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網上筆會 > 原創散文 >

    地 氣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1-03-04    作者:董祖斌

                          一

      一直不知道這大地有多厚。

      那些年在父母的帶領下,高舉鋤頭挖地,竭盡全力后方才掘進的幾寸深度讓我認識了土地的深厚與堅硬,乃至莊嚴。

      從小就有種感覺,雙腳要踩著大地才感覺到踏實。每次坐飛機在空中,那種對生命毫無掌控的感覺常常會心生恐懼,雖不至于因此而不敢選擇,可那種無依無靠的“漂浮”感觸深刻。

      常常在心里默念“天高地厚”幾個字,越咀嚼越覺得回味無窮。看著地球儀在手掌的撥弄下悠悠地旋轉,總想著那根軸是穿過地心的測量尺子,那種長度限制著我的想象。

      大地為人類提供了生存的一切條件,從混沌初開到今天的現代文明時代,可謂毫無保留,至忠至誠。每次看見一顆嫩芽從地里冒出頭,我仿佛看見嫩株頭頂上那抹泥土是乳汁、是血液,奉獻著最誠摯的情感與專注。同樣的想法也會在思考人類成長史的時候產生,看著這種叫做人的生靈從四足爬行到直立行走、從茹毛飲血到衣冠楚楚,總覺得人站立著的腳就像一根血管,連通著大地和肌體,經脈相通。對于每一個個體生命的成長,也會覺得始終充滿著大地的恩賜,人體上每一寸肌膚、每一段骨骼都似乎是由土地轉換、升華、凝聚而成,柔軟的、涌動的、堅硬的都是來自大地的水、泥土與石頭。

      對地的情感很復雜,愛恨交織。當年在老家勞動,每天起床后就要割麥、挖土、薅草、起壟......大地就像一塊無邊無際的海綿,吸收著勞作者的汗水、血液與生命,而且可以消納得悄無聲息,無影無痕。當累到精疲力竭還需要在土地上揮汗如雨的時候,就會非常憎恨這厚到沒有盡頭的土地,幾輩人的挖掘,外形上似乎看不出變化;當吃下這土地上收獲的糧食及進一步演化的肉食等物、恢復一身精氣神的時候,又對土地萬般感恩。慢慢認識到,土地給人類不僅僅提供了糧食,還生長著文化、情感與歷史。廣袤而深厚的土地,就是一個襁褓,孕育人類;也是一本史書,記錄人類;更像一個無邊空間,消解人類。

      地是有氣的,是一種貫穿天地的浩然正氣,可以起死回生的療養之氣,足以傲視萬物的宏偉大氣。

      小時候在農村老家,冬日早上,如果是晴天,便會看見大地上熱氣氤氳。尤其是那些深耕過的田野,在陽光的照射下,憑肉眼就能看見漂游在地面之上的一層升騰的霧氣,在嚴寒的冬日里,我似乎感受到大地深處熱血沸騰,有一種即將噴薄而出的萌動,看著看著,往往生出一種希望和勇氣。后來慢慢知道,那是清晨陽光照射后化霜所致。

      那些年,記憶中的冬天有自己的秉性,棱角分明,樸素干凈。從打霜開始,一天比一天冷,從白霜到狗牙霜,再到漫天大雪,一季冬天才依次表演完自己的節目,也讓人們暖了心情,長了記性,增了年輪。很多時候,勤苦的農人們就在這冒著熱氣的冬晨開始勞作,種土豆抑或干點別的。我看見那些背著背簍、挑著扁擔的身影在陽光里晃動,頭上和口中的熱氣與地上的蒸騰之氣交匯融合,形成一種熨帖的畫面,會覺得無比親切。那些在陽光中微微飄蕩的地氣籠罩著農人,從腳板心沁入,又從頭頂冒出來,對那些漢子或婦人們似乎是一種洗濾。種在土里的那些種子也在這種地氣的氤氳中開始復蘇,積攢起開春生長拔節的能量。真的可能有這種地氣的作用,經過這種冬日地氣的熏陶,農人更加強壯,寒冬后的他們再又一個春天到來前已經開始綻放笑臉。

