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慈悲的法則》:尋找人性的平衡——沈嘉柯小說中的犯罪心理學思考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0-12-29    作者:于彥

      一個人無償的去幫助另一個人是為了什么?作家沈嘉柯最新長篇小說《慈悲的法則》,探討了一個深刻的社會問題,指向法律與人性的難題。小說主人公李善揚是為了救贖自己,她聽從心理專家的建議,去幫助那些同樣在痛苦的海洋掙扎的人。專家說因為同樣痛苦的人更容易產生同理心。

      是的,即使一個天生擁有體諒能力的人,在她沒有真正經歷那種被稱為創傷的痛苦時,也不太容易產生真正的同理心,畢竟同理心就是感同身受,而痛苦是分等級的,痛到想死,甚至死都不能解除的痛,就是地獄的刑罰也不過如此,輪回往復,沒有盡頭。

      如果這么痛苦就選擇死去,就不能稱為有著高級情感系統的人類了。我們是生物,就有著基因深處對生的渴望,我們是發展出高級文明的物種,就要一切向前看。所以,我們發展出來治愈創傷的職業和豐富的治愈方法。通過幫助他人來治愈自己最是有效。

      李善揚是善良的,她耐心而負責的幫助著一個又一個他人。

      可是,不幸還會讓人產生仇恨,這種情緒常常不被允許明目張膽的擺在世人面前。痛苦和懊悔之類的情緒是向內攻擊的,幾乎是當事人自己的事情,而仇恨有著強烈的向外的攻擊性,會涉及到他人,甚至傷害到他人。尤其是做壞事的人已經被判處了死刑之后,仍然不能釋懷的受害者家人,如果還要表示出仇恨,就不被理解了,一命抵一命,還想怎么樣?所以,李善揚本能的掩飾了自己的仇恨。

      李善揚是幸運的,在她幫助別人的時候也意外的為仇恨找到了歸宿。

      李善揚心中的仇恨壓抑的很深,意外發生還沒等她充分釋放自己的仇恨,罪犯就被抓住了,害死自己女兒的罪犯并不是一個多么壞的惡人,他也只是走投無路才不小心走上了絕路,且很快被判處了死刑并行刑了,那個承載她心中仇恨的人就這樣消失了。就如書中描繪的,仇恨的巖漿被巖石強行掩蓋在地下,這座火山是活的還是死的,除了李善揚沒有人知道,畢竟誰都有自己的生活,沒有人一直關注她內心深處到底有什么!

      這種無處釋放的仇恨,隨著時間的推移,讓仇恨的對象轉移了,轉移對所有的惡人,她的內心深處渴望一次對惡人的親手懲罰。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很快,這個機會來了。

      李善揚正在服務的家庭是一個因為高空拋物意外而喪子的中年夫妻,他們的遭遇和自己的遭遇非常類似,因此她格外的想要幫助他們走出陰霾,同時也對這個事故保持了高度的敏感和關注,因此在她發現男孩小輝的意外事故有一些疑點的時候,忍不住一路追蹤下去,挖掘到那個金毛主人行為的可疑。

      她用志愿者服務的途徑,主動接近和探尋,最后她覺得自己發現了真相:小輝自己的小狗因為經濟拮據不得不忍痛送人,因此當他發現一只年老的金毛有時會餓肚子的時候,就忍不住去喂它,從此建立了友誼,后來他發現金毛的主人是一個像自己爺爺一樣的老人,但這個老人非常孤獨一個人住,這讓他萌生了想要陪伴老人的想法,可惜因為這個老人的脾氣出名的不好,小輝幾次嘗試都沒有成功。

      但是這些行為讓老人產生了誤會,這個老人年輕時也曾春風得意,位及設計院副院長,但是隨著女兒和老伴的去世,兒子叛逆又總和他對著干,他感到整個世界都對他充滿了惡意,因此街坊四鄰都被他投訴過,對每個人都沒有好臉色,當然的,小輝的行為就讓他認為唯一陪伴他的金毛也要被奪走了。

      因此,他制定了一個讓意外發生的計劃,他先用晾衣桿把樓上陽臺上捆綁花盆的鐵絲勾松動了,又在有暴風雨的那天用金毛引誘小輝在他家樓下徘徊,當暴風雨來臨,風把花盆從6樓掀翻下去,正好砸到了小輝的頭,奪去了這個善良的孩子的生命。

      李善揚既沒有報警,也沒有告訴做警察的新婚丈夫,她選擇面對面的揭發這個老人。從這段時間的陪伴,她看的出,這個老人本來不是壞人,但他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

      出乎意料,被揭發的老人看上去并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原本他是在李善揚第一次登門陪伴之前就買好了安眠藥,準備結束自己生命的。生死他已經看淡了,生活這么痛苦,似乎也沒有什么可留戀的,被別人發現了他也并不恐慌,他早就在得知男孩死亡時后悔了,最初得手是快意的,雖然原本他只是想嚇唬男孩或者讓他受點傷就好,可回過神來他感到羞愧,怎么能對一個孩子做那樣的事?

