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有一個故事,叫長江 (刊載于《人民日報》2021年3月31日)

    來源:人民日報    發布時間:2021-03-31    作者:劉漢俊

      長江之長,不僅在長度,也在她的歷史;長江之大,不僅在水量,更在她的力量、胸懷與氣勢。長江是我們的母親河,培育了中華文明、養育了中華兒女、澆灌了大半個中國,千回百轉地流淌到今天,需要我們以敬畏之心來端詳。

      一

      長江是地球造山運動的產物。天地一根弦,江河日夜流。長江是時間的刻痕、地球的史記。億萬年前,長江以天崩地裂的節奏和石破天驚的聲響橫空出世,用古老的濤聲譜成奔涌的序曲和前進的旋律,翻過雪山冰川、高原草地,蹚過深溝峽谷、險隘洞澗,一路吸納飛瀑激流、溪泉川流,連通起江河湖海、沼澤濕地,浸潤著沃土荒漠、山林草木,以奔騰不息的姿態一往無前。它的干流經過青海、西藏至江蘇、上海等11個省區市,一路向東;它的支流經過西到甘肅、東到福建的8個省、自治區,輻輳四方。雅礱江、岷江、嘉陵江、烏江、沅水、湘水、漢江、贛江等八大支流,700多條小支流、3600多條小小支流,4萬多個中小湖泊和水庫,還有無數的細流像毛細血管一樣豐富又像蛛網一般密布,汩汩地注入長江;洞庭湖、鄱陽湖、太湖、巢湖等五大淡水湖中的4個與長江相通;南水北調工程分東、中、西三線從長江取水;京杭大運河由北向南縱貫北京至浙江等6個省市,在揚州通過里運河與長江瓜洲古渡口連通。在此,長江與海河、黃河、淮河、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部貫通,然后繼續東去,從吳淞口匯入滔滔東海。發達的長江水系,沁養著大半個中國。

      地球給長江以生命,長江給大地以生機。雨水豐沛的長江兩岸四季蔥蘢、五谷豐饒,舟濟江河湖海,物流東西南北,長江流域漸成富庶之地、安棲之所、庇佑之處,養育著世代中華兒女。回想古代歷史,北方的災荒與戰亂,使黃河流域、淮河流域人口不斷向長江流域遷移。北人南渡,東人西進,廣袤的長江以博大的胸懷、溫暖的懷抱、豐饒的物產接納了天下游子。今天的長江流域約占國土面積1/5,長江經濟帶覆蓋沿江11個省市,橫跨我國東中西三大板塊,人口規模與經濟總量占據全國“半壁江山”,生態地位突出,發展潛力巨大。長江不歇腳,生命不停息。

      二

      江河行地,萬流歸宗。金沙江與岷江在四川宜賓交匯成長江,嘉陵江與渠江、涪江匯合,從重慶朝天門涌入長江。從四川宜賓到湖北宜昌這一段,叫川江。

      船行川江,只見地勢雄奇險峻、懸崖峭壁連綿如陣,巍比岱宗,險超西岳,穩若衡山,秀甲匡廬。河道暗礁密布,漩流疾速突變。湍急在湍急中趕路,澎湃在澎湃中跳躍,讓你知道什么叫怒濤狂卷、輕舟千里,什么叫虎躍獅咆、馬奔狼突,什么叫壁立千仞、無欲則剛。那懸棺,那古棧道,那巖上的纖痕,那一道道深刻的崖上縫、壁中罅,有鬼斧神工之奇、天造地設之妙,讓你盡情想象億萬年前的江水是以怎樣的力量沖破石壁、撞開夔門、蕩出西陵峽,奔騰成一條長江的;教你懂得什么叫沒有蹚不開的路、過不去的坎,什么叫開山劈地、所向披靡,一心只向遠方的星辰和大海。

      一抬頭,一座航標燈在高處的山嘴上站著,等你,如山鷹兀立,看云霞明滅。任你時來時往,來無影去無蹤;任你潮起潮落,高一聲低一聲,它以靜待變、處變不驚。置身川江深處,看波譎云詭、蒼狗長風,峽江的浪會打濕你的眼、風干你的淚、溫潤你的念想;你會感嘆年華如水、滄桑易變,但那航標燈卻是真實的留存,堅定如磐,為你指航。