                          二

      村里老人常說,很多病,接接地氣就好了,起初我不信。一次,我們家喂養的白狗在失蹤幾天后回來了,帶著奄奄一息的疲憊和橫亙在背脊上的一道刀傷,流著血,蹣跚著回到家里。當時看著非常心疼,父母親猜測可能是誰家狠心無聊的人打算吃狗肉對白狗下了毒手。也許是白狗個頭大,也許是那個歹毒人的疏忽,白狗掙脫了繩索得以生還,背上的刀傷矚目驚心。

      那些年家里一窮二白,人生病了大都靠苦捱,白狗的刀傷就更沒有任何醫藥來治療了。我當時還是小孩,白狗是玩耍的伙伴,心疼得不得了,卻又束手無策。看見白狗痛苦艱難地扭過頭舔著自己的刀傷,氣若游絲的樣子,我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父親安慰我說,不要緊,讓它接接地氣就會好起來的。我壓根不會相信,地怎么可能治病呢?白狗可能出于動物的求生本能,自己選擇在一個樹蔭下躺著。正是熱天,太陽火辣,樹蔭下面的土地陰涼濕潤。白狗把自己的肚子攤放在土地上,伸長了頸,把嘴都貼在地上,閉著眼,使勁地喘氣。我非常擔憂,幾乎一個下午,白狗就這樣的姿勢一動不動。晚上,我把狗食端在它的嘴前放著,它也沒吃幾口。我心里想著一定沒救了,臉上滿是愁云。

      父親還是安慰我說,不要急,等它再接一晚上的地氣,會有轉機的。帶著一種忐忑的心情我迷迷糊糊過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后首先就去看白狗,發現它已經站了起來,背上的傷口已經結痂,精神好了很多,看見我,露出撒歡的表情。我高興不已,蹲下來摸著它的頭,心里對這種神秘神奇的地氣贊嘆不已,沒想到,地氣居然有起死回生的高妙功效。

      后來,我也曾經在疲憊勞累后躺在地上,感受到土地與身體接觸后的那種沁入式的清涼;我也曾在失魂落魄時躺在地上,仰望蒼天,感受到脊背下面,有一種氣正在裊裊升騰,從我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注入,匯聚成一股能量,支撐起我的脊柱和頭顱,在天地之間不懼不棄。

                           三

      我相信了地氣,而又產生了擔憂。

      十多年前,乘飛機去呼和浩特,在河北河南平原的上空,我從飛機眩窗向下看,平坦的大地,不知疲倦地舒展著,瞬間讓我產生“地大物博”的自豪。可是,看著看著,我就有一種驚奇與擔憂,我發現,在這廣袤的土地上,在阡陌從橫的交織中,有很多被鋼筋水泥覆蓋的面積。那應該被稱為村莊或居民點,不是點綴,而是野蠻地侵占著土地。在橫豎交織的道路旁,就像圍棋棋坪上對壘博弈的黑白板塊,密密麻麻。一片房屋就像一顆棋子,那些道路就是棋盤上的線,棋子已經密集到快要全部覆蓋的程度了。土地似乎有了一種近乎被“全數霸占”的危險,我知道,鋼筋水泥覆蓋的地方草木不生,這片土地似乎已經“透不過氣”了。

      圍棋中有一種技巧就叫“做氣”,和對手的較量中,在合圍的空間里留下一個空位置,不至于“做死”,留一口氣,和這大地上的情景何其相似!那么多鋼筋水泥,房子、道路抑或垃圾,一寸一寸覆蓋著、蠶食著原本廣袤的土地。土地慢慢被分割、被覆蓋、被封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疊加和蔓延,綿延萬里的大地上都被蓋上了一層不見陽光、不透氣、不滲水的“硬殼”,僅剩下那些留下的“氣眼”,讓大地茍延殘喘。我知道,如此發展下去,人類在貪婪和利益的驅動下,一定會在某一天在那些“氣眼”處,驕傲地放下最后一個“棋子”,結束這場人類與大地的曠久博弈。大地之上,那些“沖、擠、靠、提”的路數再也無法翻盤,人類,也許自己給自己做了一個“死局”,演繹著宿命般的輪回。在城市化粗暴的進程里,“地氣”已經越來越受到制約。大地之上,這口越來越虛弱的“地氣”,其實已經是人類自己危險的“氣若游絲”之狀。

         

