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samp id="nzpq2"></samp></noscript></strong>

  • <s id="nzpq2"><nav id="nzpq2"></nav></s>
    <tt id="nzpq2"></tt>
    <t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tt> <source id="nzpq2"><meter id="nzpq2"><button id="nzpq2"></button></meter></source>

    <strong id="nzpq2"><noscript id="nzpq2"></noscript></strong>

    <font id="nzpq2"><form id="nzpq2"></form></font>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首頁 > 作家茶館 > 新作快讀 >

    走失的魚卵 (刊載于《黃河文學》2021年第一期)

    來源:湖北作家網    發布時間:2021-04-07    作者:崔迎春

      

       1998年抗洪時,在街邊撿到過活魚;這幾天,范家淵公園也有不少人抓魚。家魚塘的水漫了,魚跑出來,成了大家的魚,幾家歡喜幾家愁吧。

       愛人說不喜歡吃魚,小時見得多,到處都是;豬肉才香,一月一斤的計劃。于他說的,我倒是很神往。

       夫家最早住堤上,茅草屋,門前支個攤子,賣包子饅頭。那個位置叫鹽卡,運輸交易鹽的官船碼頭。往來商賈、官員、挑夫絡繹不絕。江里小火輪、大洋船、木帆船,往來穿梭。比這熱鬧的還有水里的魚,那時長江是黃的,滾滾東流,每到雨季浩浩蕩蕩。幾米長的中華鱘司空見慣,江豬子也如下餃子,成群結隊在水里翻滾。江豬子,土話,江豚之意,黑灰色,比海豚小,類似豬的樣貌體重。圓滾滾,滑膩膩,皮脂富有彈性,憨憨的,非常可愛。通常五六個,七八個,導彈樣彈射翻越高空,優美而富有活力。因為多,機帆船的螺旋槳常把江豬子打得血肉模糊。村民撈起來吃,肉白白的,像豬肉。

       上世紀30年代,公婆尚小,處少年時光,堤上有洋人有租界。而江豚的盛景,持續到上世紀70代末,依稀看得見在江面飛舞。

       1931年發大水,水漫過大堤,沖了一個大坑,三平方公里是有的。洪水退后,成為湖泊,水并不太深,但可淹死人,俗稱沖坑。每至春季,雨水豐沛,岸邊長草。草叫絆根草,你纏我繞,糾結著往水中蔓延。老根衍新根,新根變舊根,再長新根,一層覆一層,年復一年,有一尺多厚。人可以在上面走,顫悠悠。小孩沒問題,站著不動草會下沉;體積大的大人或腿腳不利索的,得拄根棍試著前行。湖心有魚,數不清的魚,草下也藏魚。因水質好,那些魚,一清二楚。那時捕魚,可用撿來形容。南方潮濕,空氣中水分子充盈,這樣的塘非梭羅瓦爾登湖的金沙明凈,但魚的能見度,如出一轍。

       1940年日本兵來時,追趕抗日游擊隊員和民眾。婆母他們踩著草皮,往蘆葦蕩跑。菰蒲無邊,一片汪洋,一入便不見了。日本兵在后面放槍,想過去搜。結果紛紛落水,淹死不少,實乃不熟悉地理情況所致。

      二

      沖坑在后來的幾十年中,成為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財富。捕魚的方法很多。少年取魚,一般背個圓柱形細長竹簍,帶子多為廢棄的皮帶,也有篾編的,斜挎肩上。口子用套袖或剪斷的襪樁轉圈縫上,魚和青蛙放進去,便不會跳出來。手里拿叉,像少年閏土樣,看見獵物,奮力插住。叉是自己做的,削根竹竿,把自行車換下來的鋼絲夾斷磨尖,用鉗子擰在一起。至于幾個齒,看需要,桿的長短也是。一把完美的魚叉誕生后,齒愈用愈亮,愈順手。一桿叉便是一個少年全部的武器與漁獵夢想。

      濕漉漉的夏夜,霧氣沼沼,蛙聲如潮,正是魚肥之時。幾個少年穿著套鞋,嬉笑打鬧著往沖坑去。手里白鐵皮電筒的光亮耀著寂靜河岸,影影綽綽的樹木,也晃著腳下潮濕長滿荒草的小徑。沉睡的荷香混合草腥氣,彌漫在漁火閃耀的夜晚。電筒一般兩節三節,誰的五節,會引起羨慕或嫉妒。到了沖坑,分頭尋覓。夏季多雨,水漫過草皮,很多魚上來覓食。青蛙一叉一個準;魚就太多了,運氣好時,叉到過一二十斤重的黑魚。一柱光打過去,魚兒在安眠,一動不動。黑黑的脊背,閃著細碎花紋,肉墩墩盤在那。一叉下去,任它拼命扭動,就是不松手。有時連桿帶人一起卷走;桿若脫手,拼命追也追不上。直到魚甩掉桿,遁入深處,水面洇散大片血霧。黑魚迅捷,一飆四五米遠。

       白天也去,摸幾個蝦,捉兩尾魚,再正常不過。水鄉里的人,糊口不成問題。遇到過蛇,在草叢里嗖嗖嗖,像彎曲的劍,有時突然立在小路,和少年比高,少年們撒腿就跑。也踩到過青蛇彪,即竹葉青,粗粗的,軟軟的,魂都嚇掉。所以得穿雨鞋。也有膽大的,幾個人扯一條蛇,或打死后踢一腳。蛇吃青蛙老鼠,那時很多,不存在生存危機。

