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其他原创 >

    高山小镇,何以“骏马”奔腾?

    来源:恩施作协    发布时间:2021-03-03    作者:牟凡 曹睿熙

      骏马奖是中国作协主办的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国家级奖项,每三年评选一次。截至目前,恩施州共有7位作家荣获骏马奖,其中邓斌、杨秀武、徐晓华三位都来自恩施市红土乡。一个偏远的高山小乡镇就有3人先后获得了骏马奖,高山小镇,何以“骏马”奔腾?

      数百年秉承文教传统与文化传承

      2020年8月,徐晓华的长篇散文《那条叫清江的河》获得第十二届骏马奖。在此之前,邓斌、向国平的评论集《远去的诗魂》获第八届骏马奖,杨秀武的诗集《巴国俪歌》获第九届骏马奖。提及自己的创作灵感之源,他们都不约而同毫不犹豫地回答:“来自故乡红土。”

      红土乡是女儿会的故乡,自古以来都是清江流域移民迁入之地,源源不断的外来文化,给这深山中的弹丸之地注入新鲜血液。无论朝代更迭,红土乡这片土地重文崇礼、尊重文化的百年文教传统依然一脉相承。

      如果说红土大地的历史宛如一条河流,那么这条河流从源头起便一直向往着“文化”。“做一个文化人”这种价值追求代代传承,深入血脉和骨髓。

      “文学有血统,有血缘”,杨秀武如是说。红土的文学之脉,可追溯到400多年前的容美土司,田氏家族文学便是这血统的源头。与当时其他土司有所不同的是,容美土司家族中文人辈出,给这片土地留下美不胜收的诗文。他们对文学的热爱、对浪漫的追求也浸染着这片土地。

      是一代代的文学的基因浸淫着这片高山土地。对文学、文化、教育的极致追求,在红土人一代代的传承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杨秀武回忆:“那时候,因为家里只有一条没有补丁的裤子,祖父、祖母只能分别出门。但日子即使那么艰难,也要供伯伯、父亲两兄弟读书。”徐晓华也说:“我的直系亲属有十几位都是教师,自己随时能够得到他们的指导,因此获益匪浅。自小身边的氛围便是看重的不是有没有钱,而是后代在学业上的成就”。

      2008年8月,在广东经商的红土籍实业家乐超拿出10万元设立红土教育基金,用于支持红土教育事业发展。2013年,乐超赞助红土籍作家创作出版10卷本《荆楚文坛作家文库•红土作家文丛》,2016年,乐超又拿出20万元资助出版《红土作家文丛》(第二套)。红土人对教育和文化的看重可见一斑。

      对教育的重视是红土人对精神文化追求的一个侧面,对传统礼仪的维护、对文化生活的向往是红土人的生活日常。徐晓华认为,至今红土乡仍是恩施州传统礼仪原型保持最完整的地方之一。

      对长辈的尊重、人与人之间交际礼仪、婚丧嫁娶中的有关仪式……都是传统礼仪的体现。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对教育、文化和传统礼仪的尊崇,是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骨子里的文化符号。

      徐晓华说起一件事:去年回乡参加一场婚礼,看到一副对联字写得极好,询问后得知是当地一名煤矿工人的作品。这位矿工休息时间大多在练字。红土人日常生活中的对联,从来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装饰物,在他们心中,这是难得的艺术品。红土人对文化生活的追求,可以从一副对联中窥见。对此,杨秀武也说:“在红土,书法是敲门锤,诗歌作得好能坐上席”。

      对于文化生活的追求,在红土任何一辈人身上都不曾褪色。基于巴文化、土司文化、红色文化等文化传承,汉族、土家族、苗族、蒙古族、侗族等多民族的构成,特殊地域对文学的影响与敬畏,这些对红土作家群的形成以及东乡文风的形成是颇有影响的。有了百年文教传统一脉相承的土壤,这片厚土深埋的文学种子,一定会开花结果。

      同时,红土乡党委、政府一贯高度重视文化建设,正在组织专班积极筹备,收集整理相关资料,按照相关规定和步骤创建“中国作家之乡”。

      故土人文山水的熏陶和异质文化的启发

      红土乡与建始、鹤峰、宣恩等县接壤,加上清江带来的水上交通,经商意识宛如找到了肥沃土壤的种子,在这片土地上茁壮成长。红土曾是湘鄂大地的重要通道,施鹤古要道穿境而过。往往来来的商船、络绎不绝的商贾来自四面八方。在清江河流上,交汇的是世间万千事物;河流下,涌动的是千人思、万人念。