                              四

      這些年“地氣”這個詞突然冒出來,使用頻率異常頻繁。已經開始作為衡量一種狀態、品質與效果的代名詞。

      “地氣”指符合實際、切合老百姓需求、深得群眾歡迎,所以,一旦有“接地氣”的決策、舉動、言語出來,必定會有著姣好的反響。

      我細細思考,為什么會把這種品質及行為稱之為“接地氣”呢?一定是群眾都生存在大地上,都依靠大地的恩賜活著,都與土地一樣,平凡而眾多,可以承載,可以養育,同時也具有最旺盛、最廣大的生命力。

      每次想到大地,我便覺得心里非常有底氣。那些年,在老家農村,和土地天長日久的親密接觸,讓我的肌體中積淀下了土地的秉性,泥土味道,石頭般堅硬的骨頭以及可以落地生根的柔軟。無論到哪里,我總是踩著腳下的泥土艱難前行,那些腳印成為生命中的日記,綿延著,也增加著我的“氣”量。我漸漸變得不埋怨、不蹉跎、不放棄也不急躁,就像土地,安安靜靜,默默無言,只等風雪交加,只等和風麗日。

      千百年來,土地上的腳印印上去又被風化消解,生長的草木生靈消失了又誕生,亙古不變卻又瞬息萬變,周而復始。其上經歷鐵犁耕耘、兵燹奔突、火山噴涌、水旱肆掠、冷熱交加,依舊沉默無語,慷慨如初。

      遺憾的是,很多時候,總見有人嫌“地氣”太“土”,我想,那還是境界的問題。只有貫穿了那種品質,才能在世間活成自由,心靈的自由。有一首叫《平凡之路》的歌唱得很好: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暗自思忖,這應該是“地氣”的通感。

      如今,城市的地面已經被水泥吞沒,很多時候,我會專門找到那些有著裸露土地的地方,坐一坐、踩一踩,給自己加點“氣”。每次坐著,我的腦中就會浮現一些畫面:公子重耳跪地捧土、漂流海外的華人盒裝黃土、還有路遙筆下高家林伏在大地對著黃土的啼號......

      在不知道深淺的土地上,我慢慢學會知道深淺。這已經不是學問,而是智慧。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地 氣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董祖斌
    發布時間:2021-03-04

                          一

      一直不知道這大地有多厚。

      那些年在父母的帶領下,高舉鋤頭挖地,竭盡全力后方才掘進的幾寸深度讓我認識了土地的深厚與堅硬,乃至莊嚴。

      從小就有種感覺,雙腳要踩著大地才感覺到踏實。每次坐飛機在空中,那種對生命毫無掌控的感覺常常會心生恐懼,雖不至于因此而不敢選擇,可那種無依無靠的“漂浮”感觸深刻。

      常常在心里默念“天高地厚”幾個字,越咀嚼越覺得回味無窮。看著地球儀在手掌的撥弄下悠悠地旋轉,總想著那根軸是穿過地心的測量尺子,那種長度限制著我的想象。

      大地為人類提供了生存的一切條件,從混沌初開到今天的現代文明時代,可謂毫無保留,至忠至誠。每次看見一顆嫩芽從地里冒出頭,我仿佛看見嫩株頭頂上那抹泥土是乳汁、是血液,奉獻著最誠摯的情感與專注。同樣的想法也會在思考人類成長史的時候產生,看著這種叫做人的生靈從四足爬行到直立行走、從茹毛飲血到衣冠楚楚,總覺得人站立著的腳就像一根血管,連通著大地和肌體,經脈相通。對于每一個個體生命的成長,也會覺得始終充滿著大地的恩賜,人體上每一寸肌膚、每一段骨骼都似乎是由土地轉換、升華、凝聚而成,柔軟的、涌動的、堅硬的都是來自大地的水、泥土與石頭。

      對地的情感很復雜,愛恨交織。當年在老家勞動,每天起床后就要割麥、挖土、薅草、起壟......大地就像一塊無邊無際的海綿,吸收著勞作者的汗水、血液與生命,而且可以消納得悄無聲息,無影無痕。當累到精疲力竭還需要在土地上揮汗如雨的時候,就會非常憎恨這厚到沒有盡頭的土地,幾輩人的挖掘,外形上似乎看不出變化;當吃下這土地上收獲的糧食及進一步演化的肉食等物、恢復一身精氣神的時候,又對土地萬般感恩。慢慢認識到,土地給人類不僅僅提供了糧食,還生長著文化、情感與歷史。廣袤而深厚的土地,就是一個襁褓,孕育人類;也是一本史書,記錄人類;更像一個無邊空間,消解人類。

