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批評 > 作家作品研討 >

    在童貞稚趣中凸顯家國情懷——淺讀劉丙鈞的兒童詩集《寫給女兒的詩》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1-03-01    作者:劉小平

      知名兒童文學詩人、作家劉丙鈞近日贈給我由現代出版社出版的詩集《寫給女兒的詩》,讀后甚為欣喜。兒童詩相比成人詩,或者其他藝術門類,是一種“深入淺出”的藝術。兒童詩是寫給童貞的孩子們閱讀的,所以其詩作表面文字一般淺顯易懂,但是殊不知,其文字背后的詩人卻必須是豐厚的,往往有著五彩斑斕的人生經驗,有著數十年積淀的文學閱歷,有著深沉厚實的家國情懷。筆者以為主要有如下幾方面的藝術特色。

      一是突破小情小趣局囿,凸顯家國情懷

      如詩集中傳播最廣、入選選本最多的一首《媽媽的愛》:“有一個很熱很熱的夜晚,/我從夢中醒來,/媽媽正給我扇著扇子,水卻濕透了她的衣裳。//啊,媽媽的愛是清涼的風。”然后“媽媽的愛是遮雨的傘”,“是滴落的淚”,“是責備的目光。”最后升華為“最愛的應該是祖國,/祖國是我們所有人的媽媽。”字面的確是淺顯的,甚至都不用闡釋,但是卻能令我們由近而遠的想到很多的事情。詩中的“媽媽”應該是一種象征,既實寫生我養我的母親,也象征著我們親愛的祖國。就其象征意義而言,母親“滴落的淚”,難道不可以聯想到中國當代史上的不平等條約、火燒圓明園、遭受日本侵略等種種屈辱歷史?“責備的目光”難道不能聯想到在為中華民族崛起的征途上,我們尚存的種種慵懶、怠惰、失誤,從而激起我們進一步的奉獻與奮進?

      再如《深秋的對話》:“寒霜:住口!不許你再講!/秋風:不許你再唱!/小草:我已不再發抖了,/誰也禁不住我歌唱。/我要唱,唱出心中的希望,/春風……春雨……春陽”小草本是弱小的,田坎、路邊,隨處可見,這不就是人民大眾嗎?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新征程上,我們對外國列強的凌辱不屑一顧,我們挺起胸膛,勇往直前,且要大聲歌唱。詩人在小草身上熔鑄了自己熾熱的感情,使小草的形象產生了催人淚下的藝術力量。

      二、透過適合兒童理解的意象,賦予哲思寓意的思辨取向

      《誰懂一棵樹》:“可以彎曲/可以裸露疤痕/但你必須/以一種昂首的姿態/向天空挺進”。這哪里是寫樹,分明是寫人生、人格的哲理。表達了一種在極端困難、飽受挫折的命運中的不屈不撓的人生姿態。在這表面淺顯的詩句中,“小我”與“大我”、有限與無限、個人命運與家國情懷、現實情狀與未來期許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交融,有著極大的藝術想象空間。

      再例舉一首《綠螞蟻》,這首詩也是當代兒童詩界頗有影響。

      一滴露水滴下來,一滴雨水落下來,

      奇怪的葉子會褪色,

      染綠黑螞染綠黃螞蟻,

      綠顏色洗不掉也擦不去。

      黃螞蟻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趕出來。

      綠螞蟻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趕出來。

      爬回綠葉子,爬上綠葉子,

      黃螞蟻看看黑螞蟻,黑螞蟻看看黃螞蟻,

      都很沉重都很感慨,

      想說點什么想做點什么,沒說也沒做。

      都成了綠螞蟻覺得很親近。

      一則童話故事?一則寓言故事?文字依然淺顯,寓意分明深邃。

      兩只螞蟻,何其渺小?一滴雨水就能使它們改變顏色。卻為什么竟然會相互看不順眼?為什么會有“種族歧視”?豈不是特別可笑?