       也可以找塊喜歡的草皮,挖個坑,臉盆大小,類似鑿冰取魚。見水后,把線垂下去,線拴鉤,鉤上掛蚯蚓、青蛙。不一會就有魚咬鉤,一提很沉,便有了。一條條扯上來了,草魚、青鯇、鯉魚不一而足。裝滿一簍后,結伴而歸。空氣里滿是隆重的喜悅,真有“一路教你看青山”的好心情。進堂屋,倒進木盆養起來,再美美睡上一覺,天就亮了。

      也有人在湖中心或草皮空當處,放個木盆。人坐里面,兩手劃水,往前移。用手摸或用叉插,捕的魚放入盆中。因木盆喜歡在水里打轉,故叫磨盆。這是個技術活,得有足夠經驗掌控好方向與平衡。

       還可以在岸邊或草叢里放蹦鉤子。月夜清輝十分,把竹竿插入泥土,用石頭固定好。桿尖吊尼龍線,魚鉤掛在土蛤蟆尾部,桿顫巍巍,土蛤蟆依舊是活的,在水面一蹦一蹦,所以叫蹦鉤子。弄好這些,人就可以走了,第二天一早來收桿,一般不會失望。小土蛤蟆是黑魚的餌,若想抓鱔魚或其他魚種,得用蚯蚓做料。泥鰍、鱔魚多藏于高苞根部。鱔魚的力量大,掙扎時,周圍的草撲倒一片。至于夜間發生過怎樣驚心動魄的大戰,夢鄉里的人并不知道。

      人是殘忍的,動物也是,你吃我,我吃你,多半死于誘惑。想捕獲,就要下餌。人類的進程也不例外,但那時有完美的生物鏈條。

      三

      沖坑岸邊茂盛著沖天草、蘆葦、高苞等植物。野生高苞,細,一般不能吃,長心子時才能吃。高苞稈、蘆葦稈都是柴。婆母年輕時,常在齊腰深的水里砍柴,推著雞公車,也就是獨輪車,送至江邊造紙廠換錢。雞公車,沒軸承,卯榫結構,推起來,木頭和木頭間,發出“咯嘰咯嘰”的聲音,像公雞叫,故叫雞公車。太爺太奶死后,鹽碼頭沒落,包子鋪關張。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魚塘成為活命的根本。婆母每日早起挎個籃子出門,籃里放塊磨刀石。砍柴時,刀鈍了,就水一鏜,也算是磨刀不誤砍柴工。收工時,籃子往水里一順,就是半筐鯽魚。婆母熟知環境,哪里有魚窩子,一目了然。

       鯽魚弄回來后,煮一大鍋,白白的湯,鮮得很。不放什么作料,有鹽即可。湯里打上十幾個新鮮的綠殼鴨蛋,撒把蔥花,便是十足美味。那時夫家養鴨子,二十多只,趕到水邊吃螺絲、微生物、小魚小蝦。一個個肥坨坨,扭著屁股,胖得走不動路。后來割資本主義尾巴,吃大鍋飯,要沒收,不得不弄到八層樓菜場去賣。那個年代購物憑票,幾乎沒得賣。買菜的打圍,一兩元一只,顧得這頭,顧不了那頭,有的收錢,有的沒收錢。賣了二十多元錢,算筆不小的數目。

      婆母也撿烏龜。那時烏龜常見,不是什么稀罕物,也沒多少人吃。路上、溝邊、草叢,到處都有。婆母邊走邊撿,一撿就是一籃子。回來,倒進缸里養起來。吃時殺幾個,切半個冬瓜煨上,灶間咕嘟嘟冒著熱氣,香味四溢。若誰家小孩尿床,插一只伸進紅紅的灶膛,烤得滋啦啦香。或把烏龜洗凈,掐根荷葉包好,外面裹層黃泥巴,埋在閃著火星的余燼里。熟后,扒出來,層層剝開,撒點鹽即可。據說治遺尿癥很靈驗。烏龜肉味甘性溫,益氣補腎,屬民間秘方,一代代人的智慧和經驗。河蟹,都不大,常在岸邊找東西吃,碰到也會撿回來,蒸著吃。

      因大自然無私的饋贈,愛人幾姊妹即便在艱苦歲月,也不曾餓著,個個身體長得好。糧食緊張那年月,有位五七干校的干部下放到農科所,和公爹脾味相投。公爹收留了他,弄些房前屋后的竹筍、魚蝦給他吃,算是渡過難關,且保持多年友誼。魚蝦情吧,因為有,只要勤勞,便會獲得。

      到了秋天,天地清明,空氣一寸寸剔透。水退后,魚極為平靜安詳,在水底偷偷貼膘,也是捕魚的好時節。冬季,魚休養生息,進入遲緩期。那些年冷,常封河,與北方樣,在上面溜冰,鑿洞取魚。一到春天,疏雨香意,新一輪蓬勃又開始了。

      四

       上世紀六十年代,婆母用砍柴的錢,準備在肖家巷建座屋。肖家巷是老巷,原來住著肖姓大地主。隔著一道堤,便是生意興隆的鹽卡碼頭,故很富。巷口有棵兩人合抱的銀杏樹,上千年是有的。秋風一起,金葉簌簌,美而壯觀。樹上掛口大鐘,上工收工全靠它,鐺鐺傳得很遠,有點晨鐘暮鼓的味道。不遠處有廟有祠堂,幾座青磚黑瓦的肖家祖宅立于路邊。后來隨時間推移而遠遁,連古樹根都被挖了出來。

