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藏在心中的幸福——讀東風工人詩人蔡崢嶸《穿工裝的女人》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1-01-04    作者:江戎天

      元旦從上海回家,我讀著詩人蔡崢嶸《穿工裝的女人》,分享一線女工的美麗剪影,思考我28歲的青春。

      我認識詩人蔡崢嶸,是在疫情期間東風論壇上。她教了我很多寫詩的知識。最關鍵的是她告訴我:作為年輕人,一定要用感恩的心頌揚美好生活。她是東風公司一名普通工人,她的任務是在機床上為東風汽車生產各種規模的小螺帽。她無限熱愛這個崗位,只要一走進車間,只要一開動機床,那些鋼鐵就會從她溫柔的手中變成栩栩如生的生命。當一顆顆精靈一樣的小螺帽,被迅速裝配到無數東風汽車上,她的眼睛就放著光芒,幾十年如一日。

      她是一位平凡女工,幾十年來堅持詩歌創作。她寫汽車、車間,寫她的快樂和人生百味,在全國影響級報刊發表詩歌數百首。2015年,中央電視臺專門為她錄制了《工人詩篇》專題,并在朝聞天下欄目播出。

      近期,她發表《穿工裝的女人》,把平凡的東風人、平凡的東風女工描繪得神采奕奕、充滿詩情畫意。“除了把你想象成月光,還有柔軟的春風。穿工裝的女人,我更愿意把你想象成紫色的地丁。”我在百度上查詢什么是地丁。那是令人心曠神怡的一種紫色的花。你可以想像它是戀愛中的少女,也可以說它是溫暖的媽媽。如果你把它比喻為飽經風霜的鄉下祖母,也不為過。人們常說詩人的情懷像浪漫的云彩,而我覺得蔡崢嶸老師把東風公司的車間女工,比喻成月光和紫色的地丁,無不洋溢著春風的情懷和人生的榮光。她曾在另一首詩歌里寫過她的崗位,那些生機勃勃的小螺帽,從她的車床噴薄而出,帶著詩人的孕育和初吻。

      這是天底下最樸素的一位母親,跟我的母親一樣,平平凡凡。但她永遠充滿著對生活的美好期盼,對文學的執著探索。用最寬容、最深沉的凡人之愛和詩人的靈慧之眸,謳歌自己的祖國,禮贊為中國汽車工業發展默默做出巨大奉獻的所有東風人。這些,已遠遠超出一個詩人的高尚情懷。

      詩,有多大用處呢?常有人問我,我內疚得無言回答。像我們這些長年奔波在最前線的90后,詩歌像被遺忘在衣柜里的一件衣裳,重見它時才一聲驚喜。有段時間,詩人也曾經彷徨,一度失去創作的靈感。她和一幫女工到青藏高原散心。忽然看見一輛卡車從清澈的拉木措湖疾駛而過。她突然驚叫道:“那是我們的東風!車上有我的螺帽!”她和閨蜜像瘋子一樣揮舞著紅圍巾,追趕馳騁的汽車,直到汽車不見了蹤影,她才停下。這時,她突然覺得心結了無,心中充滿了光明。那一刻,詩人又重拾了靈魂,可謂“唯有東風喚我回。”

      其實幸福和美好一直藏在我們心中。“穿工裝的女人看不見自己的光芒。它只在機器與零件撞擊聲中忙碌,低頭與鐵打交道。”這專注的神情和敬業精神,其實這是詩人在給自己和所有的東風女工寫生。我在疫情期間還讀過詩人其他作品,有一首詩大意是“我在23樓看山坡上的桃花,廚房的水開了,桃花把天空燃燒成彩霞”。這是對生活的無限珍愛和眷戀。

      生活是絢麗的萬花筒,詩人也有悲傷。她寫清明節給姐姐上墳:“墳上插滿了彩色的紙花,我在人間,姐姐在地下。我抬頭望天,不忍淚水浸濕姐姐的花衣裳”。她寫故鄉:千年的渡口抑制著內心的奔涌,迎來一年一度的人聲鼎沸。哦,春節來了!