      兩只形象異端,不再被家族接納的綠螞蟻,這個家族怎么了?喪失了對親人基本的辨識能力,多么令人傷痛!這讓我們想起如何辨別真偽、忠奸,如何對待親人,怎么才能避免親者痛仇者快的遺恨發生?

      兩只小螞蟻,或者更多的小螞蟻,都變成綠螞蟻了,突然就摒棄了恩怨情仇,放下了糾葛與立場,頓時覺得親近了?

      你也成了綠螞蟻,我也成了綠螞蟻,就看著順眼了,彼此能接受了?這又讓我們想起在社會的大染缸里浸染過的一些人事……這是不是在批判一種沉淪,抑或是批判一種國民性?

      這首詩,正因為意象的新奇,而導致了哲思豐厚、無限闡釋的可能性,豐富又博大。這樣的詩,你說它是兒童詩當然不錯,但是在它表面的溫和下面,也藏著魯迅先生的犀利。

      三、手法有獨特個性,多以對話者視角來敘情闡意

      兒童詩家們各有表現手法上的獨到之處,如有的長于比喻賦興,有的善用意象表達,有的句式整齊,不一而足,因為這種興味上的不同而形成了兒童詩家園搖曳多姿、百花盛開的景象。劉丙鈞多以對話者視角來敘情闡意,形成了獨特的視角和藝術風格。從總體上來,詩集名《寫給女兒的詩》,就是一種與女兒對話的姿態。全書共六小輯,其中第五小輯《女兒,你聽我說》不正是跟女兒對話嗎?其實,其它各輯,雖是另外的命名方式,但大體上也都是在跟女兒對話。

      再具體到每一首短詩,也都是在進行心靈的對話。

      《命運•海——給一位十六歲的朋友》:“你說/不肯起錨出港的船/就不配叫作船/(你的輪椅車是不知疲倦的船/追求是你高高揚起的帆)//到海上去認識海/(海是無法想象的)/認識海上的風/認識每天都是嶄新的太陽/(你的心也是太陽)”,這是在跟一位殘疾少年進行對話。

      《唱給大自然母親的歌》:“為了爸爸記憶中的小河,/為了媽媽夢中的藍天,/為了我們和我們的后代子孫,/就讓我們/從清澈自己的目光開始/清澈小河,/就讓我們/從擦拭自己的心靈開始/擦拭天空”。對話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這是與大自然母親的對話,但卻是多聲部的,詩中有女兒,有爸爸,也有大自然,算是三方對話。

      《我們一天天長大》:“學會邁步,學會思索/我們選擇著路/路也選擇著我們/路不會是直的/腳步卻不能歪斜”。這顯而易見也是在跟女兒談人生。“我們”一詞,又顯示出,詩人是在跟女兒和女兒們這一代人在進行集體對話。

      《祖國,我們的祖國》:“祖國,/就是孩子和媽媽的總和。/孩子的眼睛/是祖國的天空,/媽媽的呼吸是祖國的脈博;孩子的笑聲/是春天的花蕾,/媽媽的乳汁是長江、黃河。”這里,盡顯家國情懷,是女兒這一代人在跟祖國對話。

      四、鎖定兒童詩讀者對象,現童趣呈童貞的稚趣之作

      兒童詩的讀者對象主要是兒童,必然要呈現童趣,否則何必非要叫兒童詩呢?當然,以成人的視角和語氣寫的兒童詩,也有一定的存在價值,而且這方面的詩作者也為數不少,但是兩者相權,筆者更看重現童趣呈童貞的稚趣之作。《寫給女兒的詩》顯然有這方面的明顯特色。

      《我和電子琴》:“手指在鍵盤上沒精打采地散步/心卻隨風而去飄成流云/五線譜總像小蝌蚪游來游去/琴聲里總摻進小麻雀的嘰嘰喳喳……真希望得一種對彈琴過敏的病/真希望爸爸就是發現這種病的醫生/那樣,爸爸就會把電子琴禁閉在琴盒里/那樣,爸爸就會讓我像小鳥飛出屋子”