      李善揚的揭發,讓他了解到男孩小輝接近金毛的真相,一個渴望溫暖的人,卻把自己未來的溫暖扼殺了,這個真相讓他更加感到自己的罪惡。不過他是一個攻擊性很強的男性,雖然已經年老,但他有權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卻不允許他人窺視,經過調查他了解到李善揚的經歷,惡意是想通的,他一下就洞察到了李善揚的內心。最后一次志愿陪伴的時候,他不慌不忙的揭開了李善揚的偽裝,直擊李善揚心底最深處:“你想親手復仇,而復仇的對象早就不存在了,你就找上了我。”

      李善揚其實并不清楚自己做這些事情的用意,她沒有做好直面自己復仇心理的準備,于是她倉皇而逃。這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自己似乎被心底的惡念控制住了,那是一個面目猙獰的怪獸。另一方面,不管真相多么殘酷多么惡劣,只要我們看到了,接納了,痛苦過后就不再彷徨,理智面對。她準備與過去告別,開始新的生活,她與新婚丈夫去度蜜月,也決定不再與那個老人聯系。

      可直面自己內心的還有那個老人,他錯待了兩個給了自己溫暖的個體:金毛和男孩。自己內心的狹隘和黑暗,讓自己與男孩的善意無緣,還親手扼殺,之后,男孩的死讓他遷怒到金毛身上,不給它喂食,最后導致金毛吃了老鼠藥而死。既然自己是值得被關心和愛的,做錯了事,便有勇氣承擔,他決定贖罪。

      老人做了幾件事來贖罪:第一件事,樓上掉落花盆的小兩口因為事故已經離婚,女主人過的非常落魄,他買下那家女主人寄賣的畫作,就在她準備自殺的那一晚,接到寄賣成功的通知讓她重拾生活的信心;第二件事,他找到李善揚幫忙制定贖罪計劃,制造自己意外死亡的事實,算是成全了李善揚要懲罰惡人的渴望;第三件事,李善揚幫忙把回了老家的男孩父母約出來參加心理專家輔導,老人則偽裝成碰瓷的,讓這對夫妻開車親自“撞死”他,雖然他不知道男孩的母親已經知道他就是兇手,車禍意外其實也不完全是意外,男孩母親本來可以阻止車禍卻沒有,這也算無意中成全了這個母親的復仇;第四件事,他終于原諒自己兒子的叛逆,用一封長信打開了兒子的心結。

      相比于在以為全世界都拋棄了他,在充滿惡意和痛苦的情況下吞安眠藥自殺,他的如此死法,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李善揚懷孕了,他的新婚丈夫戰戰兢兢的把去世女兒的房間重新裝修用來準備迎接新的生命,她沒有反對。李善揚真的放下了!男孩的媽媽也終于獲得了內心的平靜,全身心的投入了主的懷抱。

      報仇還是要手刃更痛快和解恨,這讓我想起來曾經看過的一個電影,一個外國電影。講的是一個青年奸殺了一個女孩,被判處死刑,剛好一種新的法律出臺可以代替死刑,就是讓受害者家屬提出申請每次割掉罪犯的某個身體部件作為刑罰,申請次數無限,每次手術切除的時候,受害者家屬可以在手術室的玻璃門外全程觀看。這是一個非常解恨的過程,這家人選擇了后一種懲罰,并馬上提出了申請。當第一次觀看了罪犯被截掉左手手臂時,一家人都非常痛快,就是該這樣懲罰他。罪犯截肢之后被帶到全國的青少年犯罪課堂上做展示,他還覺得自己很酷,把斷臂亮出來,試圖嚇唬那些他眼中的小屁孩們。

      三個月后,這家人申請第二次截肢,這次他們覺得截掉一個肢體不解恨,申請截掉一條腿和一條胳膊,手術完了,罪犯看到自己幾乎空蕩的四肢,崩潰了。但是,受害者家屬在他養好傷之后繼續提出了申請,另一條腿也沒了,罪犯麻木的接受著這一切。受害者的姐姐和弟弟以及母親,陸續不再參與觀看,太殘忍了,但是父親一直堅持,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提出一次申請,慢慢的這個罪犯失去了越來越多的身體部件:耳朵、眼睛、鼻子、一個肺、一個腎、一個肝、睪丸等等,只要死不掉又可以拿掉的東西都拿掉,后來,就算是醫生護士都下不去手了。而受害者父親卻每次堅持觀看,堅持下一次手術的申請。

      此時,我想,受折磨的何止是罪犯?這個受害者的父親跌入了仇恨的深淵,無法自拔,他的仇恨在燃燒自己,以和仇人同歸于盡的架勢!等到這個罪犯死了,這個父親還有“生”的希望嗎?