      婆家最早堤上的草房頗精致,砍下的圓竹滾上搓好的草繩,一根根碼整齊,打上夾板,抹泥灰、牛糞做墻;檁子房梁上鋪竹板,再蓋一層層茅草。冬暖夏涼,通風透氣,材料多為竹、木。牛糞里因有沒消化掉的一節節草梗,故抹墻牢,并有淡淡草香氣。

      建瓦房要打夯,打夯要取泥,找土好的位置挖。挖后留下大坑,下雨積水成塘。塘不大,在家附近,沒人管。雨露滋養,日久年深,水愈清,堪比麗江。水草搖搖擺擺,蝦子成群結隊出沒,沒人放魚苗,各式各樣的魚雨后春筍般暢游其中。

       有種蝦透明,肚子發亮,像螢火蟲。暗夜里,顯得格外溫柔動人。還有種紅底黃花小魚,美麗極了,脊背的刺一覽無余。這些稀奇古怪奇妙的魚蝦從哪兒來,是個謎。愛人的看法較靠譜,說,還是江里的魚。億萬年的長江,億萬年的長江流域,幾萬年澤國,沒人類時,便是魚鱉的故鄉。水退了漲,漲了退,那些魚卵層層疊疊埋在土中。即便現在,荊州仍屬低洼地,頭上懸著長江。只要雨季,長江漲水,漫過大堤,城市鄉村就成了大魚塘。低處被填滿,成為大大小小的湖泊,千湖之省便是這樣來的。一旦遇水,埋在地下的魚卵就會像種子樣復活。所以民間有“千年草籽,萬年魚卵”的說法。那些魚卵在土里等待機會,哪怕有一點點希望,便會形成生命個體,比人的生命意識還頑強。聽著很感動,魚,同樣可以種在地下,每一個游走的魚卵,都是深眠不屈的呼吸。等待蘇醒,成為生命物種新鮮的鏈條。

      這個魚塘,也成為聚寶盆,吃魚,用竹筲箕去撮。小魚小蝦,五花八門,一撮半筲箕。小鯽魚、小刁子、小尖嘴魚數不勝數。不知名稱的,用土話代替,藍猛子,非常小,不到一寸,吃微生物,透明,只看見兩只眼睛和尾部的腸子。廣皮魚有一拃長,鱗厚五彩,卻很丑。土憨巴也是,它們吃藍猛子,而鰱魚一口就能將它們喝進肚。

      大自然安排好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只有這樣,自然界才能平衡,動物間相互依存吞噬。

       逮到大魚,去鱗剔骨剁絨,打魚糕、炸魚圓子;或切絲,汆魚圓子湯,都是天然美味,絕好的滋補食物。

      五

       肖家巷有古井,井水有硝,屬硬水,煮出的茶浮層白色粉末。在沒自來水的年代,吃水依舊去新河挑。新河離家近,人工渠,抗旱用。仍是長江的水,通過閘門放進來。居民吃水、洗衣、刷馬桶、牛飲水、鴨鵝鳧水都在那。初聽,有點不潔凈。其實不然,水是流動的,清亮得很。綠油油的水草藏蝦,除鯽魚,還有鴨嘴獸魚、鯰魚、黃骨、肥頭子魚等。夏日,少年們赤條條下水游泳,不知道鱸魚有刺,用手去抓,經常弄得血淋淋的。上岸,屁股大腿經常掛兩三條水蛭,也就是螞蟥。嚇得用手撣,撣不掉,使勁拉,血往外直冒。螞蟥的嘴像吸盤,內藏一圈看不見的牙齒,能釋放麻醉劑,靠吸食動物和人的血存活。它們喜潔,挑水域,能代表水質的清潔度。

       我結婚時,已九十年代,新河還在,現在也在。但沒去過,只聽說婆母常在那漂洗。真正看到新河,是今年四月份,疫情基本結束。婆母已走了近三十年,老屋也拆了近十年。光陰太快,所有房屋和圓門洞已蕩然無存。除了荒草,狗尾巴花,還是荒草和狗尾巴花。土干得要命。愛人指著一條黑乎乎的河,告訴我,那便是新河。又腥又臭,翻滾著濃稠的黑浪。昔日魚蝦見底,搖曳多姿的清澈河水早已不見。附近小區的生活污水全部排進來,成為藏污納垢之所。這條河流入西干渠,西干渠是這座城市的重要內河,唯一一條排水通道。曾被稱作龍須溝,一再治理,出現過“紅水”和“墨汁”現象。魚很難存活。工業廢水、居民排污都是禍首。這條長90公里,途經很多地方的西干渠流入監利總渠,再轉入長江。萬水歸源,長江的水最后傾入大海,環環相扣。而長江的水,又是我們活命保命的根本。古時,因水臨江而居,碼頭文化得以崛起;現今我們喝著自己制造的垃圾水,有毒水,污染的還是自己。

       長江魚類的減少,和過去肆無忌憚的捕捉,電網打撈有關,更與水質有關。各個層面的原因都有,還有回溯問題。春季時,看見一車車往江里投放魚苗,以維持生態平衡,也只是一些經濟魚,鯉魚、鯽魚、青魚、草魚、鳊魚。像考古專家在三峽卜莊河人類遺址,發現的兩米長的草魚椎骨;長至1000多斤的中華鱘的盛景很難再現。

