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其他原創 >

    三峽庫區有個柏果埫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12-17    作者: 張 君

      三峽庫區三斗坪鎮西南,有這樣一個村莊,鄰著千里平湖,卻熬著無水的日子。多少世代,這個村莊就象那里的草木,默默地生,默默地長,卻總是瘦瘦弱弱的,怎么也沒有長大過。時光如圣人所言:逝者如斯乎,現今,這個村莊怎樣了呢?

      今年小雪剛過,我參加宜昌市職工文學讀書協會“作家小分隊走進柏果埫村”活動,走進這個曾經默默無聞的小莊。

      車下三峽大壩翻壩高速公路,沿著銀梭樣的盤山公路上到山頂,眼前豁然一亮。

      二層樓的柏果埫村委會狀如玉蘭花挺撥端莊,樓頂“黨員群眾服務中心”紅色大字,簇擁著五星紅旗迎風飄揚,狀如花蕊隨風播撒甜蜜,滋養山野大地。沿著村委會、文化廣場、標準化衛生室、農村電子商務綜合服務中心伸展開來的銀白色硬化公路,如同美麗的花瓣,在四季的風中將芬芳和秋實,連組入戶。66個蓄水池和農田灌溉水池,30000多米管網,散布山林地頭、屋前房后,鄰著水卻缺水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100KW光伏發電站和移動、電信通信基站也建起來了。層層山巒不再是屏障,這個獨居山中的小村莊,和外面的世界有了密切的聯系。村里的生活暖了,夜晚亮了,村里的人眼看得遠了,心也大了。水、電、路這幾大難題解決了,曾經瘦弱的村莊,帶著自己的夢想,象茁壯成長的大樹,向著藍色天空,不斷抽枝吐葉。

      2014年,現任宜昌市副市長王應華來到這個省級貧困村調研考察時,心情沉重地說,柏果埫村脫貧重中之重,是要解決農民飲水和農業用水。農村沒有水,靠天吃飯,種養殖產業怎么搞得起來,怎么脫貧?

      宜昌市總工會第四任駐村第一書記李東海回憶起當初進村幫扶的情景時,輕揚的濃眉透著一股子堅毅。他說,當時都是石渣子毛路,彎彎曲曲,坑坑洼洼,睛天一身灰,雨天兩腿泥,雪天直打滾。天不亮,趕早排隊去水蕩子擔水,晚上點蠟燭照明,手機就是一個擺設。

      各級黨委和政府給予柏果埫村極大關心,市總工會、市工商聯、民建宜昌市委會、區勞動監察局定點扶貧單位持續投入和扶持,柏果埫村“兩委”和駐村工作隊一心撲在找窮因、挖窮根上,循著 “生態種養殖業產業+外出務工經濟”這個基本思路,上下齊心聚力,撬動了貧困這座壓在柏果埫身上的大山。

      勘探開采頁巖氣的人來了、開發野馬溪風景區的公司來了、萬富物流來了、投資民宿產業的人來了,“年豬文化節”趕集外鄉人來了,外國人來了、文學藝術家來了……

      5個專業合作社帶動149戶貧困戶。全村677戶1700多人,2016年,人均純收入6000多元,2020年,達到10000元以上。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81戶,2019年底全部脫貧。這是柏果埫人精準脫貧成績單。成績單下的生活,離我們越來越近。

      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

      同行書法家、作家張天一駕車從村委會出發,到柏果埫村八組張光榮家只用了二十多分半鐘。沒通車前,七十多歲的張老漢要翻山越嶺走上大半天,到村委會辦個事,去來要一天時間。

      1948年出生的張光榮,妻子劉長玉天生軟骨病,走著走著,人就倒了,兒時因腦膜炎后遺癥弱視,看得見上面,看不到腳底。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重擔,壓在張光榮身上。白天張光榮務農,晚上做家務,睡眠嚴重不足。光陰流逝,入贅的大女婿踏實能干,隨施工隊遠赴非洲塞舌爾務工。生活剛有了盼頭,2008年,一場重病奪走女婿的生命,花光了積蓄,欠下9萬多元住院費。張光榮家因病返貧。屋漏偏逢連夜雨,白螞蟻蛀蝕3間7個徑頭土墻屋。六口之家在風雨中飄搖,岌岌可危。