      峽江之上,蒼山之巔,有婀娜和娉婷在等你,有望眼和輕喚在等你,有軟軟的風、柔柔的雨、暖暖的愛、幽幽的怨在等你。那是一位神女,傳說中的西王母娘娘之女,她的名字叫瑤姬。孤獨的瑤姬在這里櫛風沐雨,堅守經年,除妖驅虎,一心等待治水的大禹,等待到地老天荒。楚襄王夢之求之,屈原歌之贊之,宋玉、阮籍、酈道元,李白、杜甫、劉禹錫,元稹、李賀、李商隱排隊在神女峰的腳下獻詩獻文,從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樂山大佛順流而下的范成大在白帝城等候,還有盧照鄰、楊炯、孟浩然、王維、岑參、孟郊、白居易、杜牧、歐陽修仰慕而來,遠遠地站在巫峽棧道上觀望,千里之外的瓜洲渡口、金山寺,還有王安石、陸游、張祜在翹盼。明月千里,千秋明月,多少風雅故事,發生在長江、在三峽。然而今晚,她只以煙霞為羽衣,用晚照做霓裳,將滿目秋波送給峽江崖上、嶙峋巖中那一群孤獨的身影。

      那是川江的纖夫們。“腳蹬石頭手扒沙,風里浪里不歸家”,踩著1億年前的海底、1萬年前的河床、1000年前的棧道、數百年前的鵝卵石,一隊隊、一步步,彎成力字形、伏作滿弓狀,逆水而行,向水而歌,是力量在行走、生命在歌唱。那巖石上深深的纖痕,那風吹日曬黑得像江中石一樣的臉和臂膀,那打著旋渦在峽谷和江面回蕩的川江號子,像動感的雕塑、凝固的浪線。一根纖繩便把七百里三峽拉成了五線譜,呦呦旋律從古來,嘈嘈音符向東去。然而,水路再曲折,行程再遙遠,長江卻幾乎圍繞一根軸線做等幅運動,曲曲折折彎彎繞繞,最終在軸線上選擇了自己的入海口。這根軸線就是北緯30度線。

      地球北緯30度附近,是一個奇特而神秘的地帶,一道人類文明之謎。尼羅河、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恒河、密西西比河、雅魯藏布江和長江等大江大河都橫跨這一地帶;古埃及文明、古巴比倫文明、古印度文明、瑪雅文明、長江文明在這一地帶聚集,同緯度的三星堆古蜀國遺址正在被深度挖掘;珠穆朗瑪峰等地球上的7座最高峰,以及至今無人登頂的梅里雪山在這一帶列陣;神秘的百慕大群島等在附近隱現,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在不遠處潛伏。長江像一條彩線,串聯起無數的文明珍珠;又像是一根臍帶,一頭深深地扎進中華腹地,汲取能量后奔向浩蕩東海。

      長江流域是人類的搖籃、文化的故鄉。長江上游地區的元謀人、巫山人,中游地區的長陽人、鄖縣人,制造出石斧石錛石犁石鏟等工具、石矛石鏃石刀石丸等武器,學會鉆木取火,揖別茹毛飲血,高舉人類文明的爝火,走過漫長的舊石器時代。上中游地區的巫山大溪文化、枝城城背溪文化、京山屈家嶺文化,下游地區的河姆渡文化、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像花兒朵朵,次第盛開在新石器時代的晨光里。這些遺址無一例外地存在大量稻殼的遺跡表明,在7000到1萬年前,長江流域已經開始種植水稻。

      長江廣納百川,文化蔥蘢葳蕤。長江流域誕生的羌藏文化、巴蜀文化、湖湘文化、荊楚文化、徽贛文化、吳越文化、海派文化,各呈芬芳,和而不同,相映生輝。長江流域的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漁獵文明走向交融,長江文化與中原文化、嶺南文化、燕趙文化、齊魯文化、西域文化,甚至異域文化煮酒論道、交流互鑒。千山同根,萬水歸江,長江因此而壯闊。無數的仁人志士、英雄豪杰從這里走向歷史舞臺,書寫中華民族的史詩,數不清的政治事件、軍事爭戰、文化現象發生在長江;無數的先哲巨匠、文人墨客從這里登上文化講臺,揮斥方遒,指點江山,舞椽筆、灑巨墨,讀不盡的雄文翰墨、詩詞歌賦如長聯披掛在長江兩岸,數不清的文化經典、文化遺存、文化標識、文化星宿從長江升空輝映神州大地。長江塑成了偉岸峭壁、險隘雄關,分娩了煙柳江南、水墨雨巷,涂抹了湖光山色、水村山郭,那一帆一浪一石一磯、一草一木一樓一臺,是長江的符號、文化的標點。長江不歇腳,文化不停滯。