      人類文明向前蠕動時,自然文明卻在坍塌。過去的大自然,盡管你死我活,卻是蓬勃健康的。現在的毀滅卻是災難性的。胭脂魚、花鱸很難見,鰻鱺、鰣魚蹤跡難覓,水中美人白鰭豚成為絕唱,江豚也在步其后塵。土憨巴菜場已賣到近百元一斤。搶救勢在必行,投巨資,建實驗基地,培養魚種,傾入科研人員。我們平日看到的魚,多半處于幼年期,再精心呵護,也難免夭折。所以古書上說的,魚鱉像房子那樣大,我是相信的,有好的生存環境,必然長壽。

      也許有一天,人類對有些魚的記憶,會越來越淡,像聽遠古神話,靠圖樣解說。

      六

       每至周末,常去鄉里看水看魚。真的很失望,西干渠還是那么黑,渾濁濃稠,像污了的血液。不僅沒了魚,雜草都沒有。非常難過,真擔心有一天它累了,會流不動。西干渠的一條支流原本常有人垂釣,現今一個人都沒有。水是三色水,上面一層黃,中間一層藍,底下一層白,沉淀物根據比重布局,像實驗室。那些魚很可憐,進化得極為頑強,因水下有毒,便浮在上面。只要有一點點清水,便孩子般歡實得不得了,它們太向往純潔了。鱔魚也是,寧可匐在岸邊草地吃點露水,也不愿意扎進去。有人抓,立馬掙脫,潛進去,又迅速浮起。野生魚越來越少,孤單單的小魚鷹子,蹲在石磯上,無物可吃。

       不知道這些魚能堅持多久。純潔,人類魚類共同追求的至高目標。

      岸上常有撈浮萍和背壺沿堤坡打藥之人。網兜樣瓢子伸到水里,一瓢子一瓢子往上舀。我搭赸問,每年都撈嗎?一個黑瘦,滿臉溝壑的師傅粗聲大氣道,撈什么撈,過去再厚,魚唰唰就吃完了,現在誰吃!我說撈了還長嗎?咋不長,天天長,幾天就厚厚一層,再撈再長,費時費力,師傅邊低頭干活,邊嘆氣。我笑道,那您就代替魚了!他一聽,竟撲哧笑了。

      大自然是憂傷的,魚的減少,讓生物鏈條斷掉一環。人頂上,又能頂到何時!

      另一個臉曬得油光的師傅說,過去哪打什么除草劑,現今整治環境,為美化。人工草坪越來越多,要養護,就要打藥。打了又如何,成片野草枯死,無根盤結,下雨滑坡。

      舉目看了看,河岸光禿禿的。

      那個沖坑什么時候沒的,我并不知道。見到時,便是一片銀白沙灘。也許為滅螺,杜絕血吸蟲,或許怕影響大堤的堅固,總之從江里抽沙填平了。現在被化工廠征用,建了廠房。大自然在一點點萎縮,物種也在慢慢消失。

      去年,應邀參加文旅區有關楚市水街設計的會議,參觀時,投資幾千萬的羋月橋荒在那。據說施工中,陸陸續續震死珍貴中華鱘成年魚36尾。中華鱘養殖基地在路邊,與之一墻之隔。這是件難事,基地搬走要幾千萬。停工,損失也大。不知道最后咋解決的。可見國家在這方面投資力度足夠大。可水呢,沒有優質的水源,大自然的歷練,這些魚還是溫室的嬌寶寶。

      上世紀九十年代,吃過中華鱘,肉硬。也吃過江里打上來十幾斤的黃魚,即詩經里的鳣魚。肉質粗糙,老,實在沒什么吃頭。真正鮮嫩的還是湖里的魚,獵奇沒必要。

       魚是有靈性的,人類的存在,其實也是另一種魚的存在。

       河流粘稠,就像我們的毛細血管擁堵,勢必影響全身。 污染的不僅僅是水,還有土,水田同樣受到化肥、農藥侵害。那些上萬年的魚卵,也許永無再生之機。破壞治理,治理破壞,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青山綠水,絕非表面的青山綠水,而是化學殘留物和垃圾輸出量的減少,固體垃圾,液體垃圾;民用垃圾,工業垃圾。及每個人環保意識的覺醒。

       城市再美,如果垃圾量沒減少,仍存放在地球某一處,依舊是隱患。所以環保之路很長,絕非建一個街心花園,一個綠化帶,所能體現的。那只是市政建設,人類居住環境的改善。

       人總把江河定義為人的江河,稱作母親,實是所有物種的母親。就像動植物都是土地的孩子,都有情感、思維。人類之所以優于別的孩子,是因為團結,有了協作能力,掌握了生產工具。越是強大,越要友愛自然界的兄弟姊妹,方能體現人類教養。

      又似少年取魚,給自己下了最大的餌。

      “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說的是黃河,不妨代指長江,怎奈詩經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地下魚種若何?真的不知道。很痛心,但愿自然還是自然,魚卵能夠復活,也必須作為一種夢想,并付諸行動。

       打完此篇,刷朋友圈,看到一個好消息。荊州攝影家文君,竟然在三峽庫區拍到一家三口江豚,圓溜溜,黑黑的腦袋,一對父母帶著孩子在水里嬉戲。可愛極了,真是開心之事,期待所有魚類的回歸和春暖花開。