      總的來說,這本書還是如作者給女主起的名字一樣,暗示了善惡的歸途:“揚人善事,隱他過咎,人所慚恥處,終不宣說,聞他秘事,不向余說。”

      慈悲的法則是什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想談論一下什么是善,什么是惡!世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認知,世界觀的本質就是:本人有所為有所不為!

      大眾的普遍性觀點:為他人謀利益,就是善,損害他人利益為自己謀利益,就是惡。世人皆為利,為自己謀利益天經地義,但同時不損害他人利益,才稱為正道。

      對惡要懲之,對善要揚之。所以書中,李善揚幫助老人去以死贖罪,并沒有損害任何人的利益,不是為惡。男孩的媽媽知道老人是兒子之死的罪魁禍首,撞死老人,心中并無不忍。這樣的懲惡我認為完全可以接受。法律不是萬能的,被傷害的人可以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為自己出口氣,否則這口氣可能會生長出惡根,未來無法預料會否作出傷害到無辜之人的惡事。作為普通人,放下屠刀要有放下的理由!否則就是佛了!

      而復仇的尺度,懲罰的界限在哪里,就需要尋找一個普羅大眾都能平衡的關鍵點。就像那個電影一樣,摘掉罪犯的器官能夠發泄痛苦,但摘到什么程度,才能結束?而不至于走向失去人性的虐殺,走向扭曲。沈嘉柯的小說,就是在努力尋找這樣的人性平衡點。

      

      (于彥:女,生于70年代未,書評人、領讀者)

      

      

    《慈悲的法則》 沈嘉柯 著 西南師范大學出版社 2020年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慈悲的法則》:尋找人性的平衡——沈嘉柯小說中的犯罪心理學思考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于彥
    發布時間:2020-12-29

      一個人無償的去幫助另一個人是為了什么?作家沈嘉柯最新長篇小說《慈悲的法則》,探討了一個深刻的社會問題,指向法律與人性的難題。小說主人公李善揚是為了救贖自己,她聽從心理專家的建議,去幫助那些同樣在痛苦的海洋掙扎的人。專家說因為同樣痛苦的人更容易產生同理心。

      是的,即使一個天生擁有體諒能力的人,在她沒有真正經歷那種被稱為創傷的痛苦時,也不太容易產生真正的同理心,畢竟同理心就是感同身受,而痛苦是分等級的,痛到想死,甚至死都不能解除的痛,就是地獄的刑罰也不過如此,輪回往復,沒有盡頭。

      如果這么痛苦就選擇死去,就不能稱為有著高級情感系統的人類了。我們是生物,就有著基因深處對生的渴望,我們是發展出高級文明的物種,就要一切向前看。所以,我們發展出來治愈創傷的職業和豐富的治愈方法。通過幫助他人來治愈自己最是有效。

      李善揚是善良的,她耐心而負責的幫助著一個又一個他人。

      可是,不幸還會讓人產生仇恨,這種情緒常常不被允許明目張膽的擺在世人面前。痛苦和懊悔之類的情緒是向內攻擊的,幾乎是當事人自己的事情,而仇恨有著強烈的向外的攻擊性,會涉及到他人,甚至傷害到他人。尤其是做壞事的人已經被判處了死刑之后,仍然不能釋懷的受害者家人,如果還要表示出仇恨,就不被理解了,一命抵一命,還想怎么樣?所以,李善揚本能的掩飾了自己的仇恨。

      李善揚是幸運的,在她幫助別人的時候也意外的為仇恨找到了歸宿。

      李善揚心中的仇恨壓抑的很深,意外發生還沒等她充分釋放自己的仇恨,罪犯就被抓住了,害死自己女兒的罪犯并不是一個多么壞的惡人,他也只是走投無路才不小心走上了絕路,且很快被判處了死刑并行刑了,那個承載她心中仇恨的人就這樣消失了。就如書中描繪的,仇恨的巖漿被巖石強行掩蓋在地下,這座火山是活的還是死的,除了李善揚沒有人知道,畢竟誰都有自己的生活,沒有人一直關注她內心深處到底有什么!