      三

      長江既是神奇的景觀,更是深刻的哲學命題。

      日月千秋照,江河萬古流,思想光輝灼灼,哲學波光粼粼。運動是絕對的而靜止是相對的,回旋是暫時的而奔流是永遠的。廣納百川而不捐細流,吸納一切又輸出所有,是長江的品格;開山劈嶺、攻堅克難,百折不撓、勇往直前,是長江的性格;動則驚濤,靜若止水,從不駐足,奔騰入海,是長江的追求;只爭朝夕,不舍晝夜,是長江的自覺。一切的雪、一切的霜,所有的雨、所有的風,只為孕育世間崢嶸、滋潤天下萬物,這是長江的理想和信念。長江是生機的同義語,是包容的標志、博大的象征。生活在這樣的奔騰中,你我都是一滴澎湃的水、一朵跳躍的浪、一條濃縮的浩瀚長江。

      歲月抹不去歷史的創痕,江河洗不盡積年的風塵。不要忘卻自然的懲罰之鞭,不能虧待長江的哺育之恩。北宋晚期到南宋早期是長江的陣痛期。1500多年前北魏酈道元筆下的三峽是“素湍綠潭”,1300年前唐代李白的筆下是“碧水東流至此回”,1200多年前唐代白居易的筆下是“蜀江水碧蜀山青”。但到了830多年前,南宋詩人范成大從岷江一路直下,漂泊到漢口岸邊才見到清澈的漢水,與他幾乎同時期的詩人袁說友更是記錄道:“荊江水漲,濁波涌急”,南宋進士陳造還留下“漢江水黃濁”的日記。及至宋末元初,長江流域植被大量被采伐,水土流失更甚。從此,研讀南宋以降寫長江的詩文,已很難再見到“清流”“碧波”之類的描述。文筆如史筆,留存下長江的前世今生。

      億萬年的長江,千百年的滄桑,一路風塵仆仆、滿心傷痕酸楚,需要休養生息。長江穿越時光隧道,像一道歷史性答題橫亙在我們面前:今天,該怎樣對待長江?母親需要保護,長江需要呵護。保護生態等于拯救自己,珍視長江就是善待人類。長江之傷是人類之痛,保衛長江當舉法治之劍。

      四

      大江鋪長卷,時代揮椽筆。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走遍了長江經濟帶的11個省市,明確指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戰略定位。2016年1月5日在長江上游城市重慶、2018年4月26日在長江中游城市武漢、2020年11月14日在長江下游城市南京,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召開3次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題目從“推動”“深入推動”到“全面推動”,全方位展開,各環節深入。一場水污染防治、水生態修復、水資源保護、水安全保障的“長江保衛戰”在流域全線如火如荼地展開,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5年多來,綠色長江理念形成,“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保持長江生態原真性和完整性”,成為長江兩岸人民共同的理念、共同的行動;5年多來,長江大保護成效明顯:長江保護法正式實施,保護長江有法可依,“十年禁漁”全面實行,“重化圍江”難題逐步破解,全流域劣五類水質不斷消除,“水中大熊貓”野生江豚等快樂嬉戲江面,萬里長江綠色生態長廊成線成片規模呈現,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發生轉折性變化,經濟社會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生態藍圖已經擘畫,古老長江翻開新頁,草長鶯飛垂柳依、魚翔淺底江豚躍的美景重現長江。