     

    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翠柳街1號 湖北省作家協會 電話:027-68880655 027-68880616
    Copyright @ 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www.1peep.com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走失的魚卵 (刊載于《黃河文學》2021年第一期)

    來源:湖北作家網    作者:崔迎春
    發布時間:2021-04-07

      

       1998年抗洪時,在街邊撿到過活魚;這幾天,范家淵公園也有不少人抓魚。家魚塘的水漫了,魚跑出來,成了大家的魚,幾家歡喜幾家愁吧。

       愛人說不喜歡吃魚,小時見得多,到處都是;豬肉才香,一月一斤的計劃。于他說的,我倒是很神往。

       夫家最早住堤上,茅草屋,門前支個攤子,賣包子饅頭。那個位置叫鹽卡,運輸交易鹽的官船碼頭。往來商賈、官員、挑夫絡繹不絕。江里小火輪、大洋船、木帆船,往來穿梭。比這熱鬧的還有水里的魚,那時長江是黃的,滾滾東流,每到雨季浩浩蕩蕩。幾米長的中華鱘司空見慣,江豬子也如下餃子,成群結隊在水里翻滾。江豬子,土話,江豚之意,黑灰色,比海豚小,類似豬的樣貌體重。圓滾滾,滑膩膩,皮脂富有彈性,憨憨的,非常可愛。通常五六個,七八個,導彈樣彈射翻越高空,優美而富有活力。因為多,機帆船的螺旋槳常把江豬子打得血肉模糊。村民撈起來吃,肉白白的,像豬肉。

       上世紀30年代,公婆尚小,處少年時光,堤上有洋人有租界。而江豚的盛景,持續到上世紀70代末,依稀看得見在江面飛舞。

       1931年發大水,水漫過大堤,沖了一個大坑,三平方公里是有的。洪水退后,成為湖泊,水并不太深,但可淹死人,俗稱沖坑。每至春季,雨水豐沛,岸邊長草。草叫絆根草,你纏我繞,糾結著往水中蔓延。老根衍新根,新根變舊根,再長新根,一層覆一層,年復一年,有一尺多厚。人可以在上面走,顫悠悠。小孩沒問題,站著不動草會下沉;體積大的大人或腿腳不利索的,得拄根棍試著前行。湖心有魚,數不清的魚,草下也藏魚。因水質好,那些魚,一清二楚。那時捕魚,可用撿來形容。南方潮濕,空氣中水分子充盈,這樣的塘非梭羅瓦爾登湖的金沙明凈,但魚的能見度,如出一轍。

       1940年日本兵來時,追趕抗日游擊隊員和民眾。婆母他們踩著草皮,往蘆葦蕩跑。菰蒲無邊,一片汪洋,一入便不見了。日本兵在后面放槍,想過去搜。結果紛紛落水,淹死不少,實乃不熟悉地理情況所致。

      二

      沖坑在后來的幾十年中,成為取之不盡,用之不完的財富。捕魚的方法很多。少年取魚,一般背個圓柱形細長竹簍,帶子多為廢棄的皮帶,也有篾編的,斜挎肩上。口子用套袖或剪斷的襪樁轉圈縫上,魚和青蛙放進去,便不會跳出來。手里拿叉,像少年閏土樣,看見獵物,奮力插住。叉是自己做的,削根竹竿,把自行車換下來的鋼絲夾斷磨尖,用鉗子擰在一起。至于幾個齒,看需要,桿的長短也是。一把完美的魚叉誕生后,齒愈用愈亮,愈順手。一桿叉便是一個少年全部的武器與漁獵夢想。

      濕漉漉的夏夜,霧氣沼沼,蛙聲如潮,正是魚肥之時。幾個少年穿著套鞋,嬉笑打鬧著往沖坑去。手里白鐵皮電筒的光亮耀著寂靜河岸,影影綽綽的樹木,也晃著腳下潮濕長滿荒草的小徑。沉睡的荷香混合草腥氣,彌漫在漁火閃耀的夜晚。電筒一般兩節三節,誰的五節,會引起羨慕或嫉妒。到了沖坑,分頭尋覓。夏季多雨,水漫過草皮,很多魚上來覓食。青蛙一叉一個準;魚就太多了,運氣好時,叉到過一二十斤重的黑魚。一柱光打過去,魚兒在安眠,一動不動。黑黑的脊背,閃著細碎花紋,肉墩墩盤在那。一叉下去,任它拼命扭動,就是不松手。有時連桿帶人一起卷走;桿若脫手,拼命追也追不上。直到魚甩掉桿,遁入深處,水面洇散大片血霧。黑魚迅捷,一飆四五米遠。

       白天也去,摸幾個蝦,捉兩尾魚,再正常不過。水鄉里的人,糊口不成問題。遇到過蛇,在草叢里嗖嗖嗖,像彎曲的劍,有時突然立在小路,和少年比高,少年們撒腿就跑。也踩到過青蛇彪,即竹葉青,粗粗的,軟軟的,魂都嚇掉。所以得穿雨鞋。也有膽大的,幾個人扯一條蛇,或打死后踢一腳。蛇吃青蛙老鼠,那時很多,不存在生存危機。

       也可以找塊喜歡的草皮,挖個坑,臉盆大小,類似鑿冰取魚。見水后,把線垂下去,線拴鉤,鉤上掛蚯蚓、青蛙。不一會就有魚咬鉤,一提很沉,便有了。一條條扯上來了,草魚、青鯇、鯉魚不一而足。裝滿一簍后,結伴而歸。空氣里滿是隆重的喜悅,真有“一路教你看青山”的好心情。進堂屋,倒進木盆養起來,再美美睡上一覺,天就亮了。