      我們在平凡的歲月安享平凡的幸福,如今日元旦,心中蕩起向往的波瀾。我們生在這偉大時代,有什么可以阻攔我們?庚子年走了,辛丑年來了,14億中國人鐵桶般地圍住了新冠病毒。第二個50年開局之年,凝聚著東風人無限智慧的“嵐圖”向全球發布,即將漂洋過海,占領全球新高地。所有美好,不期而至,每一天都是詩和遠方。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藏在心中的幸福——讀東風工人詩人蔡崢嶸《穿工裝的女人》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江戎天
    發布時間:2021-01-04

      元旦從上海回家,我讀著詩人蔡崢嶸《穿工裝的女人》,分享一線女工的美麗剪影,思考我28歲的青春。

      我認識詩人蔡崢嶸,是在疫情期間東風論壇上。她教了我很多寫詩的知識。最關鍵的是她告訴我:作為年輕人,一定要用感恩的心頌揚美好生活。她是東風公司一名普通工人,她的任務是在機床上為東風汽車生產各種規模的小螺帽。她無限熱愛這個崗位,只要一走進車間,只要一開動機床,那些鋼鐵就會從她溫柔的手中變成栩栩如生的生命。當一顆顆精靈一樣的小螺帽,被迅速裝配到無數東風汽車上,她的眼睛就放著光芒,幾十年如一日。

      她是一位平凡女工,幾十年來堅持詩歌創作。她寫汽車、車間,寫她的快樂和人生百味,在全國影響級報刊發表詩歌數百首。2015年,中央電視臺專門為她錄制了《工人詩篇》專題,并在朝聞天下欄目播出。

      近期,她發表《穿工裝的女人》,把平凡的東風人、平凡的東風女工描繪得神采奕奕、充滿詩情畫意。“除了把你想象成月光,還有柔軟的春風。穿工裝的女人,我更愿意把你想象成紫色的地丁。”我在百度上查詢什么是地丁。那是令人心曠神怡的一種紫色的花。你可以想像它是戀愛中的少女,也可以說它是溫暖的媽媽。如果你把它比喻為飽經風霜的鄉下祖母,也不為過。人們常說詩人的情懷像浪漫的云彩,而我覺得蔡崢嶸老師把東風公司的車間女工,比喻成月光和紫色的地丁,無不洋溢著春風的情懷和人生的榮光。她曾在另一首詩歌里寫過她的崗位,那些生機勃勃的小螺帽,從她的車床噴薄而出,帶著詩人的孕育和初吻。

      這是天底下最樸素的一位母親,跟我的母親一樣,平平凡凡。但她永遠充滿著對生活的美好期盼,對文學的執著探索。用最寬容、最深沉的凡人之愛和詩人的靈慧之眸,謳歌自己的祖國,禮贊為中國汽車工業發展默默做出巨大奉獻的所有東風人。這些,已遠遠超出一個詩人的高尚情懷。

      詩,有多大用處呢?常有人問我,我內疚得無言回答。像我們這些長年奔波在最前線的90后,詩歌像被遺忘在衣柜里的一件衣裳,重見它時才一聲驚喜。有段時間,詩人也曾經彷徨,一度失去創作的靈感。她和一幫女工到青藏高原散心。忽然看見一輛卡車從清澈的拉木措湖疾駛而過。她突然驚叫道:“那是我們的東風!車上有我的螺帽!”她和閨蜜像瘋子一樣揮舞著紅圍巾,追趕馳騁的汽車,直到汽車不見了蹤影,她才停下。這時,她突然覺得心結了無,心中充滿了光明。那一刻,詩人又重拾了靈魂,可謂“唯有東風喚我回。”

      其實幸福和美好一直藏在我們心中。“穿工裝的女人看不見自己的光芒。它只在機器與零件撞擊聲中忙碌,低頭與鐵打交道。”這專注的神情和敬業精神,其實這是詩人在給自己和所有的東風女工寫生。我在疫情期間還讀過詩人其他作品,有一首詩大意是“我在23樓看山坡上的桃花,廚房的水開了,桃花把天空燃燒成彩霞”。這是對生活的無限珍愛和眷戀。

      生活是絢麗的萬花筒,詩人也有悲傷。她寫清明節給姐姐上墳:“墳上插滿了彩色的紙花,我在人間,姐姐在地下。我抬頭望天,不忍淚水浸濕姐姐的花衣裳”。她寫故鄉:千年的渡口抑制著內心的奔涌,迎來一年一度的人聲鼎沸。哦,春節來了!

      我們在平凡的歲月安享平凡的幸福,如今日元旦,心中蕩起向往的波瀾。我們生在這偉大時代,有什么可以阻攔我們?庚子年走了,辛丑年來了,14億中國人鐵桶般地圍住了新冠病毒。第二個50年開局之年,凝聚著東風人無限智慧的“嵐圖”向全球發布,即將漂洋過海,占領全球新高地。所有美好,不期而至,每一天都是詩和遠方。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