      新發展理念如燈塔指航。一部長江史一定程度上就是一部人與自然的共生史。長江水力資源富足,總量幾乎占全國的一半。長江之水天上來,全程落差約6000米,天然資源化作電力優勢,于是巴塘、烏東德、溪洛渡、向家壩、三峽大壩、葛洲壩等大型水電設施呈梯級開發,展露亮色。西電東送從這里出發,長江點亮了大半個中國;南水北調從這里啟程,長江浸潤著中國的大地。長江流域擁有豐富的土地、礦產、林草、濕地、雨水資源,雄厚的科技、教育、文化、產業、市場、人力資源,是中國的經濟腹地、生態要地、創新高地、發展重地。優勢集中、輻輳廣闊是特點,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是前提,經濟總量占全國比重接近一半的長江經濟帶彎弓搭箭、蓄勢正發。唯有生態高質量,方有經濟高質量;越是永續發展,越要和諧共生。長江保護從“頭”做起,雪山草原三江源,唐古拉山昆侖山,沒有“源頭活水”就沒有大江東去“清如許”。牧民下山,策馬揚鞭告別世代家園,只為萬代千秋;漁民退捕,離船上岸轉變生產方式,是為長遠生計。一江兩湖連七河,清江、清湖、清船、清網初見成效,白鱘、江豚、白鱀豚、中華鱘、長江鱘等4300多種水生物正陸續游回安全的家。回望關山千重,展望碧空萬里,人類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嚴肅地對待長江,這是民族的百年大計、千年血脈、萬世根本。“草秀故春色,梅艷昔年妝”,美麗的長江生態正在生機重現。

      新發展藍圖正蓬勃盎然。縱使潮起潮落,任憑水豐水枯,長江正發揮出防洪、發電、供水、灌溉、航運、養殖、旅游的巨大效益。長江大橋、高速高鐵縱橫交錯,空中航線、水上航線密集交織,隧道地鐵、過江輪渡南北穿梭,一幅縱貫東西、連通南北的立體交通網披掛長江。如何讓區域協調、總體布局更科學、更合理、更有效率,長江是一道必答題,正在考驗我們的智慧。把長江經濟帶建成生態文明建設的先行示范帶、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內河經濟帶、東中西互動合作的協調發展帶,是新時代賦予長江的新使命。“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同飲一江水,共唱一首歌,強勁的長江正發力。

      兩岸青山相對出、一江清水向東流,只待時日,正在今朝。惟愿長江浩蕩,喜看萬物欣榮。古老的長江故事正在翻開新時代的新篇章。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有一個故事,叫長江 (刊載于《人民日報》2021年3月31日)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劉漢俊
    發布時間:2021-03-31

      長江之長,不僅在長度,也在她的歷史;長江之大,不僅在水量,更在她的力量、胸懷與氣勢。長江是我們的母親河,培育了中華文明、養育了中華兒女、澆灌了大半個中國,千回百轉地流淌到今天,需要我們以敬畏之心來端詳。

      一

      長江是地球造山運動的產物。天地一根弦,江河日夜流。長江是時間的刻痕、地球的史記。億萬年前,長江以天崩地裂的節奏和石破天驚的聲響橫空出世,用古老的濤聲譜成奔涌的序曲和前進的旋律,翻過雪山冰川、高原草地,蹚過深溝峽谷、險隘洞澗,一路吸納飛瀑激流、溪泉川流,連通起江河湖海、沼澤濕地,浸潤著沃土荒漠、山林草木,以奔騰不息的姿態一往無前。它的干流經過青海、西藏至江蘇、上海等11個省區市,一路向東;它的支流經過西到甘肅、東到福建的8個省、自治區,輻輳四方。雅礱江、岷江、嘉陵江、烏江、沅水、湘水、漢江、贛江等八大支流,700多條小支流、3600多條小小支流,4萬多個中小湖泊和水庫,還有無數的細流像毛細血管一樣豐富又像蛛網一般密布,汩汩地注入長江;洞庭湖、鄱陽湖、太湖、巢湖等五大淡水湖中的4個與長江相通;南水北調工程分東、中、西三線從長江取水;京杭大運河由北向南縱貫北京至浙江等6個省市,在揚州通過里運河與長江瓜洲古渡口連通。在此,長江與海河、黃河、淮河、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部貫通,然后繼續東去,從吳淞口匯入滔滔東海。發達的長江水系,沁養著大半個中國。