      2015年,黨精準扶貧的春風吹進這個山谷,張光榮家被納入村里第一批建檔立卡貧困戶,2017年脫貧。

      張光榮、老伴劉長玉和我們圍火爐而坐。

      屋內,成套藍白相間的廚柜,灶臺、黑色的抽油煙機和柴火灶和黑色的大鐵鍋奇妙組合的廚房,兼備農耕傳統與都市現代之美。屋外,成套仿古典原木色家具裝點寬敞的客廳,冰柜、電視一應俱全。門前道場周圍白菜、蔥蒜、蘿卜綠得冒油,道場旁的水泥路向后通到山上,向前連接山外。

      離開前,我們與張光榮夫妻在三屋小洋樓前合影。

      這幢樓房建成2018年,9個徑頭,造價32萬。張光榮享受國家危房改造5000元補貼。

      從我們去到我們離開,不擅長表達的張光榮,一直念叨感恩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感恩村干部,感謝駐村干部。他和老伴享受合作醫療補助和養老金等各種補貼,這兩年沒生什么大病,女兒女婿都有車,來去方便。土豆、紅苕、芋頭閑時吃得好玩。人逢喜事精神爽,舊社會過來的張光榮趕上好時代,過上了好日子。

      張光榮家的小康生活,只是外出務工經濟致富的一個縮影。今年,村委會通過點對點招聘、線上推薦、原單位對接、幫扶人介紹等多種措施,對沖疫情影響,幫助82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外出務工。張光榮后來入贅的大女婿就是這支外出務工隊伍中的一員,他在點軍工地開吊車和挖機。大女兒在秭歸陳家沖,照顧一雙兒女上學。

      蔡家巷子,位于張光榮家與村委會之間。背山面江,不起霧時,站在蔡興兵家門口看得到秭歸新縣城。青山列屏,如張開的臂彎,以愛的姿態將蔡家巷子環繞在青山梯田之間。收割過紅苕的田,篷松的黑土地,沉默如詩,蓄勢待發,等待新一輪的耕種。

      蔡家巷子,此類地名,其背后一定有許多的故事,我想應該是蔡姓人家書寫傳奇的地方。而柏果埫,似乎也有著美麗的傳說,但現在,她正書寫著自己的傳奇。

      “我們一家三口,不是黨好的政策,搞得還沒得個駱頭(土話:活不出來)。”給豬喂完飼料,趕過來的蔡興兵,邊擦手邊和我們打招呼。“稀客,火籠屋里坐,我來泡茶!”

      “泡咧!”蔡興兵妻子牛春艷應著,黑瑪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

      2011年,蔡興兵的母親因心臟病和慢阻肺,花掉6萬多元醫藥費。兒時蔡興兵頭部被燙傷,也燙傷了腦細胞,發生癌變。母親出院,他入院,用掉3萬多元手術費。蔡興兵放豬、養豬、買豬、做小生意的積蓄一下子就沒了,還欠著親戚朋友的錢。妻子脾氣越來越壞。

      這一年,蔡興兵一家三口,因病、因殘致貧。手術后的蔡興兵,視力退化,醫囑不能下力、干重活。

      要倒塌的土屋,老、弱、病、殘一家人,蔡興兵想死的心都有。半歲兒子的哭聲,喚醒他活下去的力氣。

      副市長王應華到蔡興兵家走訪,查閱蔡興兵的病歷,根據政策,建議將蔡興兵納入醫保,解決醫療費用,并送牛春艷到宜昌市優撫醫院檢查治療,為患精神障礙的牛春艷辦理殘疾證,落實居家康復相關政策和待遇。

      如果不是陪同采訪的村婦聯主任張昌菊的介紹,我們看不出牛春艷是殘疾人。蔡興兵說,他2009年才結婚。他是經過丈母娘嚴格考核后,才娶到老婆。他做的腐乳的香氣,從蒸格子處漫過來。牛春艷安靜地坐在他旁邊,靜靜地聽著,暖陽照在她身上。