      這種無處釋放的仇恨,隨著時間的推移,讓仇恨的對象轉移了,轉移對所有的惡人,她的內心深處渴望一次對惡人的親手懲罰。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很快,這個機會來了。

      李善揚正在服務的家庭是一個因為高空拋物意外而喪子的中年夫妻,他們的遭遇和自己的遭遇非常類似,因此她格外的想要幫助他們走出陰霾,同時也對這個事故保持了高度的敏感和關注,因此在她發現男孩小輝的意外事故有一些疑點的時候,忍不住一路追蹤下去,挖掘到那個金毛主人行為的可疑。

      她用志愿者服務的途徑,主動接近和探尋,最后她覺得自己發現了真相:小輝自己的小狗因為經濟拮據不得不忍痛送人,因此當他發現一只年老的金毛有時會餓肚子的時候,就忍不住去喂它,從此建立了友誼,后來他發現金毛的主人是一個像自己爺爺一樣的老人,但這個老人非常孤獨一個人住,這讓他萌生了想要陪伴老人的想法,可惜因為這個老人的脾氣出名的不好,小輝幾次嘗試都沒有成功。

      但是這些行為讓老人產生了誤會,這個老人年輕時也曾春風得意,位及設計院副院長,但是隨著女兒和老伴的去世,兒子叛逆又總和他對著干,他感到整個世界都對他充滿了惡意,因此街坊四鄰都被他投訴過,對每個人都沒有好臉色,當然的,小輝的行為就讓他認為唯一陪伴他的金毛也要被奪走了。

      因此,他制定了一個讓意外發生的計劃,他先用晾衣桿把樓上陽臺上捆綁花盆的鐵絲勾松動了,又在有暴風雨的那天用金毛引誘小輝在他家樓下徘徊,當暴風雨來臨,風把花盆從6樓掀翻下去,正好砸到了小輝的頭,奪去了這個善良的孩子的生命。

      李善揚既沒有報警,也沒有告訴做警察的新婚丈夫,她選擇面對面的揭發這個老人。從這段時間的陪伴,她看的出,這個老人本來不是壞人,但他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

      出乎意料,被揭發的老人看上去并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原本他是在李善揚第一次登門陪伴之前就買好了安眠藥,準備結束自己生命的。生死他已經看淡了,生活這么痛苦,似乎也沒有什么可留戀的,被別人發現了他也并不恐慌,他早就在得知男孩死亡時后悔了,最初得手是快意的,雖然原本他只是想嚇唬男孩或者讓他受點傷就好,可回過神來他感到羞愧,怎么能對一個孩子做那樣的事?

      李善揚的揭發,讓他了解到男孩小輝接近金毛的真相,一個渴望溫暖的人,卻把自己未來的溫暖扼殺了,這個真相讓他更加感到自己的罪惡。不過他是一個攻擊性很強的男性,雖然已經年老,但他有權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卻不允許他人窺視,經過調查他了解到李善揚的經歷,惡意是想通的,他一下就洞察到了李善揚的內心。最后一次志愿陪伴的時候,他不慌不忙的揭開了李善揚的偽裝,直擊李善揚心底最深處:“你想親手復仇,而復仇的對象早就不存在了,你就找上了我。”

      李善揚其實并不清楚自己做這些事情的用意,她沒有做好直面自己復仇心理的準備,于是她倉皇而逃。這是一個沉重的打擊,自己似乎被心底的惡念控制住了,那是一個面目猙獰的怪獸。另一方面,不管真相多么殘酷多么惡劣,只要我們看到了,接納了,痛苦過后就不再彷徨,理智面對。她準備與過去告別,開始新的生活,她與新婚丈夫去度蜜月,也決定不再與那個老人聯系。

      可直面自己內心的還有那個老人,他錯待了兩個給了自己溫暖的個體:金毛和男孩。自己內心的狹隘和黑暗,讓自己與男孩的善意無緣,還親手扼殺,之后,男孩的死讓他遷怒到金毛身上,不給它喂食,最后導致金毛吃了老鼠藥而死。既然自己是值得被關心和愛的,做錯了事,便有勇氣承擔,他決定贖罪。