      也有人在湖中心或草皮空當處,放個木盆。人坐里面,兩手劃水,往前移。用手摸或用叉插,捕的魚放入盆中。因木盆喜歡在水里打轉,故叫磨盆。這是個技術活,得有足夠經驗掌控好方向與平衡。

       還可以在岸邊或草叢里放蹦鉤子。月夜清輝十分,把竹竿插入泥土,用石頭固定好。桿尖吊尼龍線,魚鉤掛在土蛤蟆尾部,桿顫巍巍,土蛤蟆依舊是活的,在水面一蹦一蹦,所以叫蹦鉤子。弄好這些,人就可以走了,第二天一早來收桿,一般不會失望。小土蛤蟆是黑魚的餌,若想抓鱔魚或其他魚種,得用蚯蚓做料。泥鰍、鱔魚多藏于高苞根部。鱔魚的力量大,掙扎時,周圍的草撲倒一片。至于夜間發生過怎樣驚心動魄的大戰,夢鄉里的人并不知道。

      人是殘忍的,動物也是,你吃我,我吃你,多半死于誘惑。想捕獲,就要下餌。人類的進程也不例外,但那時有完美的生物鏈條。

      三

      沖坑岸邊茂盛著沖天草、蘆葦、高苞等植物。野生高苞,細,一般不能吃,長心子時才能吃。高苞稈、蘆葦稈都是柴。婆母年輕時,常在齊腰深的水里砍柴,推著雞公車,也就是獨輪車,送至江邊造紙廠換錢。雞公車,沒軸承,卯榫結構,推起來,木頭和木頭間,發出“咯嘰咯嘰”的聲音,像公雞叫,故叫雞公車。太爺太奶死后,鹽碼頭沒落,包子鋪關張。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魚塘成為活命的根本。婆母每日早起挎個籃子出門,籃里放塊磨刀石。砍柴時,刀鈍了,就水一鏜,也算是磨刀不誤砍柴工。收工時,籃子往水里一順,就是半筐鯽魚。婆母熟知環境,哪里有魚窩子,一目了然。

       鯽魚弄回來后,煮一大鍋,白白的湯,鮮得很。不放什么作料,有鹽即可。湯里打上十幾個新鮮的綠殼鴨蛋,撒把蔥花,便是十足美味。那時夫家養鴨子,二十多只,趕到水邊吃螺絲、微生物、小魚小蝦。一個個肥坨坨,扭著屁股,胖得走不動路。后來割資本主義尾巴,吃大鍋飯,要沒收,不得不弄到八層樓菜場去賣。那個年代購物憑票,幾乎沒得賣。買菜的打圍,一兩元一只,顧得這頭,顧不了那頭,有的收錢,有的沒收錢。賣了二十多元錢,算筆不小的數目。

      婆母也撿烏龜。那時烏龜常見,不是什么稀罕物,也沒多少人吃。路上、溝邊、草叢,到處都有。婆母邊走邊撿,一撿就是一籃子。回來,倒進缸里養起來。吃時殺幾個,切半個冬瓜煨上,灶間咕嘟嘟冒著熱氣,香味四溢。若誰家小孩尿床,插一只伸進紅紅的灶膛,烤得滋啦啦香。或把烏龜洗凈,掐根荷葉包好,外面裹層黃泥巴,埋在閃著火星的余燼里。熟后,扒出來,層層剝開,撒點鹽即可。據說治遺尿癥很靈驗。烏龜肉味甘性溫,益氣補腎,屬民間秘方,一代代人的智慧和經驗。河蟹,都不大,常在岸邊找東西吃,碰到也會撿回來,蒸著吃。

      因大自然無私的饋贈,愛人幾姊妹即便在艱苦歲月,也不曾餓著,個個身體長得好。糧食緊張那年月,有位五七干校的干部下放到農科所,和公爹脾味相投。公爹收留了他,弄些房前屋后的竹筍、魚蝦給他吃,算是渡過難關,且保持多年友誼。魚蝦情吧,因為有,只要勤勞,便會獲得。

      到了秋天,天地清明,空氣一寸寸剔透。水退后,魚極為平靜安詳,在水底偷偷貼膘,也是捕魚的好時節。冬季,魚休養生息,進入遲緩期。那些年冷,常封河,與北方樣,在上面溜冰,鑿洞取魚。一到春天,疏雨香意,新一輪蓬勃又開始了。

      四

       上世紀六十年代,婆母用砍柴的錢,準備在肖家巷建座屋。肖家巷是老巷,原來住著肖姓大地主。隔著一道堤,便是生意興隆的鹽卡碼頭,故很富。巷口有棵兩人合抱的銀杏樹,上千年是有的。秋風一起,金葉簌簌,美而壯觀。樹上掛口大鐘,上工收工全靠它,鐺鐺傳得很遠,有點晨鐘暮鼓的味道。不遠處有廟有祠堂,幾座青磚黑瓦的肖家祖宅立于路邊。后來隨時間推移而遠遁,連古樹根都被挖了出來。