      當時駐村第一書記李達明帶領工作隊和村“兩委”在蔡家巷子召開屋場會,逐一問明村民情況后說:“我在八組調查,蔡興兵這種情況,他不是貧困戶,誰還能當貧困戶?!”蔡興兵家終被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駐村第一書記以及工作隊和村“兩委”細致的工作作風、堅持原則的精神,可見一斑。

      一排新屋建在蔡興兵老屋對面的公路下,2018年落成,造價七八萬元,享受危房改造補貼25000元,豬雞圈欄補貼4000元,都還了貸款。一條橫V字型公路連接公路和蔡興兵道場。

      說到種養殖業,蔡興兵笑得合不攏嘴,飽經滄桑的臉舒展開來。

      2017年,新豬圈建成,蔡興兵享受產業扶持補貼,養殖牲豬20頭,土雞150只。新豬圈潮氣大,對豬皮膚傷害大,豬在適應過程中,容易生皮膚病,死了3頭,這是正常的。老道的語氣,自信的神色,顯示了行家里手的氣度和精明能干的本色。對于養殖業及相關知識的普及,看來工作隊也沒少下功夫。

      2019年底,蔡興兵將全部欠債還清。

      由于駐村工作隊和村“兩委”將問題考慮在前,建議蔡興兵等農戶多頭發展養殖業和種植業(養雞、養豬、養母豬、養蜜蜂,種茶、種四季豆、種土豆、種玉米等),2019年的非洲豬瘟、2020年的疫情,也沒有影響到農戶的生活和生產。

      柏果埫村有72名殘疾人,都全部脫貧,一個都沒落下!

      這里的每一片土地,每一家農戶,都留下了扶貧干部的足跡。沿著他們的足跡走一遭,你就能看到未曾有過的笑臉,未曾有過的目光,未曾有過的自信,未曾有過的氣象。“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這些曾經為窮所困的人們,和我們的國家一道在向前走。

      我想,有一天,柏果埫這個名字,也會和三峽齊名。說起三峽,人們會想到柏果埫,說起柏果埫,人們會想到三峽。

      一定會的!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三峽庫區有個柏果埫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 張 君
    發布時間:2020-12-17

      三峽庫區三斗坪鎮西南,有這樣一個村莊,鄰著千里平湖,卻熬著無水的日子。多少世代,這個村莊就象那里的草木,默默地生,默默地長,卻總是瘦瘦弱弱的,怎么也沒有長大過。時光如圣人所言:逝者如斯乎,現今,這個村莊怎樣了呢?

      今年小雪剛過,我參加宜昌市職工文學讀書協會“作家小分隊走進柏果埫村”活動,走進這個曾經默默無聞的小莊。

      車下三峽大壩翻壩高速公路,沿著銀梭樣的盤山公路上到山頂,眼前豁然一亮。

      二層樓的柏果埫村委會狀如玉蘭花挺撥端莊,樓頂“黨員群眾服務中心”紅色大字,簇擁著五星紅旗迎風飄揚,狀如花蕊隨風播撒甜蜜,滋養山野大地。沿著村委會、文化廣場、標準化衛生室、農村電子商務綜合服務中心伸展開來的銀白色硬化公路,如同美麗的花瓣,在四季的風中將芬芳和秋實,連組入戶。66個蓄水池和農田灌溉水池,30000多米管網,散布山林地頭、屋前房后,鄰著水卻缺水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100KW光伏發電站和移動、電信通信基站也建起來了。層層山巒不再是屏障,這個獨居山中的小村莊,和外面的世界有了密切的聯系。村里的生活暖了,夜晚亮了,村里的人眼看得遠了,心也大了。水、電、路這幾大難題解決了,曾經瘦弱的村莊,帶著自己的夢想,象茁壯成長的大樹,向著藍色天空,不斷抽枝吐葉。

      2014年,現任宜昌市副市長王應華來到這個省級貧困村調研考察時,心情沉重地說,柏果埫村脫貧重中之重,是要解決農民飲水和農業用水。農村沒有水,靠天吃飯,種養殖產業怎么搞得起來,怎么脫貧?