      老人做了幾件事來贖罪:第一件事,樓上掉落花盆的小兩口因為事故已經離婚,女主人過的非常落魄,他買下那家女主人寄賣的畫作,就在她準備自殺的那一晚,接到寄賣成功的通知讓她重拾生活的信心;第二件事,他找到李善揚幫忙制定贖罪計劃,制造自己意外死亡的事實,算是成全了李善揚要懲罰惡人的渴望;第三件事,李善揚幫忙把回了老家的男孩父母約出來參加心理專家輔導,老人則偽裝成碰瓷的,讓這對夫妻開車親自“撞死”他,雖然他不知道男孩的母親已經知道他就是兇手,車禍意外其實也不完全是意外,男孩母親本來可以阻止車禍卻沒有,這也算無意中成全了這個母親的復仇;第四件事,他終于原諒自己兒子的叛逆,用一封長信打開了兒子的心結。

      相比于在以為全世界都拋棄了他,在充滿惡意和痛苦的情況下吞安眠藥自殺,他的如此死法,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李善揚懷孕了,他的新婚丈夫戰戰兢兢的把去世女兒的房間重新裝修用來準備迎接新的生命,她沒有反對。李善揚真的放下了!男孩的媽媽也終于獲得了內心的平靜,全身心的投入了主的懷抱。

      報仇還是要手刃更痛快和解恨,這讓我想起來曾經看過的一個電影,一個外國電影。講的是一個青年奸殺了一個女孩,被判處死刑,剛好一種新的法律出臺可以代替死刑,就是讓受害者家屬提出申請每次割掉罪犯的某個身體部件作為刑罰,申請次數無限,每次手術切除的時候,受害者家屬可以在手術室的玻璃門外全程觀看。這是一個非常解恨的過程,這家人選擇了后一種懲罰,并馬上提出了申請。當第一次觀看了罪犯被截掉左手手臂時,一家人都非常痛快,就是該這樣懲罰他。罪犯截肢之后被帶到全國的青少年犯罪課堂上做展示,他還覺得自己很酷,把斷臂亮出來,試圖嚇唬那些他眼中的小屁孩們。

      三個月后,這家人申請第二次截肢,這次他們覺得截掉一個肢體不解恨,申請截掉一條腿和一條胳膊,手術完了,罪犯看到自己幾乎空蕩的四肢,崩潰了。但是,受害者家屬在他養好傷之后繼續提出了申請,另一條腿也沒了,罪犯麻木的接受著這一切。受害者的姐姐和弟弟以及母親,陸續不再參與觀看,太殘忍了,但是父親一直堅持,而且每隔一段時間就提出一次申請,慢慢的這個罪犯失去了越來越多的身體部件:耳朵、眼睛、鼻子、一個肺、一個腎、一個肝、睪丸等等,只要死不掉又可以拿掉的東西都拿掉,后來,就算是醫生護士都下不去手了。而受害者父親卻每次堅持觀看,堅持下一次手術的申請。

      此時,我想,受折磨的何止是罪犯?這個受害者的父親跌入了仇恨的深淵,無法自拔,他的仇恨在燃燒自己,以和仇人同歸于盡的架勢!等到這個罪犯死了,這個父親還有“生”的希望嗎?

      總的來說,這本書還是如作者給女主起的名字一樣,暗示了善惡的歸途:“揚人善事,隱他過咎,人所慚恥處,終不宣說,聞他秘事,不向余說。”

      慈悲的法則是什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想談論一下什么是善,什么是惡!世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認知,世界觀的本質就是:本人有所為有所不為!

      大眾的普遍性觀點:為他人謀利益,就是善,損害他人利益為自己謀利益,就是惡。世人皆為利,為自己謀利益天經地義,但同時不損害他人利益,才稱為正道。

      對惡要懲之,對善要揚之。所以書中,李善揚幫助老人去以死贖罪,并沒有損害任何人的利益,不是為惡。男孩的媽媽知道老人是兒子之死的罪魁禍首,撞死老人,心中并無不忍。這樣的懲惡我認為完全可以接受。法律不是萬能的,被傷害的人可以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為自己出口氣,否則這口氣可能會生長出惡根,未來無法預料會否作出傷害到無辜之人的惡事。作為普通人,放下屠刀要有放下的理由!否則就是佛了!

      而復仇的尺度,懲罰的界限在哪里,就需要尋找一個普羅大眾都能平衡的關鍵點。就像那個電影一樣,摘掉罪犯的器官能夠發泄痛苦,但摘到什么程度,才能結束?而不至于走向失去人性的虐殺,走向扭曲。沈嘉柯的小說,就是在努力尋找這樣的人性平衡點。

      

      (于彥:女,生于70年代未,書評人、領讀者)

      

      

    《慈悲的法則》 沈嘉柯 著 西南師范大學出版社 2020年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