槽馬》抓住的,就是這個基本。

      所以黃政勇懂得適可而止。為了企業的生存,在腐敗無孔不入的時期,鋼鐵般的他,也沒能夠堅守住,從而導致化肥廠的管理機構越來越臃腫,產品質量不斷下降,經濟效益持續低迷,最終失去控制,走到了破產邊緣。他痛了,雖有萬般不舍,但還是退隱了,轉而全力支持化肥廠的第一次改革,并在后期積極協助他白手起家的企業闖過了一道又一道難關。

      所以吳英俊能夠知人善任。他有典型的知識分子脾氣,桀驁不馴,清高優雅,不愿向權貴低頭,不屑與勢利握手,尤其跟“活像個奴仆,媚俗到卑賤了”的姜大民有仇,這個仇,即使兩人成了連襟,也不僅沒有消減,反而因為更加了解而變得更加深刻。但當化肥廠面臨生死存亡之時,一經黃政勇的點撥,他立刻認識到了自己的偏狹和姜大民的價值。他痛了,于是找到姜大民推心置腹進行交流:“抱著孤注一擲的決心,要來撕開這層膜,哪怕讓自己的面子和尊嚴變得血淋淋,一種強有力的東西從他身體里掙脫出來。”(第五章 改革4)從此,他與姜大民并肩作戰,踏上了肝膽相照、通力合作、為著企業的奮斗不息的道路。

      所以姜大民沒有一條道走到黑。他“三代貧農,根紅苗正”,見人七分笑,用十二分的耐心打造出密不透風的人際關系網,對財富有著“饑餓般的貪婪”,“管采購銷售的時候……把收禮當成了一樁人生樂趣,打開的卻是化肥廠利益的后門”,但“那次爆炸事故發生后,死了幾個工友,艾新華被判刑,驚醒了他”,“眼看著化肥廠從如日中天到瀕臨破產,他才良心發現,覺得自己罪不可赦。”(第五章 改革3)他痛了,不僅放下了與吳英俊的軟對抗,而且“贖罪一樣拼命工作”,直至延誤病情而去世。

      所以伍云峰再是位高權重,在勸退黃政勇時,也要委婉迂回;所以胡遠方再是橫行霸道,在化肥廠遭到圍攻時,也會挺身解圍;所以王懷亮再是拈花惹草、放誕風流,還是沒有拋棄潑辣的馬以霞……《臥槽馬》紛紜的人物,再惡不過胡遠方,但他最終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再狠不過化肥廠改革前的姜大民,但他最終因患肺癌而身亡。在陳剛的筆下,熱鬧之下會有無奈,悲壯之上會有激情,苦難之中會有溫情,奔放之際會有隱忍,放縱之后會有懲戒,絕望之時會有希望……所有的人或事,無論多么自我或出位,但都懂得或回歸了反省、敬畏、尊重、和解。

      總是不忘給感性這輛奔馳的馬車安上理性的轡頭,《臥槽馬》呈現的樣子,才是我們的日常以及日常該有的樣子。

      “風隨著意思吹”,陳剛說:“所有的光亮和喜悅都在這秘不可知與灑脫自然里了,也類似于文學的表達意境。”確定以傳播光亮和喜悅為抱負的人,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他是一個悲憫與寬厚的人,我想,陳剛一定是因為有著大不忍,所以要讓理想照耀現實,讓個人融入集體,讓理性護佑感性。

      這是大平衡與大氣魄,是真正的文以載道!作為同儕,我完全相信,《臥槽馬》不但是一匹自覺背負著意義的大旗、一舉沖出了“夾縫”成功突圍的黑馬,更是我們“70后”文學創作十分寶貴的參照和鏡鑒。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