      “对于作家来说,思想活跃是特别重要的。红土人思想得益于这种傍河而居的河流文明,是非常解放的。”徐晓华谈到红土曾是潇湘连接楚蜀大地的交通要道时说。作为古代交通要道和重要的物资集散地,红土人思想并不闭塞,而是非常开明开放的。

      红土作家胡胜说:“古驿道输入的文化为红土文化的多样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邓斌也谈到:“历史上,施鹤古道由此经过,达官名流、巨商大贾从这里南来北往,特别是石窑高山一带居民多为湖湘一带移民,故从来不乏文人墨客,经商意识特别浓郁”。

      李传锋说:“‘三匹骏马’在家乡受到文艺的熏陶,但他们的成名却都是走出了故乡,受到了异质文化的启发。”

      “《巴国俪歌》获奖因为创意,将长诗作为短诗来写,视觉上仍然是一首长诗”,杨秀武谈到《巴国俪歌》时说道。

      在多年诗歌创作中,杨秀武不断学习,博采众长。杨秀武的创作阶段从前期民歌风、现代性书写转变到系统性创作,《巴国俪歌》则是系统性创作时期的一个成功范例。“诗歌在于语言文字之外的东西,在于意象,《巴国俪歌》的创作受到了西方诗歌语言的影响,在全诗中找不到一个成语”。

      清江河带来的河流文明,这些作家从未忘记,在他们的心间始终有条叫清江的河。

      2016年,徐晓华乘船回老家,在清江河水上,他感触很深。过去,清江湍急浪高,波涛汹涌,同时又与人亲近,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回忆。现在蓄水后,河面开阔,两岸曾经傍河居住的人早已离去,完整记录曾经的清江是其创作的初衷。《那条叫清江的河》是一位作家对傍河而居的人们生活的书写、对故乡山河的热爱。

      “清江给了我情感、美感,有了情感才能发现美,深化美。”《巴国俪歌》则是诗人杨秀武对山水的赞歌,是诗人胸中山水的表达。

      红土作家群集体对于故乡人文、山水的书写,是对故土的回首和叩拜,也是一种在异质文化影响下的告别。这种告别并不影响故土对于他们成长、成才的莫大贡献。

      红土作家群蔚为大观,蓄势待发

      “文学创作需要氛围”,徐晓华谈到红土作家群时说道:“处在红土作家群中,在日常的沟通交流中作家们常常分享自己的创作经验,自己从中收获良多。”在当今很多作品的民族地域痕迹遗失现状下,徐晓华呼唤恩施作家的文学作品更应该挖掘本民族的内质,传承民族特质。

      目前,红土籍的中国作协会员有4人、省级作协会员有15人,还有一大批州级、县级作协会员。红土还有大批后起之秀,后发力量十足。

      2008年,杜李散文诗集《乡歌,梦里的老家》入选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2013年,吕金华中篇小说《黑烟》获第五届湖北文学奖;2014年,胡礼忠诗集《巴地荡千觞》获得第五届宝石文学奖;杨其力的儿童文学《五彩池》入选人民教育出版社版的《语文》课本。

      “40后”的代表有汪南阶、杨其力、胡宇庭等,“50后”除邓斌与杨秀武外,主要有黄益举、陶治训、黄益轩、杨国武、陈贤章、胡礼忠等,“60后”主要有张思楚、刘绍敏、吕金华、徐晓华、杨穆、颜英、高本宣、刘清安、胡胜、梅德海、周文生等,30岁左右的年轻人,亦涌现了刘青梅、杜李、黄爱华、田一洁等大量新秀……在谈论到红土作家群时,邓斌感慨红土文学人才龙腾虎跃,后继有人。

      著名作家刘益善认为,红土乡作为中国乡镇一级行政区域,却聚集了阵容可观的作家队伍,是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

      恩施本土的少数民族文学是大中华文学的组成部分,有责任有能力为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整体发展贡献民族文化力量。

      这一匹匹深山里奔出的“骏马”将会激励一代代在文学之路上跋涉的恩施人,朝着更高的目标努力奋进。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翠柳街1号 湖北省作家协会 电话: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www.1peep.com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高山小镇,何以“骏马”奔腾?