      婆家最早堤上的草房頗精致,砍下的圓竹滾上搓好的草繩,一根根碼整齊,打上夾板,抹泥灰、牛糞做墻;檁子房梁上鋪竹板,再蓋一層層茅草。冬暖夏涼,通風透氣,材料多為竹、木。牛糞里因有沒消化掉的一節節草梗,故抹墻牢,并有淡淡草香氣。

      建瓦房要打夯,打夯要取泥,找土好的位置挖。挖后留下大坑,下雨積水成塘。塘不大,在家附近,沒人管。雨露滋養,日久年深,水愈清,堪比麗江。水草搖搖擺擺,蝦子成群結隊出沒,沒人放魚苗,各式各樣的魚雨后春筍般暢游其中。

       有種蝦透明,肚子發亮,像螢火蟲。暗夜里,顯得格外溫柔動人。還有種紅底黃花小魚,美麗極了,脊背的刺一覽無余。這些稀奇古怪奇妙的魚蝦從哪兒來,是個謎。愛人的看法較靠譜,說,還是江里的魚。億萬年的長江,億萬年的長江流域,幾萬年澤國,沒人類時,便是魚鱉的故鄉。水退了漲,漲了退,那些魚卵層層疊疊埋在土中。即便現在,荊州仍屬低洼地,頭上懸著長江。只要雨季,長江漲水,漫過大堤,城市鄉村就成了大魚塘。低處被填滿,成為大大小小的湖泊,千湖之省便是這樣來的。一旦遇水,埋在地下的魚卵就會像種子樣復活。所以民間有“千年草籽,萬年魚卵”的說法。那些魚卵在土里等待機會,哪怕有一點點希望,便會形成生命個體,比人的生命意識還頑強。聽著很感動,魚,同樣可以種在地下,每一個游走的魚卵,都是深眠不屈的呼吸。等待蘇醒,成為生命物種新鮮的鏈條。

      這個魚塘,也成為聚寶盆,吃魚,用竹筲箕去撮。小魚小蝦,五花八門,一撮半筲箕。小鯽魚、小刁子、小尖嘴魚數不勝數。不知名稱的,用土話代替,藍猛子,非常小,不到一寸,吃微生物,透明,只看見兩只眼睛和尾部的腸子。廣皮魚有一拃長,鱗厚五彩,卻很丑。土憨巴也是,它們吃藍猛子,而鰱魚一口就能將它們喝進肚。

      大自然安排好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只有這樣,自然界才能平衡,動物間相互依存吞噬。

       逮到大魚,去鱗剔骨剁絨,打魚糕、炸魚圓子;或切絲,汆魚圓子湯,都是天然美味,絕好的滋補食物。

      五

       肖家巷有古井,井水有硝,屬硬水,煮出的茶浮層白色粉末。在沒自來水的年代,吃水依舊去新河挑。新河離家近,人工渠,抗旱用。仍是長江的水,通過閘門放進來。居民吃水、洗衣、刷馬桶、牛飲水、鴨鵝鳧水都在那。初聽,有點不潔凈。其實不然,水是流動的,清亮得很。綠油油的水草藏蝦,除鯽魚,還有鴨嘴獸魚、鯰魚、黃骨、肥頭子魚等。夏日,少年們赤條條下水游泳,不知道鱸魚有刺,用手去抓,經常弄得血淋淋的。上岸,屁股大腿經常掛兩三條水蛭,也就是螞蟥。嚇得用手撣,撣不掉,使勁拉,血往外直冒。螞蟥的嘴像吸盤,內藏一圈看不見的牙齒,能釋放麻醉劑,靠吸食動物和人的血存活。它們喜潔,挑水域,能代表水質的清潔度。

       我結婚時,已九十年代,新河還在,現在也在。但沒去過,只聽說婆母常在那漂洗。真正看到新河,是今年四月份,疫情基本結束。婆母已走了近三十年,老屋也拆了近十年。光陰太快,所有房屋和圓門洞已蕩然無存。除了荒草,狗尾巴花,還是荒草和狗尾巴花。土干得要命。愛人指著一條黑乎乎的河,告訴我,那便是新河。又腥又臭,翻滾著濃稠的黑浪。昔日魚蝦見底,搖曳多姿的清澈河水早已不見。附近小區的生活污水全部排進來,成為藏污納垢之所。這條河流入西干渠,西干渠是這座城市的重要內河,唯一一條排水通道。曾被稱作龍須溝,一再治理,出現過“紅水”和“墨汁”現象。魚很難存活。工業廢水、居民排污都是禍首。這條長90公里,途經很多地方的西干渠流入監利總渠,再轉入長江。萬水歸源,長江的水最后傾入大海,環環相扣。而長江的水,又是我們活命保命的根本。古時,因水臨江而居,碼頭文化得以崛起;現今我們喝著自己制造的垃圾水,有毒水,污染的還是自己。

       長江魚類的減少,和過去肆無忌憚的捕捉,電網打撈有關,更與水質有關。各個層面的原因都有,還有回溯問題。春季時,看見一車車往江里投放魚苗,以維持生態平衡,也只是一些經濟魚,鯉魚、鯽魚、青魚、草魚、鳊魚。像考古專家在三峽卜莊河人類遺址,發現的兩米長的草魚椎骨;長至1000多斤的中華鱘的盛景很難再現。