      地球給長江以生命,長江給大地以生機。雨水豐沛的長江兩岸四季蔥蘢、五谷豐饒,舟濟江河湖海,物流東西南北,長江流域漸成富庶之地、安棲之所、庇佑之處,養育著世代中華兒女。回想古代歷史,北方的災荒與戰亂,使黃河流域、淮河流域人口不斷向長江流域遷移。北人南渡,東人西進,廣袤的長江以博大的胸懷、溫暖的懷抱、豐饒的物產接納了天下游子。今天的長江流域約占國土面積1/5,長江經濟帶覆蓋沿江11個省市,橫跨我國東中西三大板塊,人口規模與經濟總量占據全國“半壁江山”,生態地位突出,發展潛力巨大。長江不歇腳,生命不停息。

      二

      江河行地,萬流歸宗。金沙江與岷江在四川宜賓交匯成長江,嘉陵江與渠江、涪江匯合,從重慶朝天門涌入長江。從四川宜賓到湖北宜昌這一段,叫川江。

      船行川江,只見地勢雄奇險峻、懸崖峭壁連綿如陣,巍比岱宗,險超西岳,穩若衡山,秀甲匡廬。河道暗礁密布,漩流疾速突變。湍急在湍急中趕路,澎湃在澎湃中跳躍,讓你知道什么叫怒濤狂卷、輕舟千里,什么叫虎躍獅咆、馬奔狼突,什么叫壁立千仞、無欲則剛。那懸棺,那古棧道,那巖上的纖痕,那一道道深刻的崖上縫、壁中罅,有鬼斧神工之奇、天造地設之妙,讓你盡情想象億萬年前的江水是以怎樣的力量沖破石壁、撞開夔門、蕩出西陵峽,奔騰成一條長江的;教你懂得什么叫沒有蹚不開的路、過不去的坎,什么叫開山劈地、所向披靡,一心只向遠方的星辰和大海。

      一抬頭,一座航標燈在高處的山嘴上站著,等你,如山鷹兀立,看云霞明滅。任你時來時往,來無影去無蹤;任你潮起潮落,高一聲低一聲,它以靜待變、處變不驚。置身川江深處,看波譎云詭、蒼狗長風,峽江的浪會打濕你的眼、風干你的淚、溫潤你的念想;你會感嘆年華如水、滄桑易變,但那航標燈卻是真實的留存,堅定如磐,為你指航。

      峽江之上,蒼山之巔,有婀娜和娉婷在等你,有望眼和輕喚在等你,有軟軟的風、柔柔的雨、暖暖的愛、幽幽的怨在等你。那是一位神女,傳說中的西王母娘娘之女,她的名字叫瑤姬。孤獨的瑤姬在這里櫛風沐雨,堅守經年,除妖驅虎,一心等待治水的大禹,等待到地老天荒。楚襄王夢之求之,屈原歌之贊之,宋玉、阮籍、酈道元,李白、杜甫、劉禹錫,元稹、李賀、李商隱排隊在神女峰的腳下獻詩獻文,從青城山、都江堰、峨眉山、樂山大佛順流而下的范成大在白帝城等候,還有盧照鄰、楊炯、孟浩然、王維、岑參、孟郊、白居易、杜牧、歐陽修仰慕而來,遠遠地站在巫峽棧道上觀望,千里之外的瓜洲渡口、金山寺,還有王安石、陸游、張祜在翹盼。明月千里,千秋明月,多少風雅故事,發生在長江、在三峽。然而今晚,她只以煙霞為羽衣,用晚照做霓裳,將滿目秋波送給峽江崖上、嶙峋巖中那一群孤獨的身影。

      那是川江的纖夫們。“腳蹬石頭手扒沙,風里浪里不歸家”,踩著1億年前的海底、1萬年前的河床、1000年前的棧道、數百年前的鵝卵石,一隊隊、一步步,彎成力字形、伏作滿弓狀,逆水而行,向水而歌,是力量在行走、生命在歌唱。那巖石上深深的纖痕,那風吹日曬黑得像江中石一樣的臉和臂膀,那打著旋渦在峽谷和江面回蕩的川江號子,像動感的雕塑、凝固的浪線。一根纖繩便把七百里三峽拉成了五線譜,呦呦旋律從古來,嘈嘈音符向東去。然而,水路再曲折,行程再遙遠,長江卻幾乎圍繞一根軸線做等幅運動,曲曲折折彎彎繞繞,最終在軸線上選擇了自己的入海口。這根軸線就是北緯30度線。