      宜昌市總工會第四任駐村第一書記李東海回憶起當初進村幫扶的情景時,輕揚的濃眉透著一股子堅毅。他說,當時都是石渣子毛路,彎彎曲曲,坑坑洼洼,睛天一身灰,雨天兩腿泥,雪天直打滾。天不亮,趕早排隊去水蕩子擔水,晚上點蠟燭照明,手機就是一個擺設。

      各級黨委和政府給予柏果埫村極大關心,市總工會、市工商聯、民建宜昌市委會、區勞動監察局定點扶貧單位持續投入和扶持,柏果埫村“兩委”和駐村工作隊一心撲在找窮因、挖窮根上,循著 “生態種養殖業產業+外出務工經濟”這個基本思路,上下齊心聚力,撬動了貧困這座壓在柏果埫身上的大山。

      勘探開采頁巖氣的人來了、開發野馬溪風景區的公司來了、萬富物流來了、投資民宿產業的人來了,“年豬文化節”趕集外鄉人來了,外國人來了、文學藝術家來了……

      5個專業合作社帶動149戶貧困戶。全村677戶1700多人,2016年,人均純收入6000多元,2020年,達到10000元以上。全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81戶,2019年底全部脫貧。這是柏果埫人精準脫貧成績單。成績單下的生活,離我們越來越近。

      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

      同行書法家、作家張天一駕車從村委會出發,到柏果埫村八組張光榮家只用了二十多分半鐘。沒通車前,七十多歲的張老漢要翻山越嶺走上大半天,到村委會辦個事,去來要一天時間。

      1948年出生的張光榮,妻子劉長玉天生軟骨病,走著走著,人就倒了,兒時因腦膜炎后遺癥弱視,看得見上面,看不到腳底。一家五口人的生活重擔,壓在張光榮身上。白天張光榮務農,晚上做家務,睡眠嚴重不足。光陰流逝,入贅的大女婿踏實能干,隨施工隊遠赴非洲塞舌爾務工。生活剛有了盼頭,2008年,一場重病奪走女婿的生命,花光了積蓄,欠下9萬多元住院費。張光榮家因病返貧。屋漏偏逢連夜雨,白螞蟻蛀蝕3間7個徑頭土墻屋。六口之家在風雨中飄搖,岌岌可危。

      2015年,黨精準扶貧的春風吹進這個山谷,張光榮家被納入村里第一批建檔立卡貧困戶,2017年脫貧。

      張光榮、老伴劉長玉和我們圍火爐而坐。

      屋內,成套藍白相間的廚柜,灶臺、黑色的抽油煙機和柴火灶和黑色的大鐵鍋奇妙組合的廚房,兼備農耕傳統與都市現代之美。屋外,成套仿古典原木色家具裝點寬敞的客廳,冰柜、電視一應俱全。門前道場周圍白菜、蔥蒜、蘿卜綠得冒油,道場旁的水泥路向后通到山上,向前連接山外。

      離開前,我們與張光榮夫妻在三屋小洋樓前合影。

      這幢樓房建成2018年,9個徑頭,造價32萬。張光榮享受國家危房改造5000元補貼。

      從我們去到我們離開,不擅長表達的張光榮,一直念叨感恩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感恩村干部,感謝駐村干部。他和老伴享受合作醫療補助和養老金等各種補貼,這兩年沒生什么大病,女兒女婿都有車,來去方便。土豆、紅苕、芋頭閑時吃得好玩。人逢喜事精神爽,舊社會過來的張光榮趕上好時代,過上了好日子。

      張光榮家的小康生活,只是外出務工經濟致富的一個縮影。今年,村委會通過點對點招聘、線上推薦、原單位對接、幫扶人介紹等多種措施,對沖疫情影響,幫助82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外出務工。張光榮后來入贅的大女婿就是這支外出務工隊伍中的一員,他在點軍工地開吊車和挖機。大女兒在秭歸陳家沖,照顧一雙兒女上學。

      蔡家巷子,位于張光榮家與村委會之間。背山面江,不起霧時,站在蔡興兵家門口看得到秭歸新縣城。青山列屏,如張開的臂彎,以愛的姿態將蔡家巷子環繞在青山梯田之間。收割過紅苕的田,篷松的黑土地,沉默如詩,蓄勢待發,等待新一輪的耕種。

      蔡家巷子,此類地名,其背后一定有許多的故事,我想應該是蔡姓人家書寫傳奇的地方。而柏果埫,似乎也有著美麗的傳說,但現在,她正書寫著自己的傳奇。

      “我們一家三口,不是黨好的政策,搞得還沒得個駱頭(土話:活不出來)。”給豬喂完飼料,趕過來的蔡興兵,邊擦手邊和我們打招呼。“稀客,火籠屋里坐,我來泡茶!”