      人類文明向前蠕動時,自然文明卻在坍塌。過去的大自然,盡管你死我活,卻是蓬勃健康的。現在的毀滅卻是災難性的。胭脂魚、花鱸很難見,鰻鱺、鰣魚蹤跡難覓,水中美人白鰭豚成為絕唱,江豚也在步其后塵。土憨巴菜場已賣到近百元一斤。搶救勢在必行,投巨資,建實驗基地,培養魚種,傾入科研人員。我們平日看到的魚,多半處于幼年期,再精心呵護,也難免夭折。所以古書上說的,魚鱉像房子那樣大,我是相信的,有好的生存環境,必然長壽。

      也許有一天,人類對有些魚的記憶,會越來越淡,像聽遠古神話,靠圖樣解說。

      六

       每至周末,常去鄉里看水看魚。真的很失望,西干渠還是那么黑,渾濁濃稠,像污了的血液。不僅沒了魚,雜草都沒有。非常難過,真擔心有一天它累了,會流不動。西干渠的一條支流原本常有人垂釣,現今一個人都沒有。水是三色水,上面一層黃,中間一層藍,底下一層白,沉淀物根據比重布局,像實驗室。那些魚很可憐,進化得極為頑強,因水下有毒,便浮在上面。只要有一點點清水,便孩子般歡實得不得了,它們太向往純潔了。鱔魚也是,寧可匐在岸邊草地吃點露水,也不愿意扎進去。有人抓,立馬掙脫,潛進去,又迅速浮起。野生魚越來越少,孤單單的小魚鷹子,蹲在石磯上,無物可吃。

       不知道這些魚能堅持多久。純潔,人類魚類共同追求的至高目標。

      岸上常有撈浮萍和背壺沿堤坡打藥之人。網兜樣瓢子伸到水里,一瓢子一瓢子往上舀。我搭赸問,每年都撈嗎?一個黑瘦,滿臉溝壑的師傅粗聲大氣道,撈什么撈,過去再厚,魚唰唰就吃完了,現在誰吃!我說撈了還長嗎?咋不長,天天長,幾天就厚厚一層,再撈再長,費時費力,師傅邊低頭干活,邊嘆氣。我笑道,那您就代替魚了!他一聽,竟撲哧笑了。

      大自然是憂傷的,魚的減少,讓生物鏈條斷掉一環。人頂上,又能頂到何時!

      另一個臉曬得油光的師傅說,過去哪打什么除草劑,現今整治環境,為美化。人工草坪越來越多,要養護,就要打藥。打了又如何,成片野草枯死,無根盤結,下雨滑坡。

      舉目看了看,河岸光禿禿的。

      那個沖坑什么時候沒的,我并不知道。見到時,便是一片銀白沙灘。也許為滅螺,杜絕血吸蟲,或許怕影響大堤的堅固,總之從江里抽沙填平了。現在被化工廠征用,建了廠房。大自然在一點點萎縮,物種也在慢慢消失。

      去年,應邀參加文旅區有關楚市水街設計的會議,參觀時,投資幾千萬的羋月橋荒在那。據說施工中,陸陸續續震死珍貴中華鱘成年魚36尾。中華鱘養殖基地在路邊,與之一墻之隔。這是件難事,基地搬走要幾千萬。停工,損失也大。不知道最后咋解決的。可見國家在這方面投資力度足夠大。可水呢,沒有優質的水源,大自然的歷練,這些魚還是溫室的嬌寶寶。

      上世紀九十年代,吃過中華鱘,肉硬。也吃過江里打上來十幾斤的黃魚,即詩經里的鳣魚。肉質粗糙,老,實在沒什么吃頭。真正鮮嫩的還是湖里的魚,獵奇沒必要。

       魚是有靈性的,人類的存在,其實也是另一種魚的存在。

       河流粘稠,就像我們的毛細血管擁堵,勢必影響全身。 污染的不僅僅是水,還有土,水田同樣受到化肥、農藥侵害。那些上萬年的魚卵,也許永無再生之機。破壞治理,治理破壞,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青山綠水,絕非表面的青山綠水,而是化學殘留物和垃圾輸出量的減少,固體垃圾,液體垃圾;民用垃圾,工業垃圾。及每個人環保意識的覺醒。

       城市再美,如果垃圾量沒減少,仍存放在地球某一處,依舊是隱患。所以環保之路很長,絕非建一個街心花園,一個綠化帶,所能體現的。那只是市政建設,人類居住環境的改善。

       人總把江河定義為人的江河,稱作母親,實是所有物種的母親。就像動植物都是土地的孩子,都有情感、思維。人類之所以優于別的孩子,是因為團結,有了協作能力,掌握了生產工具。越是強大,越要友愛自然界的兄弟姊妹,方能體現人類教養。

      又似少年取魚,給自己下了最大的餌。

      “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說的是黃河,不妨代指長江,怎奈詩經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地下魚種若何?真的不知道。很痛心,但愿自然還是自然,魚卵能夠復活,也必須作為一種夢想,并付諸行動。

       打完此篇,刷朋友圈,看到一個好消息。荊州攝影家文君,竟然在三峽庫區拍到一家三口江豚,圓溜溜,黑黑的腦袋,一對父母帶著孩子在水里嬉戲。可愛極了,真是開心之事,期待所有魚類的回歸和春暖花開。

     

    通知公告動態信息市州文訊作品研討書評序跋新書看臺專題專欄湖北作協
    Copynight@湖北作家網 All Right Reserved
    鄂ICP備09015726號-1
    技術支持:湖北日報網
    免费的日本黄网站大全,日韩新片,天天爽夜夜欢免费视频,都市激情校园春色 网站地图