      地是有氣的,是一種貫穿天地的浩然正氣,可以起死回生的療養之氣,足以傲視萬物的宏偉大氣。

      小時候在農村老家,冬日早上,如果是晴天,便會看見大地上熱氣氤氳。尤其是那些深耕過的田野,在陽光的照射下,憑肉眼就能看見漂游在地面之上的一層升騰的霧氣,在嚴寒的冬日里,我似乎感受到大地深處熱血沸騰,有一種即將噴薄而出的萌動,看著看著,往往生出一種希望和勇氣。后來慢慢知道,那是清晨陽光照射后化霜所致。

      那些年,記憶中的冬天有自己的秉性,棱角分明,樸素干凈。從打霜開始,一天比一天冷,從白霜到狗牙霜,再到漫天大雪,一季冬天才依次表演完自己的節目,也讓人們暖了心情,長了記性,增了年輪。很多時候,勤苦的農人們就在這冒著熱氣的冬晨開始勞作,種土豆抑或干點別的。我看見那些背著背簍、挑著扁擔的身影在陽光里晃動,頭上和口中的熱氣與地上的蒸騰之氣交匯融合,形成一種熨帖的畫面,會覺得無比親切。那些在陽光中微微飄蕩的地氣籠罩著農人,從腳板心沁入,又從頭頂冒出來,對那些漢子或婦人們似乎是一種洗濾。種在土里的那些種子也在這種地氣的氤氳中開始復蘇,積攢起開春生長拔節的能量。真的可能有這種地氣的作用,經過這種冬日地氣的熏陶,農人更加強壯,寒冬后的他們再又一個春天到來前已經開始綻放笑臉。

                          二

      村里老人常說,很多病,接接地氣就好了,起初我不信。一次,我們家喂養的白狗在失蹤幾天后回來了,帶著奄奄一息的疲憊和橫亙在背脊上的一道刀傷,流著血,蹣跚著回到家里。當時看著非常心疼,父母親猜測可能是誰家狠心無聊的人打算吃狗肉對白狗下了毒手。也許是白狗個頭大,也許是那個歹毒人的疏忽,白狗掙脫了繩索得以生還,背上的刀傷矚目驚心。

      那些年家里一窮二白,人生病了大都靠苦捱,白狗的刀傷就更沒有任何醫藥來治療了。我當時還是小孩,白狗是玩耍的伙伴,心疼得不得了,卻又束手無策。看見白狗痛苦艱難地扭過頭舔著自己的刀傷,氣若游絲的樣子,我的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父親安慰我說,不要緊,讓它接接地氣就會好起來的。我壓根不會相信,地怎么可能治病呢?白狗可能出于動物的求生本能,自己選擇在一個樹蔭下躺著。正是熱天,太陽火辣,樹蔭下面的土地陰涼濕潤。白狗把自己的肚子攤放在土地上,伸長了頸,把嘴都貼在地上,閉著眼,使勁地喘氣。我非常擔憂,幾乎一個下午,白狗就這樣的姿勢一動不動。晚上,我把狗食端在它的嘴前放著,它也沒吃幾口。我心里想著一定沒救了,臉上滿是愁云。

      父親還是安慰我說,不要急,等它再接一晚上的地氣,會有轉機的。帶著一種忐忑的心情我迷迷糊糊過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后首先就去看白狗,發現它已經站了起來,背上的傷口已經結痂,精神好了很多,看見我,露出撒歡的表情。我高興不已,蹲下來摸著它的頭,心里對這種神秘神奇的地氣贊嘆不已,沒想到,地氣居然有起死回生的高妙功效。

      后來,我也曾經在疲憊勞累后躺在地上,感受到土地與身體接觸后的那種沁入式的清涼;我也曾在失魂落魄時躺在地上,仰望蒼天,感受到脊背下面,有一種氣正在裊裊升騰,從我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注入,匯聚成一股能量,支撐起我的脊柱和頭顱,在天地之間不懼不棄。