      “泡咧!”蔡興兵妻子牛春艷應著,黑瑪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

      2011年,蔡興兵的母親因心臟病和慢阻肺,花掉6萬多元醫藥費。兒時蔡興兵頭部被燙傷,也燙傷了腦細胞,發生癌變。母親出院,他入院,用掉3萬多元手術費。蔡興兵放豬、養豬、買豬、做小生意的積蓄一下子就沒了,還欠著親戚朋友的錢。妻子脾氣越來越壞。

      這一年,蔡興兵一家三口,因病、因殘致貧。手術后的蔡興兵,視力退化,醫囑不能下力、干重活。

      要倒塌的土屋,老、弱、病、殘一家人,蔡興兵想死的心都有。半歲兒子的哭聲,喚醒他活下去的力氣。

      副市長王應華到蔡興兵家走訪,查閱蔡興兵的病歷,根據政策,建議將蔡興兵納入醫保,解決醫療費用,并送牛春艷到宜昌市優撫醫院檢查治療,為患精神障礙的牛春艷辦理殘疾證,落實居家康復相關政策和待遇。

      如果不是陪同采訪的村婦聯主任張昌菊的介紹,我們看不出牛春艷是殘疾人。蔡興兵說,他2009年才結婚。他是經過丈母娘嚴格考核后,才娶到老婆。他做的腐乳的香氣,從蒸格子處漫過來。牛春艷安靜地坐在他旁邊,靜靜地聽著,暖陽照在她身上。

      當時駐村第一書記李達明帶領工作隊和村“兩委”在蔡家巷子召開屋場會,逐一問明村民情況后說:“我在八組調查,蔡興兵這種情況,他不是貧困戶,誰還能當貧困戶?!”蔡興兵家終被納入建檔立卡貧困戶。駐村第一書記以及工作隊和村“兩委”細致的工作作風、堅持原則的精神,可見一斑。

      一排新屋建在蔡興兵老屋對面的公路下,2018年落成,造價七八萬元,享受危房改造補貼25000元,豬雞圈欄補貼4000元,都還了貸款。一條橫V字型公路連接公路和蔡興兵道場。

      說到種養殖業,蔡興兵笑得合不攏嘴,飽經滄桑的臉舒展開來。

      2017年,新豬圈建成,蔡興兵享受產業扶持補貼,養殖牲豬20頭,土雞150只。新豬圈潮氣大,對豬皮膚傷害大,豬在適應過程中,容易生皮膚病,死了3頭,這是正常的。老道的語氣,自信的神色,顯示了行家里手的氣度和精明能干的本色。對于養殖業及相關知識的普及,看來工作隊也沒少下功夫。

      2019年底,蔡興兵將全部欠債還清。

      由于駐村工作隊和村“兩委”將問題考慮在前,建議蔡興兵等農戶多頭發展養殖業和種植業(養雞、養豬、養母豬、養蜜蜂,種茶、種四季豆、種土豆、種玉米等),2019年的非洲豬瘟、2020年的疫情,也沒有影響到農戶的生活和生產。

      柏果埫村有72名殘疾人,都全部脫貧,一個都沒落下!

      這里的每一片土地,每一家農戶,都留下了扶貧干部的足跡。沿著他們的足跡走一遭,你就能看到未曾有過的笑臉,未曾有過的目光,未曾有過的自信,未曾有過的氣象。“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這些曾經為窮所困的人們,和我們的國家一道在向前走。

      我想,有一天,柏果埫這個名字,也會和三峽齊名。說起三峽,人們會想到柏果埫,說起柏果埫,人們會想到三峽。

      一定會的!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