      地球北緯30度附近,是一個奇特而神秘的地帶,一道人類文明之謎。尼羅河、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恒河、密西西比河、雅魯藏布江和長江等大江大河都橫跨這一地帶;古埃及文明、古巴比倫文明、古印度文明、瑪雅文明、長江文明在這一地帶聚集,同緯度的三星堆古蜀國遺址正在被深度挖掘;珠穆朗瑪峰等地球上的7座最高峰,以及至今無人登頂的梅里雪山在這一帶列陣;神秘的百慕大群島等在附近隱現,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在不遠處潛伏。長江像一條彩線,串聯起無數的文明珍珠;又像是一根臍帶,一頭深深地扎進中華腹地,汲取能量后奔向浩蕩東海。

      長江流域是人類的搖籃、文化的故鄉。長江上游地區的元謀人、巫山人,中游地區的長陽人、鄖縣人,制造出石斧石錛石犁石鏟等工具、石矛石鏃石刀石丸等武器,學會鉆木取火,揖別茹毛飲血,高舉人類文明的爝火,走過漫長的舊石器時代。上中游地區的巫山大溪文化、枝城城背溪文化、京山屈家嶺文化,下游地區的河姆渡文化、馬家浜文化、良渚文化像花兒朵朵,次第盛開在新石器時代的晨光里。這些遺址無一例外地存在大量稻殼的遺跡表明,在7000到1萬年前,長江流域已經開始種植水稻。

      長江廣納百川,文化蔥蘢葳蕤。長江流域誕生的羌藏文化、巴蜀文化、湖湘文化、荊楚文化、徽贛文化、吳越文化、海派文化,各呈芬芳,和而不同,相映生輝。長江流域的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漁獵文明走向交融,長江文化與中原文化、嶺南文化、燕趙文化、齊魯文化、西域文化,甚至異域文化煮酒論道、交流互鑒。千山同根,萬水歸江,長江因此而壯闊。無數的仁人志士、英雄豪杰從這里走向歷史舞臺,書寫中華民族的史詩,數不清的政治事件、軍事爭戰、文化現象發生在長江;無數的先哲巨匠、文人墨客從這里登上文化講臺,揮斥方遒,指點江山,舞椽筆、灑巨墨,讀不盡的雄文翰墨、詩詞歌賦如長聯披掛在長江兩岸,數不清的文化經典、文化遺存、文化標識、文化星宿從長江升空輝映神州大地。長江塑成了偉岸峭壁、險隘雄關,分娩了煙柳江南、水墨雨巷,涂抹了湖光山色、水村山郭,那一帆一浪一石一磯、一草一木一樓一臺,是長江的符號、文化的標點。長江不歇腳,文化不停滯。

      三

      長江既是神奇的景觀,更是深刻的哲學命題。

      日月千秋照,江河萬古流,思想光輝灼灼,哲學波光粼粼。運動是絕對的而靜止是相對的,回旋是暫時的而奔流是永遠的。廣納百川而不捐細流,吸納一切又輸出所有,是長江的品格;開山劈嶺、攻堅克難,百折不撓、勇往直前,是長江的性格;動則驚濤,靜若止水,從不駐足,奔騰入海,是長江的追求;只爭朝夕,不舍晝夜,是長江的自覺。一切的雪、一切的霜,所有的雨、所有的風,只為孕育世間崢嶸、滋潤天下萬物,這是長江的理想和信念。長江是生機的同義語,是包容的標志、博大的象征。生活在這樣的奔騰中,你我都是一滴澎湃的水、一朵跳躍的浪、一條濃縮的浩瀚長江。

      歲月抹不去歷史的創痕,江河洗不盡積年的風塵。不要忘卻自然的懲罰之鞭,不能虧待長江的哺育之恩。北宋晚期到南宋早期是長江的陣痛期。1500多年前北魏酈道元筆下的三峽是“素湍綠潭”,1300年前唐代李白的筆下是“碧水東流至此回”,1200多年前唐代白居易的筆下是“蜀江水碧蜀山青”。但到了830多年前,南宋詩人范成大從岷江一路直下,漂泊到漢口岸邊才見到清澈的漢水,與他幾乎同時期的詩人袁說友更是記錄道:“荊江水漲,濁波涌急”,南宋進士陳造還留下“漢江水黃濁”的日記。及至宋末元初,長江流域植被大量被采伐,水土流失更甚。從此,研讀南宋以降寫長江的詩文,已很難再見到“清流”“碧波”之類的描述。文筆如史筆,留存下長江的前世今生。