      《謝謝你,春天》:“謝謝你揉開小河/凍僵的嘴巴/嘩嘩地唱起歌來/一枚枚快活的小魚/游動成音符/謝謝你幫小樹亮出/珍藏了許久的旗子/呼啦呼啦地綠了天空/綠了我們的眼睛”

      《太陽系》:“九顆行星是九個孩子,/太陽是個圓臉的阿姨。/他們在開運動會吧,/一顆行星站在一條跑道里。//跑了一圈又一圈,/還沒分出高低。/到底誰能得個第一,/這可是個有趣的謎。”

      《給女兒之二》:“小鳥飛了/飛走的還有它快活的歌/小鳥聽不懂你的問候/小鳥不理解你的真誠/小鳥有一段受驚的記憶”

      劉丙鈞的詩集名為《寫給女兒的詩》,在書里的“創作談”中也詳談了他一直堅持給女兒慧慧寫詩的經歷。從慧慧的出生,到牙牙學語、蹣跚學步,到各種學習、補習、娛樂,到帶她外出旅游考察,再到成人,有自己的世界,劉丙鈞一直堅持為女兒寫詩,以一顆深沉的父愛之心守護慧慧。我同樣是當父親養女兒的人,我也曾經為女兒寫過幾首詩,但是卻沒有長期堅持,所以我感覺,慧慧是最詩意最幸福的一個女兒。同時,慧慧也是劉丙鈞最成功的一首詩(“創作談”里稱“女兒,就是我的的一首詩”),她成人后當了律師,在電視節目中談起父親當年寫給她的這些詩作時“潸然淚下,席間觀眾亦是動容”,因而帶給“老爸可謂甚感欣慰”。當然,筆者理解,這本詩集也不止于寫給女兒慧慧,而是代表著全天下的父親,寫給所有的慧慧們的,如此博大豐沛的愛,理當得到全天下女孩的喜歡。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在童貞稚趣中凸顯家國情懷——淺讀劉丙鈞的兒童詩集《寫給女兒的詩》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劉小平
    發布時間:2021-03-01

      知名兒童文學詩人、作家劉丙鈞近日贈給我由現代出版社出版的詩集《寫給女兒的詩》,讀后甚為欣喜。兒童詩相比成人詩,或者其他藝術門類,是一種“深入淺出”的藝術。兒童詩是寫給童貞的孩子們閱讀的,所以其詩作表面文字一般淺顯易懂,但是殊不知,其文字背后的詩人卻必須是豐厚的,往往有著五彩斑斕的人生經驗,有著數十年積淀的文學閱歷,有著深沉厚實的家國情懷。筆者以為主要有如下幾方面的藝術特色。

      一是突破小情小趣局囿,凸顯家國情懷

      如詩集中傳播最廣、入選選本最多的一首《媽媽的愛》:“有一個很熱很熱的夜晚,/我從夢中醒來,/媽媽正給我扇著扇子,水卻濕透了她的衣裳。//啊,媽媽的愛是清涼的風。”然后“媽媽的愛是遮雨的傘”,“是滴落的淚”,“是責備的目光。”最后升華為“最愛的應該是祖國,/祖國是我們所有人的媽媽。”字面的確是淺顯的,甚至都不用闡釋,但是卻能令我們由近而遠的想到很多的事情。詩中的“媽媽”應該是一種象征,既實寫生我養我的母親,也象征著我們親愛的祖國。就其象征意義而言,母親“滴落的淚”,難道不可以聯想到中國當代史上的不平等條約、火燒圓明園、遭受日本侵略等種種屈辱歷史?“責備的目光”難道不能聯想到在為中華民族崛起的征途上,我們尚存的種種慵懶、怠惰、失誤,從而激起我們進一步的奉獻與奮進?