    来源:恩施作协    作者:牟凡 曹睿熙
    发布时间:2021-03-03

      骏马奖是中国作协主办的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国家级奖项,每三年评选一次。截至目前,恩施州共有7位作家荣获骏马奖,其中邓斌、杨秀武、徐晓华三位都来自恩施市红土乡。一个偏远的高山小乡镇就有3人先后获得了骏马奖,高山小镇,何以“骏马”奔腾?

      数百年秉承文教传统与文化传承

      2020年8月,徐晓华的长篇散文《那条叫清江的河》获得第十二届骏马奖。在此之前,邓斌、向国平的评论集《远去的诗魂》获第八届骏马奖,杨秀武的诗集《巴国俪歌》获第九届骏马奖。提及自己的创作灵感之源,他们都不约而同毫不犹豫地回答:“来自故乡红土。”

      红土乡是女儿会的故乡,自古以来都是清江流域移民迁入之地,源源不断的外来文化,给这深山中的弹丸之地注入新鲜血液。无论朝代更迭,红土乡这片土地重文崇礼、尊重文化的百年文教传统依然一脉相承。

      如果说红土大地的历史宛如一条河流,那么这条河流从源头起便一直向往着“文化”。“做一个文化人”这种价值追求代代传承,深入血脉和骨髓。

      “文学有血统,有血缘”,杨秀武如是说。红土的文学之脉,可追溯到400多年前的容美土司,田氏家族文学便是这血统的源头。与当时其他土司有所不同的是,容美土司家族中文人辈出,给这片土地留下美不胜收的诗文。他们对文学的热爱、对浪漫的追求也浸染着这片土地。

      是一代代的文学的基因浸淫着这片高山土地。对文学、文化、教育的极致追求,在红土人一代代的传承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杨秀武回忆:“那时候,因为家里只有一条没有补丁的裤子,祖父、祖母只能分别出门。但日子即使那么艰难,也要供伯伯、父亲两兄弟读书。”徐晓华也说:“我的直系亲属有十几位都是教师,自己随时能够得到他们的指导,因此获益匪浅。自小身边的氛围便是看重的不是有没有钱,而是后代在学业上的成就”。

      2008年8月,在广东经商的红土籍实业家乐超拿出10万元设立红土教育基金,用于支持红土教育事业发展。2013年,乐超赞助红土籍作家创作出版10卷本《荆楚文坛作家文库•红土作家文丛》,2016年,乐超又拿出20万元资助出版《红土作家文丛》(第二套)。红土人对教育和文化的看重可见一斑。

      对教育的重视是红土人对精神文化追求的一个侧面,对传统礼仪的维护、对文化生活的向往是红土人的生活日常。徐晓华认为,至今红土乡仍是恩施州传统礼仪原型保持最完整的地方之一。

      对长辈的尊重、人与人之间交际礼仪、婚丧嫁娶中的有关仪式……都是传统礼仪的体现。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对教育、文化和传统礼仪的尊崇,是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骨子里的文化符号。

      徐晓华说起一件事:去年回乡参加一场婚礼,看到一副对联字写得极好,询问后得知是当地一名煤矿工人的作品。这位矿工休息时间大多在练字。红土人日常生活中的对联,从来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装饰物,在他们心中,这是难得的艺术品。红土人对文化生活的追求,可以从一副对联中窥见。对此,杨秀武也说:“在红土,书法是敲门锤,诗歌作得好能坐上席”。

      对于文化生活的追求,在红土任何一辈人身上都不曾褪色。基于巴文化、土司文化、红色文化等文化传承,汉族、土家族、苗族、蒙古族、侗族等多民族的构成,特殊地域对文学的影响与敬畏,这些对红土作家群的形成以及东乡文风的形成是颇有影响的。有了百年文教传统一脉相承的土壤,这片厚土深埋的文学种子,一定会开花结果。

      同时,红土乡党委、政府一贯高度重视文化建设,正在组织专班积极筹备,收集整理相关资料,按照相关规定和步骤创建“中国作家之乡”。

      故土人文山水的熏陶和异质文化的启发

      红土乡与建始、鹤峰、宣恩等县接壤,加上清江带来的水上交通,经商意识宛如找到了肥沃土壤的种子,在这片土地上茁壮成长。红土曾是湘鄂大地的重要通道,施鹤古要道穿境而过。往往来来的商船、络绎不绝的商贾来自四面八方。在清江河流上,交汇的是世间万千事物;河流下,涌动的是千人思、万人念。