      億萬年的長江,千百年的滄桑,一路風塵仆仆、滿心傷痕酸楚,需要休養生息。長江穿越時光隧道,像一道歷史性答題橫亙在我們面前:今天,該怎樣對待長江?母親需要保護,長江需要呵護。保護生態等于拯救自己,珍視長江就是善待人類。長江之傷是人類之痛,保衛長江當舉法治之劍。

      四

      大江鋪長卷,時代揮椽筆。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走遍了長江經濟帶的11個省市,明確指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戰略定位。2016年1月5日在長江上游城市重慶、2018年4月26日在長江中游城市武漢、2020年11月14日在長江下游城市南京,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召開3次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題目從“推動”“深入推動”到“全面推動”,全方位展開,各環節深入。一場水污染防治、水生態修復、水資源保護、水安全保障的“長江保衛戰”在流域全線如火如荼地展開,力度之大、規模之廣、影響之深,前所未有。5年多來,綠色長江理念形成,“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保持長江生態原真性和完整性”,成為長江兩岸人民共同的理念、共同的行動;5年多來,長江大保護成效明顯:長江保護法正式實施,保護長江有法可依,“十年禁漁”全面實行,“重化圍江”難題逐步破解,全流域劣五類水質不斷消除,“水中大熊貓”野生江豚等快樂嬉戲江面,萬里長江綠色生態長廊成線成片規模呈現,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發生轉折性變化,經濟社會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生態藍圖已經擘畫,古老長江翻開新頁,草長鶯飛垂柳依、魚翔淺底江豚躍的美景重現長江。

      新發展理念如燈塔指航。一部長江史一定程度上就是一部人與自然的共生史。長江水力資源富足,總量幾乎占全國的一半。長江之水天上來,全程落差約6000米,天然資源化作電力優勢,于是巴塘、烏東德、溪洛渡、向家壩、三峽大壩、葛洲壩等大型水電設施呈梯級開發,展露亮色。西電東送從這里出發,長江點亮了大半個中國;南水北調從這里啟程,長江浸潤著中國的大地。長江流域擁有豐富的土地、礦產、林草、濕地、雨水資源,雄厚的科技、教育、文化、產業、市場、人力資源,是中國的經濟腹地、生態要地、創新高地、發展重地。優勢集中、輻輳廣闊是特點,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是前提,經濟總量占全國比重接近一半的長江經濟帶彎弓搭箭、蓄勢正發。唯有生態高質量,方有經濟高質量;越是永續發展,越要和諧共生。長江保護從“頭”做起,雪山草原三江源,唐古拉山昆侖山,沒有“源頭活水”就沒有大江東去“清如許”。牧民下山,策馬揚鞭告別世代家園,只為萬代千秋;漁民退捕,離船上岸轉變生產方式,是為長遠生計。一江兩湖連七河,清江、清湖、清船、清網初見成效,白鱘、江豚、白鱀豚、中華鱘、長江鱘等4300多種水生物正陸續游回安全的家。回望關山千重,展望碧空萬里,人類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嚴肅地對待長江,這是民族的百年大計、千年血脈、萬世根本。“草秀故春色,梅艷昔年妝”,美麗的長江生態正在生機重現。

      新發展藍圖正蓬勃盎然。縱使潮起潮落,任憑水豐水枯,長江正發揮出防洪、發電、供水、灌溉、航運、養殖、旅游的巨大效益。長江大橋、高速高鐵縱橫交錯,空中航線、水上航線密集交織,隧道地鐵、過江輪渡南北穿梭,一幅縱貫東西、連通南北的立體交通網披掛長江。如何讓區域協調、總體布局更科學、更合理、更有效率,長江是一道必答題,正在考驗我們的智慧。把長江經濟帶建成生態文明建設的先行示范帶、引領全國轉型發展的創新驅動帶、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內河經濟帶、東中西互動合作的協調發展帶,是新時代賦予長江的新使命。“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同飲一江水,共唱一首歌,強勁的長江正發力。

      兩岸青山相對出、一江清水向東流,只待時日,正在今朝。惟愿長江浩蕩,喜看萬物欣榮。古老的長江故事正在翻開新時代的新篇章。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