      再如《深秋的對話》:“寒霜:住口!不許你再講!/秋風:不許你再唱!/小草:我已不再發抖了,/誰也禁不住我歌唱。/我要唱,唱出心中的希望,/春風……春雨……春陽”小草本是弱小的,田坎、路邊,隨處可見,這不就是人民大眾嗎?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新征程上,我們對外國列強的凌辱不屑一顧,我們挺起胸膛,勇往直前,且要大聲歌唱。詩人在小草身上熔鑄了自己熾熱的感情,使小草的形象產生了催人淚下的藝術力量。

      二、透過適合兒童理解的意象,賦予哲思寓意的思辨取向

      《誰懂一棵樹》:“可以彎曲/可以裸露疤痕/但你必須/以一種昂首的姿態/向天空挺進”。這哪里是寫樹,分明是寫人生、人格的哲理。表達了一種在極端困難、飽受挫折的命運中的不屈不撓的人生姿態。在這表面淺顯的詩句中,“小我”與“大我”、有限與無限、個人命運與家國情懷、現實情狀與未來期許等,都得到了很好的交融,有著極大的藝術想象空間。

      再例舉一首《綠螞蟻》,這首詩也是當代兒童詩界頗有影響。

      一滴露水滴下來,一滴雨水落下來,

      奇怪的葉子會褪色,

      染綠黑螞染綠黃螞蟻,

      綠顏色洗不掉也擦不去。

      黃螞蟻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趕出來。

      綠螞蟻回不了家,回家就被趕出來。

      爬回綠葉子,爬上綠葉子,

      黃螞蟻看看黑螞蟻,黑螞蟻看看黃螞蟻,

      都很沉重都很感慨,

      想說點什么想做點什么,沒說也沒做。

      都成了綠螞蟻覺得很親近。

      一則童話故事?一則寓言故事?文字依然淺顯,寓意分明深邃。

      兩只螞蟻,何其渺小?一滴雨水就能使它們改變顏色。卻為什么竟然會相互看不順眼?為什么會有“種族歧視”?豈不是特別可笑?

      兩只形象異端,不再被家族接納的綠螞蟻,這個家族怎么了?喪失了對親人基本的辨識能力,多么令人傷痛!這讓我們想起如何辨別真偽、忠奸,如何對待親人,怎么才能避免親者痛仇者快的遺恨發生?

      兩只小螞蟻,或者更多的小螞蟻,都變成綠螞蟻了,突然就摒棄了恩怨情仇,放下了糾葛與立場,頓時覺得親近了?

      你也成了綠螞蟻,我也成了綠螞蟻,就看著順眼了,彼此能接受了?這又讓我們想起在社會的大染缸里浸染過的一些人事……這是不是在批判一種沉淪,抑或是批判一種國民性?

      這首詩,正因為意象的新奇,而導致了哲思豐厚、無限闡釋的可能性,豐富又博大。這樣的詩,你說它是兒童詩當然不錯,但是在它表面的溫和下面,也藏著魯迅先生的犀利。

      三、手法有獨特個性,多以對話者視角來敘情闡意

      兒童詩家們各有表現手法上的獨到之處,如有的長于比喻賦興,有的善用意象表達,有的句式整齊,不一而足,因為這種興味上的不同而形成了兒童詩家園搖曳多姿、百花盛開的景象。劉丙鈞多以對話者視角來敘情闡意,形成了獨特的視角和藝術風格。從總體上來,詩集名《寫給女兒的詩》,就是一種與女兒對話的姿態。全書共六小輯,其中第五小輯《女兒,你聽我說》不正是跟女兒對話嗎?其實,其它各輯,雖是另外的命名方式,但大體上也都是在跟女兒對話。

      再具體到每一首短詩,也都是在進行心靈的對話。

      《命運•海——給一位十六歲的朋友》:“你說/不肯起錨出港的船/就不配叫作船/(你的輪椅車是不知疲倦的船/追求是你高高揚起的帆)//到海上去認識海/(海是無法想象的)/認識海上的風/認識每天都是嶄新的太陽/(你的心也是太陽)”,這是在跟一位殘疾少年進行對話。