      “对于作家来说,思想活跃是特别重要的。红土人思想得益于这种傍河而居的河流文明,是非常解放的。”徐晓华谈到红土曾是潇湘连接楚蜀大地的交通要道时说。作为古代交通要道和重要的物资集散地,红土人思想并不闭塞,而是非常开明开放的。

      红土作家胡胜说:“古驿道输入的文化为红土文化的多样性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邓斌也谈到:“历史上,施鹤古道由此经过,达官名流、巨商大贾从这里南来北往,特别是石窑高山一带居民多为湖湘一带移民,故从来不乏文人墨客,经商意识特别浓郁”。

      李传锋说:“‘三匹骏马’在家乡受到文艺的熏陶,但他们的成名却都是走出了故乡,受到了异质文化的启发。”

      “《巴国俪歌》获奖因为创意,将长诗作为短诗来写,视觉上仍然是一首长诗”,杨秀武谈到《巴国俪歌》时说道。

      在多年诗歌创作中,杨秀武不断学习,博采众长。杨秀武的创作阶段从前期民歌风、现代性书写转变到系统性创作,《巴国俪歌》则是系统性创作时期的一个成功范例。“诗歌在于语言文字之外的东西,在于意象,《巴国俪歌》的创作受到了西方诗歌语言的影响,在全诗中找不到一个成语”。

      清江河带来的河流文明,这些作家从未忘记,在他们的心间始终有条叫清江的河。

      2016年,徐晓华乘船回老家,在清江河水上,他感触很深。过去,清江湍急浪高,波涛汹涌,同时又与人亲近,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回忆。现在蓄水后,河面开阔,两岸曾经傍河居住的人早已离去,完整记录曾经的清江是其创作的初衷。《那条叫清江的河》是一位作家对傍河而居的人们生活的书写、对故乡山河的热爱。

      “清江给了我情感、美感,有了情感才能发现美,深化美。”《巴国俪歌》则是诗人杨秀武对山水的赞歌,是诗人胸中山水的表达。

      红土作家群集体对于故乡人文、山水的书写,是对故土的回首和叩拜,也是一种在异质文化影响下的告别。这种告别并不影响故土对于他们成长、成才的莫大贡献。

      红土作家群蔚为大观,蓄势待发

      “文学创作需要氛围”,徐晓华谈到红土作家群时说道:“处在红土作家群中,在日常的沟通交流中作家们常常分享自己的创作经验,自己从中收获良多。”在当今很多作品的民族地域痕迹遗失现状下,徐晓华呼唤恩施作家的文学作品更应该挖掘本民族的内质,传承民族特质。

      目前,红土籍的中国作协会员有4人、省级作协会员有15人,还有一大批州级、县级作协会员。红土还有大批后起之秀,后发力量十足。

      2008年,杜李散文诗集《乡歌,梦里的老家》入选中国作协重点扶持作品;2013年,吕金华中篇小说《黑烟》获第五届湖北文学奖;2014年,胡礼忠诗集《巴地荡千觞》获得第五届宝石文学奖;杨其力的儿童文学《五彩池》入选人民教育出版社版的《语文》课本。

      “40后”的代表有汪南阶、杨其力、胡宇庭等,“50后”除邓斌与杨秀武外,主要有黄益举、陶治训、黄益轩、杨国武、陈贤章、胡礼忠等,“60后”主要有张思楚、刘绍敏、吕金华、徐晓华、杨穆、颜英、高本宣、刘清安、胡胜、梅德海、周文生等,30岁左右的年轻人,亦涌现了刘青梅、杜李、黄爱华、田一洁等大量新秀……在谈论到红土作家群时,邓斌感慨红土文学人才龙腾虎跃,后继有人。

      著名作家刘益善认为,红土乡作为中国乡镇一级行政区域,却聚集了阵容可观的作家队伍,是值得关注的文学现象。

      恩施本土的少数民族文学是大中华文学的组成部分,有责任有能力为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为中国当代文学的整体发展贡献民族文化力量。

      这一匹匹深山里奔出的“骏马”将会激励一代代在文学之路上跋涉的恩施人,朝着更高的目标努力奋进。

    通知公告动态信息市州文讯作品研讨书评序跋新书看台专题专栏湖北作协
    Copynight@湖北作家网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备09015726号-1
    技术支持:湖北日报网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