                           三

      我相信了地氣,而又產生了擔憂。

      十多年前,乘飛機去呼和浩特,在河北河南平原的上空,我從飛機眩窗向下看,平坦的大地,不知疲倦地舒展著,瞬間讓我產生“地大物博”的自豪。可是,看著看著,我就有一種驚奇與擔憂,我發現,在這廣袤的土地上,在阡陌從橫的交織中,有很多被鋼筋水泥覆蓋的面積。那應該被稱為村莊或居民點,不是點綴,而是野蠻地侵占著土地。在橫豎交織的道路旁,就像圍棋棋坪上對壘博弈的黑白板塊,密密麻麻。一片房屋就像一顆棋子,那些道路就是棋盤上的線,棋子已經密集到快要全部覆蓋的程度了。土地似乎有了一種近乎被“全數霸占”的危險,我知道,鋼筋水泥覆蓋的地方草木不生,這片土地似乎已經“透不過氣”了。

      圍棋中有一種技巧就叫“做氣”,和對手的較量中,在合圍的空間里留下一個空位置,不至于“做死”,留一口氣,和這大地上的情景何其相似!那么多鋼筋水泥,房子、道路抑或垃圾,一寸一寸覆蓋著、蠶食著原本廣袤的土地。土地慢慢被分割、被覆蓋、被封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疊加和蔓延,綿延萬里的大地上都被蓋上了一層不見陽光、不透氣、不滲水的“硬殼”,僅剩下那些留下的“氣眼”,讓大地茍延殘喘。我知道,如此發展下去,人類在貪婪和利益的驅動下,一定會在某一天在那些“氣眼”處,驕傲地放下最后一個“棋子”,結束這場人類與大地的曠久博弈。大地之上,那些“沖、擠、靠、提”的路數再也無法翻盤,人類,也許自己給自己做了一個“死局”,演繹著宿命般的輪回。在城市化粗暴的進程里,“地氣”已經越來越受到制約。大地之上,這口越來越虛弱的“地氣”,其實已經是人類自己危險的“氣若游絲”之狀。

         

                              四

      這些年“地氣”這個詞突然冒出來,使用頻率異常頻繁。已經開始作為衡量一種狀態、品質與效果的代名詞。

      “地氣”指符合實際、切合老百姓需求、深得群眾歡迎,所以,一旦有“接地氣”的決策、舉動、言語出來,必定會有著姣好的反響。

      我細細思考,為什么會把這種品質及行為稱之為“接地氣”呢?一定是群眾都生存在大地上,都依靠大地的恩賜活著,都與土地一樣,平凡而眾多,可以承載,可以養育,同時也具有最旺盛、最廣大的生命力。

      每次想到大地,我便覺得心里非常有底氣。那些年,在老家農村,和土地天長日久的親密接觸,讓我的肌體中積淀下了土地的秉性,泥土味道,石頭般堅硬的骨頭以及可以落地生根的柔軟。無論到哪里,我總是踩著腳下的泥土艱難前行,那些腳印成為生命中的日記,綿延著,也增加著我的“氣”量。我漸漸變得不埋怨、不蹉跎、不放棄也不急躁,就像土地,安安靜靜,默默無言,只等風雪交加,只等和風麗日。

      千百年來,土地上的腳印印上去又被風化消解,生長的草木生靈消失了又誕生,亙古不變卻又瞬息萬變,周而復始。其上經歷鐵犁耕耘、兵燹奔突、火山噴涌、水旱肆掠、冷熱交加,依舊沉默無語,慷慨如初。

      遺憾的是,很多時候,總見有人嫌“地氣”太“土”,我想,那還是境界的問題。只有貫穿了那種品質,才能在世間活成自由,心靈的自由。有一首叫《平凡之路》的歌唱得很好:我曾經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見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暗自思忖,這應該是“地氣”的通感。

      如今,城市的地面已經被水泥吞沒,很多時候,我會專門找到那些有著裸露土地的地方,坐一坐、踩一踩,給自己加點“氣”。每次坐著,我的腦中就會浮現一些畫面:公子重耳跪地捧土、漂流海外的華人盒裝黃土、還有路遙筆下高家林伏在大地對著黃土的啼號......

      在不知道深淺的土地上,我慢慢學會知道深淺。這已經不是學問,而是智慧。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