      《唱給大自然母親的歌》:“為了爸爸記憶中的小河,/為了媽媽夢中的藍天,/為了我們和我們的后代子孫,/就讓我們/從清澈自己的目光開始/清澈小河,/就讓我們/從擦拭自己的心靈開始/擦拭天空”。對話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這是與大自然母親的對話,但卻是多聲部的,詩中有女兒,有爸爸,也有大自然,算是三方對話。

      《我們一天天長大》:“學會邁步,學會思索/我們選擇著路/路也選擇著我們/路不會是直的/腳步卻不能歪斜”。這顯而易見也是在跟女兒談人生。“我們”一詞,又顯示出,詩人是在跟女兒和女兒們這一代人在進行集體對話。

      《祖國,我們的祖國》:“祖國,/就是孩子和媽媽的總和。/孩子的眼睛/是祖國的天空,/媽媽的呼吸是祖國的脈博;孩子的笑聲/是春天的花蕾,/媽媽的乳汁是長江、黃河。”這里,盡顯家國情懷,是女兒這一代人在跟祖國對話。

      四、鎖定兒童詩讀者對象,現童趣呈童貞的稚趣之作

      兒童詩的讀者對象主要是兒童,必然要呈現童趣,否則何必非要叫兒童詩呢?當然,以成人的視角和語氣寫的兒童詩,也有一定的存在價值,而且這方面的詩作者也為數不少,但是兩者相權,筆者更看重現童趣呈童貞的稚趣之作。《寫給女兒的詩》顯然有這方面的明顯特色。

      《我和電子琴》:“手指在鍵盤上沒精打采地散步/心卻隨風而去飄成流云/五線譜總像小蝌蚪游來游去/琴聲里總摻進小麻雀的嘰嘰喳喳……真希望得一種對彈琴過敏的病/真希望爸爸就是發現這種病的醫生/那樣,爸爸就會把電子琴禁閉在琴盒里/那樣,爸爸就會讓我像小鳥飛出屋子”

      《謝謝你,春天》:“謝謝你揉開小河/凍僵的嘴巴/嘩嘩地唱起歌來/一枚枚快活的小魚/游動成音符/謝謝你幫小樹亮出/珍藏了許久的旗子/呼啦呼啦地綠了天空/綠了我們的眼睛”

      《太陽系》:“九顆行星是九個孩子,/太陽是個圓臉的阿姨。/他們在開運動會吧,/一顆行星站在一條跑道里。//跑了一圈又一圈,/還沒分出高低。/到底誰能得個第一,/這可是個有趣的謎。”

      《給女兒之二》:“小鳥飛了/飛走的還有它快活的歌/小鳥聽不懂你的問候/小鳥不理解你的真誠/小鳥有一段受驚的記憶”

      劉丙鈞的詩集名為《寫給女兒的詩》,在書里的“創作談”中也詳談了他一直堅持給女兒慧慧寫詩的經歷。從慧慧的出生,到牙牙學語、蹣跚學步,到各種學習、補習、娛樂,到帶她外出旅游考察,再到成人,有自己的世界,劉丙鈞一直堅持為女兒寫詩,以一顆深沉的父愛之心守護慧慧。我同樣是當父親養女兒的人,我也曾經為女兒寫過幾首詩,但是卻沒有長期堅持,所以我感覺,慧慧是最詩意最幸福的一個女兒。同時,慧慧也是劉丙鈞最成功的一首詩(“創作談”里稱“女兒,就是我的的一首詩”),她成人后當了律師,在電視節目中談起父親當年寫給她的這些詩作時“潸然淚下,席間觀眾亦是動容”,因而帶給“老爸可謂甚感欣慰”。當然,筆者理解,這本詩集也不止于寫給女兒慧慧,而是代表著全天下的父親,寫給所有的慧慧們的,如此博大豐沛的愛,理當得到全天下女孩的喜歡。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